分享文章

【聽佢點讀】文科生棄文從醫,只為追夢,在習醫的奇幻旅程中診察人性

《從文科生到醫科生》——〈扭曲的教育  扭曲的雙手〉
作 者:文科生
出版社:蜂鳥出版​

這是我仍然在做研究助理的時候,其中一個最深刻的個案。早上十二時,我跟著教授來到我最熟悉的專科部門──風濕科門診室,一邊拿出筆記本,一邊戰戰兢兢的在腦海回想各種風濕病的病理,準備被突然問書。

教授把病人的電子病歷打開後,便開始向我講解報告。

「17歲男生,少年早發性類風濕關節炎,正服用Methotrexate (甲氨蝶呤)、Leflunomide (來氟米特)、PRN非類固醇消炎 止痛藥 (NSAID) 和 Paracetamol (撲熱息痛)。」

說罷便打開病人最近的 X 光片,問我看到甚麼病理性轉變。

「啊⋯⋯雙側掌指關節及近端指間關節周邊侵蝕,有輕微至中等的變形,亦有可能影響筋膜。」

「嗯,其實筋膜爛得頗嚴重,那你認為有甚麼治療方案?」

「聯絡骨科醫生安排做手術,另外傳統抗風濕調節劑看來並未能好好控制病情,可以考慮轉用新一代生物製劑。」

「非常好,那我們先把病人請進來。」

當考試比手術重要

推門而入的是一對年輕夫婦和一位蓄著「飛輪海髮型」的十多歲少年。

教授仔細講解病情:「你們的兒子最新的驗血報告顯示發炎指數很高,代表著醫治風濕病的傳統藥無效,我會建議用新一代的生物製劑去控制病情。不過首先要處理的是已被破壞的關節,X 光片顯示破壞情況頗為嚴重,如果你們同意,我會安排骨科醫生進行手術。」

媽媽:「幾時會有期?」

教授:「要先聯絡骨科同事安排,最快都要下個月。」

媽媽:「但他三個月後要考試,寫字會不會有影響?」

教授:「應該會有短暫的影響。」

媽媽:「那可不可以只用生物製劑,不做手術?」

教授:「破壞了的地方一定要做手術去清除,否則會繼續發炎引致更大範圍的破壞。」

媽媽:「但他真的要考試啊,可不可以遲點再做手術?」

教授:「一日不做手術,一日都會繼續爛下去。」

媽媽:「可不可以再考慮下先?」

教授:「你想考慮多久?」

媽媽:「考完試先。」

如是者教授不得不安排四個月後再覆診,而病人和爸爸從頭到尾都一聲不吭的站在一旁。我不知道他們心裡到底在想甚麼,是同意媽媽的安排,因為考試大過天?還是不滿卻又不敢開口抗議?而那個媽媽忍心將兒子的成績置於健康之前,又是怎麼樣的一種心態?

公開試 vs 健康

門診實習完畢後,我便到飯堂去買午餐,剛好又遇上這個家庭。看著那位男生很用力的用那隻已經變形的右手寫字,媽媽在旁監督兒子溫習,爸爸繼續沉默的坐著。我突然很想走上前拍拍那位男生的肩頭說聲加油。

在雙手接近半壞掉的情況下,他仍然那麼努力去為考試做準備。明明雙手都已經發炎至殘缺不全、寫的一字一句都應該痛得難以形容,為甚麼還要勉強自己?

是想要考進著名大學光宗耀祖?是有想要達成的理想,對未來充滿抱負?是對父母的期望有強烈的責任感?想了很久,我突然明白了,在這充滿競爭的香港,我們的未來都由一張公開試的成績表決定。一旦考試失手,前景頓時變得一片黑暗,小時候寫的「我的志願」通通可以如粉筆跡般從我們的人生擦去。

今時今日如果沒有大學學位的話,前路注定比其他人難走。這一群將要比其他人花更多努力、更多時間、更多決心,才能在這扭曲的教育體系裡活出屬於他們的小天地。

沒有人會因為你有自體免疫系統疾病而體諒你,沒有人會因為你雙手壞掉了而優待你。人們只能在這混沌的世界裡用盡氣力掙扎生存,我想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弱肉強食的社會吧?

是要冒著影響考試的風險去做手術?還是忍著痛楚,用那變形的手去考試?我不知道。盯著面前的焗豬扒飯,我草草的吃完便回到門診繼續跟症。 

文科生

一個文科出身、大學讀商科、畢業後做過銀行MT的醫科生。多愁善感,慣常在網上分享求學期間的所見所聞和直線抽擊偽科學。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4

城傳立新:香港的土地利用及城市規劃發展

3:00pm-4: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