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藝術識條鐵】開店很難!開書店更難!!開藝術書店比難更難!!!

「開書店很浪漫㖿!尤其是在中環開藝術書店,應該是每位文化人的夢想吧?」無數朋友帶著艷羨目光跟我說同一番話。

其實,我從來沒有一絲這樣的夢想。典型人馬座,我的大志是無憂無慮的遊山玩水、寫寫自己相信的文字、跟有趣的人聊天、攬著愛書醉生夢死。人生苦短,何必束縛自己?結果,我還是「心中掛個勇字」接手了一家有43年歷史、碩果僅存的本地藝術書店,開展了我的書店人生。

又有很多朋友羨慕說:你可以在書店邊看舖邊看書,很幸福啊!我本來也這樣認為,因為我每次到旺角二手書店新亞看見老闆蘇老太的確如此。她每天在店裡抓有興趣的書來看,今天是胡蘭成的書、明天看魯迅的著作,看厭了就換一本,反正書尋求新主前,她這位看管人正好跟書談談心,當過眼雲煙前的朋友。

現實是,經營書店有很多看舖以外的行政工作要兼顧,點倉、訂書、覆客人email、在facebook和IG發帖、搞活動、推介書,細微到包書、買廁紙都要自己做,看書的時間反而變得奢侈。 

喜歡書的人開書店,而又未調節好做生意腦筋的話,反而會成為羈絆。像我,愛書反成為經營書店的最大困難,我還未接受把書當成貨品,每賣一本絕版書都像割肉一樣的心痛,不知書賣走後哪天再重聚?

著名作家兼美食家蔡瀾搜購他喜愛的書法和篆刻書籍

例如張善孖(張大千二哥)的畫冊、劉良佑的《中國歷代陶瓷鑑賞》、「前朝」市政局出版的畫冊、簽名版的董橋或Gilbert and George畫冊。有些幾十年前的絕版書、難得孤本,我會偷偷把它放到暗角,希望可以跟它們多「相處」一會。

結果,客人總是有本事把它挖出來,那我唯有請客人結帳前,讓我從頭到尾「瞻仰遺容」一次。無辦法,想到中環地段咋舌的租金,不捨得也得捨得。

書店是非常獨特而有趣的行業,尤其是大業這種藝術書店更是另類。光顧的客人非常少眾,不是藝術愛好者便是收藏家,他們到大業不止是買書,還會主動分享他們的藏品。以前覺得書店就係書店,現在覺得書店也可以是樹窿、交流空間、課室,很多可能性。 

大業是不少藝術家、才子品茶賞畫論書之地

當了這些年記者,跟人聊天已經成為我工作及愛好,有時讀者行徑,更非常窩心。試過有位內地客人知道我們喜歡在店裡泡茶,就說她家裡是開水廠的,說把最好的水帶給我們;又有韓國客人再來光顧時為我們帶來韓國的柚子蜜;一位去年喪夫的外國人,拉了一喼亡夫的藝術書請我們接收,聊起這些書時她感觸流淚,後來我們也有去探她,成為了朋友。我們會為讀者找到一本絕版書而開心半天;為書找到惜書人而沾沾自喜。

大業老闆娘(右)及寸嘴女作家王迪詩

大業的東方藝術藏書可能是全世界最多、最齊全,從瓷器、漆器到各朝書畫、兵馬俑、香港當代藝術等應有盡有,是鄭天儀的「樂土」。我接手大業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添置傢俬,打造一個讓讀者可以舒適地坐著「打書釘」的角落。作為過來人,我明白未必人人買得起價值過千元的藝術書,但希望至少有更多有心人能夠看見書的價值,讓書的知識可以流傳。

藝術書很小眾,每一位讀者對於大業而言都很珍貴。

大業是一個寶藏,當我發現每本藝術書都以藝術精神打造時,我看到的是人應該追求的精神和知識。書,已經不只是一本書了。

鄭天儀

藝文平台「The Culturist 文化者」創辦人、大業藝術書館主人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