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譚劍|另類旅遊書!看日本「旅情推理」,置身書中城市的懸疑現場

我每去一個國家觀光前,都會讀一本該國作家寫的小說,或者帶一本上路,最理想的就是推理小說,希望能從中瞭解這個國家的歷史和風情,特別是旅遊書不會提到的社會陰暗面。如果山水長遠過去只是停留在吃玩買,為甚麼不網購紀念品?再把機票和酒店錢全部留港消費,說不定足以去米芝蓮三星餐廳吃晚餐。

貴為推理小說大國,日本當然不乏選擇,你只會嫌太多,而不是太少。他們盛產「旅情推理」這種次類型,指故事發生在旅程中,或在觀光區裡,或在長途交通工具上。西村京太郎是箇中名家。十多年前我在日本書店見到一張他的新書海報,指他筆下的十津川警部已經踏遍全國 47 個一級行政區 (即「都道府縣」) 。而我去過的 JR 站,即使那個冷清的站上只有一個報紙檔,裡面只有十多本文庫本小說,當中一定有至少一本西村京太郎的小說。

我是看了馳星周的《不夜城》,所以才去歌舞伎町走一圈,也是看了石田衣原的《池袋西口公園》系列,才去池袋住一晚,更因為自己揹背囊在商店街漫無目的地走,引起巡警注意,所以把我帶去派出所查護照和搜身。這個經驗沒有改變日本給我的美好印象,但讓我對日本治安有很不一樣的瞭解。在我不熟悉的後街,那些人是怎樣生活?

住在北海道的佐佐木讓,其筆下的《在廢墟中乞求》呈現的北海道,就一點也不光鮮和歡樂,在旅遊旺季以外,是死氣沉沉,工業停頓,人口外移。遊客愛去的札幌、函館、旭川等城市根本無法代表幅員廣闊的北海道全貌。我下榻在釧路的飯店時正值淡季,由 JR 站前往飯店的路上見到的商店有一半沒開門營業,甚至連便利店也不多。從客房的窗口看出去的夜景,城市有一半以上的地方完全沒有燈光。

北國的蒼涼,同樣見於櫻木紫乃的作品,她寫的不是推理小說,不過,她在釧路出生,至今仍住在北海道。

我在仙台的書店見到以《死神的精確度》、《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和《奧杜邦的祈禱》等書知名的伊坂幸太郎的書在暢銷書榜上壓倒東野圭吾。伊坂幸太郎的小說背景都設定在仙台,他說原因是住在那個城市,寫起來較容易。

這城市名勝並不多,幸好伊坂幸太郎的故事讓這城市的內涵豐富起來,好像每個角落都會碰到他筆下去唱片店聽音樂的死神、闖書店偷《廣辭苑》的大學生,和會說話的稻草人。我抵達的第一分鐘,就和這個城市 connect 了,但第二年,東日本大震災引起海嘯, 10 米高的巨浪侵襲仙台,讓我極為悲傷,希望在那個城市和我交換過笑容的人都能倖免於難。

說回東野圭吾,他筆下的系列主角中,我最欣賞是加賀恭一郎。這個熱愛駐守地區的警察,像認識裡面的每一個居民。《新參者》發生在日本橋人形町這個社區,一個女子被殺,加賀恭一郎逐一調查社區上的小店,計有煎餅屋、料亭、陶瓷鋪、鐘錶店、洋菓子店、清潔公司和民藝品店,彷彿要把一條大街上的風景全部寫進去。我一邊讀,一邊想買機票第二天就去造訪每一間商店——即使裡面可能有個殺人犯。

譚劍

香港科幻奇幻小說作家。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電腦系,作品持續關注科技演化、文化保育和社會變遷,在台灣和中國屢獲獎項。喜歡動物。好奇如鯊魚。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7

【閱讀香港系列:保育歷史文化】《從荒岩到東方之珠——形塑香港的旅遊文化史》

6:00pm-7:00pm

28

《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新書講座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