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譚劍|誰說科幻電影只看特效?一文帶你睇盡歷年精彩科幻小說作品

最近《明日戰記》上畫,引起全城熱烈討論。我無意加入討論,但針對部份觀眾提到的「科幻電影本來就沒有甚麼故事,大家都是為特效入場」的這種觀點,提及不一樣的看法。

沒有看法比舉出實例更有較,因《點讀》要談的是書,我就只提由小說改編的科幻電影。

剛好我喜歡的兩部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 和《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電影在香港上畫時被譯為《2020》,是個無意義的譯名,電影背景是在 2019 年,分別改編自克拉克 (Arthur C. Clarke) 和狄克 (Philip K. Dick) 的短篇小說,前者探討人類和人工智能和外星族類的關係,是敵是友或者在幫人類提升,後者雖然以複製人為主角,但要探討的其實是人。當複製人的智力和體能超越人類,人類所面對的恐懼。

這兩部電影分別在 1968 年和 1982 年上映,也就是至少四十年前,代表英美頂尖的科幻電影水平。如果嫌太深奧,科幻電影也有既娛樂豐富又不失深度的作品,《宇宙威龍》(Total Recall) 同樣改編自狄克的短篇,主角光顧夢境旅行公司,主題是前往火星執行間諜任務,不料他本人原來真的是間諜,故事就在虛實難分之間遊移,用現在的說法,就是燒腦。電影在最後一個鏡頭才揭露真相。

《星河戰隊》(Starship Troopers) 是九十年代其中一部最出色的科幻動作片,改編自海萊因 (Robert A. Heinlein) 的同名長篇小說。外星生物攻打地球,牠們形態像巨蟲,人類反擊牠們的老巢。電影是軍事片格局,有軍訓、同儕之間的友情、競爭、三角戀、戰場血拼和自我犧牲,劇情豐富,雖然毫不科學,但緊張刺激,而且有很深刻的主題。

《未來報告》(Minority Report) 又是改編自狄克的短篇。至今已經有十三部電影根據他的作品改編而成。這故事的主角身處的未來世界能夠預測罪案發生並加以阻止,這項有效滅罪的措施深獲社會各階層認同,直到主角發現自己被預測會在二十四小時內殺人,不得不逃亡。宿命 vs 改變命運是電影其中一個要探討的課題。這部電影的導演是史匹堡,他的商業片是娛樂保證。他的《侏羅紀公園》不必多說,《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 就是結合 VR 和次文化懷舊的作品,同時著墨貧富差距,當然,全是改編自小說。

要說近十年內精彩的科幻電影,《火星任務》之前提過,在此不贅。《天煞異降》(Arrival) 裡的外星人抵達地球,太空船懸浮半空。地球派出語言學家去和外星人溝通,不只要學習外星人的語言,並要阻止人類和外星人發生衝突。就在我們以為這只是一部單純探討人類和外星人關係的電影時,沒想到結局給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人類如何面對已知的命運安排。

科幻小說無法呈現特技,只有故事本身,並進行各種探討。任何資深科幻迷,從科幻小說的收獲都會比電影多。

遺憾的是,科幻小說在華文市場是小眾口味,有繁體中文版的並不多,並往往隨電影面世而出版,並在幾年後絕版。可幸的是,大部份原作都比電影好看,是小說讀者才能享受的樂趣。

譚劍

香港科幻奇幻小說作家。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電腦系,作品持續關注科技演化、文化保育和社會變遷,在台灣和中國屢獲獎項。喜歡動物。好奇如鯊魚。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聯合出版集團「一本讀書會」名家講座 「金宇澄:左手寫作,右手畫畫」

2:30pm-4:00pm

21

國學講座:古典詩歌選讀:《古詩十九首》選讀 (五)

2:15pm-3:45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