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有片) 王迪詩、孤泣細數Slasher長勝之道:有真功夫、堅持、做自己!

「下半生難道就這樣過嗎?每個人一生都在取捨,有得必有失,我的建議是要忠於自己、了解自己、微調自己,以免花了半生在錯誤的方向。無人保證你會成功,但害怕踏空就一定不會成功。」──「寸嘴女作家」王迪詩。

歲月如梭,豈容蹉跎?互聯網3.0催化Slash時代,一個人可以擁有多重身份和職業,作家、填詞人、主持、音樂人、教師、網紅、金融才俊等隨時集結一身,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究竟甚麼是/斜/槓/人/生?新鴻基地產新閱會於觀塘apm舉行「筆紙作家:我是一位Slasher!」講座,請來王迪詩、孤泣和詹朗林分享線上線下的分身術,讓核心外圍的你,深入了解核心內圍的奧祕。

「你們擁有多重身份,平時會如何介紹自己?當初又如何走進斜槓身份?」主持詹朗林本身都是Slasher,活躍於金融界,幾年前機緣巧合潛入ViuTV,殺出新血路,奉「旅程是終點,失敗不重要」為圭皋,以後輩身份訪問前輩。

詹朗林金融、娛樂兩邊事業雙線發展

「若只能用一句話,我會說『我是一個作家』。任何人想做Slasher,也離不開自己的核心,我的核心就是文字,只是用不同媒介呈現我的思想同觀點。」多棲才女王迪詩入行11年,出版過30本著作,包括《蘭開夏道》、《一個人私奔》等,專欄廣見於報章雜誌,「如果加多少少形容,我是電台主持、填詞人、專欄作家,辦過37場楝篤笑和兩場演唱會。」

平地一聲雷

王迪詩打過九份工,首篇作品輾轉在《信報》上刊登,自此平地一聲雷,不久決意裸辭,孤注一擲。「現在平台多了,機會多了,宣傳成本大幅降低,易於凝聚受眾,但你要懂得把自己的個性結合社交媒體,做到與眾不同;其次,別怕一步踏空的感覺,若不放開所有,永遠衝破不了限制。」這是她給予有心人的真誠忠告。

王迪詩認為嘗試不同新領域時,一定要「做自己、忠於自己」

「我都會說自己是一個作家,其他身份是始於作家的分身。」深受中小學生追捧的孤泣入行十年,寫過劇本、填過詞,擅寫愛情專欄,出過70本書,產量驚人,曾獲香港金閱獎我最喜歡作家銀獎,可說是出版界逆市奇葩,「我從來不在乎別人的看法,自己喜歡寫甚麼就寫甚麼,《殺手世界》系列大賣,讀者們、出版社都叫我寫下去,大可出20本,但我認為九本要停,希望成為未來的經典。」

Slasher這個名詞源自美國,幾年前傳入香江,至今仍飽受種種誤解,總被上一代認為等同炒散和hea做,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但剛剛相反,斜/槓/人/生要有心理準備全年無間做。「你想有時間再做其他事情,過程不會輕鬆,不然會像很多人一樣成名快、消失更快。」孤泣強調只為喜歡自己的人努力,不為不喜歡你的人煩惱。

新地公司傳訊總監廖國偉(右)致謝嘉賓

出道曲折多

與王迪詩相比,他的路曲折得多,《殺手世界》當初投稿到30間出版社,只收到一間回覆。「他們說題材血腥,不太適合,結果三年後,他們主動找我出版,哈哈!那年頭,一個編輯主宰無數作者的生殺大權,現在我們會網上留言作出多重篩選,十年堅持,不知道那編輯是否仍吃這行飯,但至少我仍在出書。」

孤泣說成功只因堅持,勉勵新一代不要放棄夢想

寫作是甚麼?孤泣自言是踎在地上為客人縛鞋帶的售貨員,自嘲處子作《孤泣情深》整蠱自己,「當時默默無聞,居然用自己個名作為書名,出了一星期我去書局查問,根本無放上架,職員要從貨倉拿出來,大概出到第五本才開始有迴響……多年來最感動是,聽到在囚人士說看了我的書,深受感動,在獄中傳閱我的小說。」

寫作在才女眼中是體力活,王迪詩笑言是室內工作的農夫,逢周四交稿最多要吃四碗飯才夠,甚至會跳出小說,多次參與讀者的求婚過程,勁過愛神岳比特,「過程比結果重要,我出過一本書《下半生難道就這樣過嗎》,如我安穩地留在寫字樓,便無機會開音樂會和楝篤笑!」說罷,陽光穿過商場的天花,灑在講者身上,像佛光初現,惟不是佛系廢青。

新閱會「筆紙作家:我是一位Slasher!」講座足本重溫:

 

幸瑜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靜觀生活30天》體驗講座

7:00pm-8:00pm

24

《勇敢,就能擁抱世界》新書分享會

2:30pm-4: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