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足本重溫) 三代才子曾鈺成、陶傑、王貽興於天際之巔較量閱讀心法

「看書可以防傻。在資訊、意見轟炸與泛濫的紛亂年代,要透過閱讀學懂思考。世界是平的,件件事都貼地,沒有書是離地的。」—— 香江才子陶傑

「資訊爆炸,碌手機上社交媒體就能知天下事,我們為何仍要閱讀?」在全港最高ICC 100層樓的「堅離地」會場sky100,主持王貽興向出席新閱會青年講座的600名年輕人拋下這個問題。在場來自32間中學的師生及一群廿多歲的職青未及反應,兩位講者曾鈺成及陶傑便高手過招,暢談閱讀的必要及推薦好書,名副其實來一場「天際之巔點讀群英會」!

「看書自然是因為『過癮』(夠意思)。」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斬釘截鐵說。這位在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的「從政數佬」,一直是個手不釋卷的書蟲,現在退下火線以弄孫和「數獨」(Sudoku)為樂。昔日在立法會開會期間一有空檔,例如召喚議員的鐘聲一響便長達15分鐘,他就埋頭看幾頁書,更會跟不同政見的議員「交換讀物」,強調看書講求自主。

曾鈺成:過癮便去讀吧!

「為甚麼你拿著手機玩不停呢?因為過癮對吧?看書也一樣,總之你喜歡讀甚麼書,你就去讀吧。」曾鈺成回憶他在小學六年級開始看書,喜歡金庸,看罷《書劍恩仇錄》便看《碧血劍》,一本一本KO,「看書會讓你對眼前現象有與一般人不同視覺去分析。」

作為理科人,他偏好引發思考的書,包括Dan Brown 的《Inferno》(《地獄》)、奧巴馬競逐2008年美國總統選舉前所著的《The Audacity of Hope》(《無畏的希望》),以及與其數學老本行相關的《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深夜小狗神秘習題》)。交友交書,曾鈺成本著相同的信念,就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選擇朋友和選擇書本最緊要是合得來,如果你一打開來看已經不感興趣的話,你強行看下去也很難有好結果,結交朋友也一樣。」

陶傑:看書防做網絡流氓

有「香江第一才子」美譽的陶傑則認為,在現今資訊和意見爆炸的時代,閱讀可以讓人更緊貼時局及培養獨立分析能力,更強調沒有一本書是離地。他舉例即使是俄國大師托爾斯泰名著《戰爭與和平》,雖然「遙遠」,其實都可套用於當下網絡的鞭撻生態,建議大家自我思考在反智的洪流中,避免加入不理性的謾罵。

陶傑說年輕人閱讀時應「印刷品為主、網絡為副」,還要旁及各種領域,理科生讀一些文科的東西,文科生也多讀一點經濟的書,多元化擴闊視野,他推薦Jonathan Black的著作《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World》,指這書讓讀者對世界有全新認知。

「揀書和擇偶有相似的地方,較膚淺的是看它的包裝、書名是否吸引;文字則可從第一段或者開頭怎樣寫、中間又怎樣發展來衡量。選一段文字就好像在水裡抽兩滴出來,看看純度如何。」作為暢銷作者,陶傑謙稱這方面他有一定的判斷力。

王貽興:庸脂俗粉不如有棱有角

王貽興對選書也有精闢的見解,更以選女朋友如揀書來比喻,「太人工化的話,在我眼中也是些庸脂俗粉,不會選擇;我反而傾向選擇一些比較獨特的個性或者角度。」

他放諸於書海再解釋,經修飾的文字若缺乏個人看法、對世界的角度,甚至不敢說真話,只寫迎合大家想聽的,這些書和作者他個人並不喜歡。他又比較喜歡選看作者的第一本著作,因為作者的初書,想法和文筆都較純粹更有味道,他呼籲大家對新作者多點包容,給他們多些機會。

新地執行董事馮玉麟(右二)感謝曾鈺成、陶傑及王貽興出席新閱會活動

出席講座的新地執行董事馮玉麟也是書蟲,本身修讀歷史的他認為看書可令人保持對世界的好奇,更推介早於1968年出版的《The Lessons of History》(《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麼?》),鼓勵大家培養閱讀興趣,通過書本放眼世界。

新閱會青年講座「天際之巔點讀群英會」足本重溫:

鄭天儀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