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閱讀日常】從威院8A開始,記住那關於疫症的教訓(附免費電子書)

今年一月香港出現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令17年前沙士爆發的畫面重新浮現腦海。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疫情尚未看到終點不能鬆懈的同時,我重溫了林沙的《從8A開始》,看書中多名親歷沙士戰役的人物,在悲痛沉澱過後,留給我們的說話及感受。

「8A病房」是2003年港人無人不知的地方。當年二月,廣州一名醫科教授來港入住京華酒店,這位「0號病人」把病毒傳予十多人,其中一人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求診,於8A病房留醫期間,再把沙士傳染給醫護人員、病人及訪客。三月底淘大花園爆發沙士,亦因一位8A病人把病毒傳播到社區,最後全港共有1,755人確診,百日奪去299人性命。

用今天的術語,「威院群組」涉及212人,有醫護人員、醫學生、病人及訪客,當中137人就是來自「8A群組」。

《從8A開始》訪問了五名「威院群組」的沙士康復病人,及一名沙士死者的妻子。其中陳日新是威院心臟科醫生,當年帶著一班醫科學生到8A病房作臨床考試後,出現集體感染,成為首批中招醫護。他由醫生變病人,更能明白病人感受,覺得人其實很軟弱,無論之前有多健康,忽然就會倒下,「生病才明白,一句簡單的鼓勵都很重要。以前為病人診症,可能很快就完成,現在我是怎樣也要盡量多說兩句吧。」

另一位受訪者鍾待政本身是整容醫生,因到8A病房探望染沙士的醫科生女兒而中招,他曾經昏迷,治療休養19個月,入院時167磅,從昏迷醒來時88磅,是全港及全世界住院最久、最後一個出院的沙士病人。

被《時代周刊》評選為亞洲英雄的威院內科主任沈祖堯,當年成立Dirty Team在前線抗疫。書中引述他說:「人們面對災難時總會問,為何是我呢,怎會發生在我身上呢……等等問題。剛才我提到沙士時期香港就好像一艘正在下沉的郵船,不單是醫院,而是整個醫療界都在下沉,醫院當時只能照顧沙士病人,其他甚麼都不能做了,整個香港社會亦很擔心……」。

《從8A開始》在2004年訪問沈教授時,世衛警告禽流感有可能隨時在全球爆發,沈教授向作者說這不是危言聳聽,危機是存在的,「人類每隔幾十年就會有一次(大規模的疫潮),現在很多跡象告訴我們好像快了快了,而且環境亦促成了這個可能……不過,醫院方面已盡量做好戒備工作,只希望不會有大型爆發……總之,當然是希望不會發生吧。」

病毒出現,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從8A開始,謹記教訓。

林沙《從8A開始》電子書
(由突破出版提供免費閱覽至2020年底)

Sammy

退下火線的記者,仍與文字共生,我手寫我心。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Zolima Culture Guide #1 — 石漢瑞的香港》新書發佈會

6:30pm-7:30pm

22

《千面倪匡》分享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