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Travelogue】同一屋簷下:前蘇聯強制共享樓房 vs Airbnb市場機制

疫情重創旅遊業,不少旅遊巨企都受巨大打擊,包括共享住宿體驗科技企業 Airbnb,要解僱約四分一員工。不過,近日卻有回勇跡象,因為不少國內旅遊開始復甦,共享住宿的概念重新獲用戶青睞。Airbnb 創辦人最近表示,疫情令他們回到初衷,即透過共享體驗去連結住客及旅者,建立人際關係。

共享住宿的概念好像在這十年才興起,也是市場邁向「平台化」的產物,不過這並不代表人類放下身份、階級,與他人分享居所的概念是新鮮事。

一年前,我首次到訪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廢墟,除了感嘆人類使用核能不當而引來大災難,令我更大感受的,是親眼目睹了蘇聯曾經希望實現的理想城市藍圖,而最後如何以失敗告終。

蘇聯是上世紀的超級大國,橫跨歐亞,共15個加盟共和國,奉行計劃經濟,所有規劃由中央政府決定,不以市場供求為本。同時,蘇聯式城市建設也強調集體效率,更是實現無階級社會的重要平台。例如著名的蘇式樓房「赫魯曉夫樓」,建於蘇聯領袖赫魯曉夫 (Khrushchev) 執政時期而得名,是一種廉價、盒子式的三至五層公寓樓,外型簡陋,但二戰後大量蘇聯人無家可歸,因此赫魯曉夫決定「倒模」般大量建房,短時間內解決迫切的住房問題。

共產主義下,不到人民決定居住哪一所樓房,所以出現不同職業、不同社會階層共享單位,地盤工人與醫生住在一起便很常見,不論你的工作是甚麼,都得待在同一屋簷下,說起來,便有幾分 Airbnb 的共享居所味道,兩者都可以連結兩位素未謀面的人。不同的是,Airbnb 靠的是市場機制及用戶評級去決定用戶,蘇聯則是上而下的硬性分配,不管用戶感受如何,被派發單位的話,便得與鄰居共住數年至數十年不等。

承載這些「赫魯曉夫樓」的是蘇聯式衛星城市。這些衛星城市通常圍繞一些經濟核心而建,例如當政府在西伯利亞發現一個煤礦,政府便會在當地建設一個包羅萬有、自成一角的城市,當中有樓房、有劇院、有學校、有醫院,確保被遷徙至此的煤礦工人和家庭不用回到家鄉,一直住在新的衛星城市。

普里皮亞季 (Pripyat) 便是建在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旁的衛星城鎮,專門安置被調派到核電廠工作的家庭。城市各種建設齊備,遊樂場內有摩天輪和「碰碰車」,1986 年人口更達到五萬,蘇聯當局也忍不住要頒發「模範城市」章給當地人。不過後來的核災令當地居民得在兩天內匆忙撤離,遺留下大量居民物品,整個城鎮仿佛進入了時間囊,即使蘇聯在九十年代解體,這裡還是絲毫未變。 

現在到訪,我們仍仿佛看見蘇聯人的生活點滴:學生戴著紅領巾,下課後到「少年先峰宮殿」練習各式才藝,與其他青年一起玩耍;核電廠工人下班後,回到赫魯曉夫樓與家庭和共享單位的「同志」相聚;家庭主婦則到國家營運的市場排隊個兩三小時,以生活券「購買」物資。每逢週末,一家大小便到「勞動樂園」玩各種機動遊戲,或野餐,或到河邊唱歌。這些生活細節,今天在切爾諾貝爾核災區依然可以憑實物幻想得到。

不過,大家都知道蘇聯是一個失敗的政治實驗,強制「共享」終究不敵由市場機制策動的供求配對。然而,不論今天 Airbnb 還是當年蘇聯,都證明人類打破人與人之間隔閡的理想一直存在,重點只在於實現的方法是如何,以及如何不因為實現「理想」而變成一頭專制怪獸。

Rubio 陳成軍

文化深度遊 GLO Travel 共同創辦人。冷門國度旅人,常出發到北韓、伊朗、東歐、高加索等地。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3

【脊椎健康零痛症】健康講座及簽書會

3:00pm-5:00pm

13

魔幻我城:《烏鴉在港島線起飛》新書分享會

5:00pm-6: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