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讀家試唱|與母親命運注定今世要纏在一起,就讓線織出花,而不是死結

母親與子女的關係雖然是天賜來的緣份,但與其他關係一樣,需要用心經營才能美滿。柳應廷的《砂之器》正正以母子為題,以前世情侶轉世後以母子的身份共處,好讓關係更長久的故事,從而帶出寬恕是改寫惡劣關係的最終命題。

大學畢業後,我當了三年斜棟人 (Slasher),父母一向寄望我能找到全職工作,過著安穩的生活,而我則認為青春有限,理應抓緊時間去追尋理想。兩方面帶著各自的苦衷,彼此想法的不同步惹起無數爭吵。現在我已是上班族,這場拉鋸戰因此暫停。我們的關係當然比之前好多了,一切風平浪靜。然而,母親當時說的傷人言辭如半夜夢魘,偶爾毫無預警地襲來,儘管你知道她愛你,而你愛她,但我承認,我仍介懷在心。

仍像情侶 小紛爭鬥氣 吵吵鬧鬧
孩兒跟媽媽 夢魂中 不斷講「原諒我」
這萬年咒語 仍有效

前陣子我仍與過去的不快糾纏時,腦內忽然飄出南韓電影《與神同行》的一句對白:

「陽世的人都會犯罪,只有一部分人鼓起勇氣祈求原諒,但只有極少數人得到真心的原諒。」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因為彼此的不完美,我們與母親朝夕相處,總會磨擦,從愛中生恨。那是不是除了「逃不掉命運便承受」,就沒有方法去面對這種糅合愛與恨的關係?

歌詞其實點明了解決的方法——由衷的原諒。在茫茫人海中能成為母子,是得來不易的緣份。我和母親的命運是注定於今世纏在一起,那就不如讓線織出花,而不是死結。擁抱她與自己的不完美除了讓命運真正地改寫,也是放過自己,讓心力投放於現在。

歡笑 可篩走
寬恕 篩不走
說聲「對不起」讓愛 永久

寬恕是一輩子的課題,說聲對不起很容易,但心中的刺不是一句話便能徹底拔走。或許時間到了,就如音樂錄像中的母子,母親因阿茲海默症而失憶,她忘卻了與兒子的爭吵的記憶,當雜質被篩走了,剩下純淨的愛,我們才能放下一切。我還在學習中,同樣與父母懷著心結的各位共勉之。

Feb28plus1 (點讀「新星大募集」入圍寫手)

大學畢業後正展開為期兩年的槓桿生活,又名「發掘自身可能性的探險」。現時身兼數職,並正修讀攝影課程。熱愛文字,喜歡撰寫有關時裝、音樂、電影的文章及短篇故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國學講座:史學的是與不是

6:00pm-7:30pm

23

國學講座:儒家道統與孔子思想

6:00pm-7: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