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鄭金鈴|搬家很煩,自己一個搬家更煩!為甚麼還要「馬拉松式」搬家?

我在肺炎的期間,做了兩個令自己非常艱難的決定一是搬家,二是分手。

肺炎期間雖然遊客區的房價月租有明顯下降,但是後來因為政府的政策以致樓價不斷上升,除非被業主趕走,否則都很少機會會搬,因為一旦簽約之後續約的時候月租也不能上升超過 5%,搬家的話就是冒着要付更高昂租金的風險。我找房子找得非常氣餒,發現我之前住的地方樓價已翻倍,同等的價錢已經很難在首爾找到那麼新、那麼大的房子了,在非常後悔搬出之際才意識到,分手和搬家一樣,大概就是肺炎期間最不應該做的事。

對於每一個剛剛來韓國,不論是移民還是來求學,第一件要面對的事大概就是找房子吧!這回我們就來了解一下韓國這個地方的租屋文化。要了解韓國的住屋文化,就首先要由他們房子的類型開始了解起,因為那實在有太多香港沒有的種類,而我相信我有可能是住過韓國最多不同類型屋的外國人,除了韓屋未試過長住之外,基本上所有類型的屋的也住過。

這是因為我第一次來韓國時是大學時期的交換生,為期只是短短三個半月左右的一個學期交換生計劃,一開始當然沒有想過要「搬家」,對於人生路不熟的我最好的選擇當然是學校宿舍,但是住了一個多月後,因為和室友生活習慣很不同一直都睡得不太好,所以決定搬出來,才成了我在韓國第一次的——「搬家」。

考試院、合宿/下宿、One room 、Officetel 的世界

外國留學生要是沒申請到宿舍,在沒有很多預算又或是需要比較大彈性的住宿時,第一種一定會接觸的房型一定是考試院,這名字令人聯想起「自修室」,顧名思義通常來的都是學生,但也聽說過有些在別的城市搬來首爾,在準備公務員試的韓國人都會住進考試院。因為韓國租屋最貴的不是房租而是保證金,現在租屋一間 one room 保證金基本都從一千萬韓圜起跳 (約七萬元港幣) ,所以保證金低廉甚至是不收保證金的考試院就成了其一大賣點。

但考試院說穿了其實就是一間間劏房,只有三至四秤小小的空間下只容得下一張床、一張書桌和一個廁所,所以租金也是其他屋型中最便宜的,一個月只需 25 至 50 萬韓圜不等 (約港幣1,400左右) 。房間細小所以回到房子都一定心無雜念的可以集中溫書,而且他們在共用的廚房都會提供飯、雞蛋、泡菜等等,連吃甚麼都不苦惱,再再再加上考試院訪客是需要登記,不能過夜的,管理人員會透過 cctv 監察,所以那絕對是一個讓你排除雜念之所。

如果想要多點自由度,不需要 24 小時熱飯為你準備的,通常學生也會選擇到 One room。One room 比考試院的蚊型房要大多一點,意思是只有一間沒有分隔的開放式房間。其中最神奇的要數他們的「複式 One room 」了,很多初來韓國報到的都會覺得那很特別,好想一住,但是你問 10 個韓國人,有 11 個大概也不會推薦你去住,因為大都說冬天的時候就要吃苦了。

大家都知道韓國最偉大發明之一就是地暖,而複式房間上面都是沒有地暖的,他們都說會最後都會睡下面然後上面變成倉庫,我剛好上個月睡過在複式上層,其實要解決這個問題是可以用電熱毯的,不過要樓底不太高,其實舊式的複式真的不好住,體驗過就好了。而 Officetel 就是一種可以商住兩用的大廈,一般都是有電梯和可以泊車的,在首爾新建的 Officetel 大都是開放式房間,內部結構和 One room 大同小異,但是通常家電都比較齊全,微波爐、雪櫃、洗衣機和冷氣都是基本設備,打算短暫逗留的人就省卻了很多添置家電的麻煩。

隨著韓國經濟快速發展,為了配合不同人的需要,除了以上幾種之外,還有 주택 住宅、two room 和 apartment 等等的很多不同的屋型。大家可能都有聽過韓國有很特別的租屋模式,就是分了全租和月租。全租就是付一筆非常大的金額 (通常是房間的三成到八成不等) 後,租約期後會全數退回,在入住期間只需要交水、電、媒費,之所以有這種租屋制度,對韓國人來說最有共識的解說是,因為從前銀行利息很高,業主會拿這筆錢存銀行或是拿去技資,以錢賺錢,但現在銀行的利息沒有以前那麼高了,也有說法是業主是用「全租」去幫自己集資買該物業的。不過說遠了,無論是全租還是月租,合約時期通常都是一至兩年,因為工作地點改變、之前的屋住得不順等等原因,韓國很多人都習慣搬家,也因此韓國的搬家方法實在是非常先進。

先是用雲梯搬家讓外國人嘖嘖稱奇,再來是服務周到的打包搬家。基本上如果你由一間三間房的搬去另一間同樣結構的房子,你是從頭到尾都不用整理,他們會由打包做起,把你每一件行李所在的位記錄下來,複製貼上在新家。但是由於我每次搬家的房型都有點不一樣,而且我怕他們搬家時會弄髒一些物件,所以我基本上都是會先整理某部份的行李,這種就是半打包式搬家。

所以有觀眾看著我做遊牧民族,搬了一次又一次家不禁說了句「我真是自己拿來辛苦啊」,而我是深感認同的,因為我今年簡直是經歷了一場場搬家馬拉松,從未試過兩個月搬兩次家,收拾、斷捨離、打包、拆開再重新安置,從找屋到搬家,簡直是人類一大體力考驗,你要知道,韓國的斷捨離不是把所有不要的東西丟進堆填區就解決了,所有大型傢俬丟棄時都需要申報,而「大型」的定義是小至一張椅子也需要申報再付相關處理費的。所以當你在韓國住了若干年後搬家,行李超過一架貨車時,搬家從來都不止是花一、兩天就能解決定事。

只是到了迷信年紀的我,就算搬家再累,不適合的家也是不宜久留,不對的磁場睡不好做事也不順啊,所謂的風水,其實也可以全憑感覺,因為人類最基本的渴求不過就是一個舒適的居所和安穩的生活而已。搬家從來就像是一件跳出舒適圈的事,有人認為跳出舒適圈意味著未知的危險。也有人想那可能是一個新機遇,但是我更喜歡另一種想法:

把舒適圈弄得更大,人生本來就充滿很多未知數,何不學習怎樣把自己變得能屈能伸,在哪裡也能生存呢?

鄭金鈴

90後典型水瓶座,香港大學韓國研究、比較文學畢業,在韓國生活第五年中,可是相比韓食,仍然更愛吃茶餐廳。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