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讀家試唱|曾敗給愛情對舊人念念不忘?其實你也可選擇《忘記和記》

前陣子麥浚龍於西九音樂節的演出獲網民大讚,不少人指他「行得太前」,多年前的作品現在聽起來仍然前衛。他的歌經常出現在我的歌單中,四年前的《忘記和記》更是夜闌人靜必聽之選,歌詞細膩描寫對舊人念念不忘的無奈。不少朋友近日與伴侶走到婚或「分」的結局,他們不是為了婚禮而焦頭爛額,就是頹廢至一蹶不振。再聰明的人亦敗給愛情,到底如何才能「要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原來心理學家在十九世紀已經提出兩個方法來自救!

世上最著名的心理學家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在1900年寫下的巨著《夢的解析》中指出:「受壓的事物會反覆重現。」就如歌詞中所言「雖說有深鎖重門 居然每夜沒防備」,我們往往提醒自己刪除記憶,前度身影卻無聲無息佔據生活的角落。這種人性的反叛在心理學中稱為「白熊效應」。美國心理學家韋格納曾進行實驗,他把實驗參加者隨機分為三組,並安排三個不同指示。

「不用記 思憶都猖獗無忌
鬼魅的你 引我到舊時遠飛
跟她戀愛太乏味 想起你
飛機遭遇亂流時 想起你」

第一組實驗者被指示「不要想起白熊」,五分鐘後被告知「想起白熊」。第二組被要求「想起白熊」,五分鐘後被告知「不要想起白熊」。最後一組被要求「不要想起白熊,若不慎想起便想紅色的汽車」。每當實驗者想到白熊,他們必須按鈴。

測試結果令人震驚,被要求不要想起白熊的參加者按鈴次數比其他的多。更甚的是,第一組測試者初期不能想起白熊,再五分鐘後被知會可以想起白熊時,他們按鈴次數大幅增加,出現了「思維抑制的反彈效應」。

「人應記得誰 不應記得誰
科學上誰能 找根據
人應記得誰 不應記得誰
不用問神明 信眼淚
是內心揀掛念誰 無人可干擾反對」

韋格納提出兩種方法驅走心裡的白熊,而「紅色的汽車」正正是從情網中解救的靈丹。第三組測試者被告知可以想起紅色汽車,他們的按鈴次數顯然被其他兩組少。有不少人在失戀後全然投入工作或發展興趣來轉移焦點。當然,此舉在短期內未必有效,但時間會淡化傷痛,與其任自己在荒草中徘徊,倒不如善用時間。另一個方法為延後思考。基於天生的​​逆反心理,強逼自己不要想起舊人只會導致反效果。因此,我們可以告訴自己「一小時後才想起他」,久而久之,惦記的頻率會逐漸減少。

閉眼細聽《忘記和記》,偶爾念起昔日憾事,繼而陷入思憶的漩渦。當歌曲完結,理性隨即而來,提醒我或許前度叫你難以忘懷並不是他的好,而是「難忘的因你太念念才難忘」,只是自己把記憶握著不放。

Feb28plus1 (「點讀新星1」入圍寫手)

大學畢業後正展開為期兩年的槓桿生活,又名「發掘自身可能性的探險」。現時身兼數職,並正修讀攝影課程。熱愛文字,喜歡撰寫有關時裝、音樂、電影的文章及短篇故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7

《白有娟的森林動物點心饗宴》繪本系列分享會及DIY工作坊

2:30pm-4:00pm

27

「香港本土語言與習俗,你了解多少?」《圍頭與客家 - 香港本土語言故事集》新書分享會

5:3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