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Travelogue|從慕尼黑行三星期到巴黎,他只有外套、指南針和帆布包

徒步旅行是件了不起的事,既要背負沉重的包袱,還要面對孤獨。

香港較少人認識的德國電影導演韋納.荷索 (Werner Herzog),在國際上很知名,作品《天譴》與《陸上行舟》等等都是經典。我受荷索的影響很深,他的電影啟發我四處旅行。他自己也是一位旅行者,常常鼓勵人去遊歷,今次介紹的書《冰雪紀行》,就是他在1974年11月23日至12月14日,從德國徒步到法國的隨筆日記。

這次旅程,源於荷索得知德國電影史家蘿特.艾斯娜 (Lotte Eisner) 病危的消息。

Werner Herzog 與 Lotte Eisner (Photo: Peter Sielander/ picture-alliance/ dpa)

艾斯娜長居於法國,致力於保存默片,在德國電影史上具有深遠的影響力。她是荷索的第一個伯樂,自荷索的第一部作品便給予好評,艾斯娜的意見或評論對當時的荷索相當重要。

「一個凌駕於其他一切的想法是:離開這裡。我被嚇到了。艾斯娜不能死,她不會死,我不允許。她不會死,不會的。不是現在,她不可以,不,她現在不會死,因為她就是不會死。我的步履堅定,大地為之顫抖。當我行進時,如同一頭野牛;當我停歇時,宛如安歇的山嶽。不,她不可以死!她不會死!當我抵達巴黎,她還會活著。不會有別種可能,因為我們不允許。她不能死——以後也許可以,在我們允許的時候。」

他執意要用苦行方式去找到在巴黎的艾斯娜,認為這樣可換回艾斯娜的健康。

三星期的徒步旅程,荷索只有外套、指南針和一個帆布包,他從慕尼黑走到巴黎。夜晚睡在馬廄、度假小屋、空屋甚至是穀倉中。無論遇上風雨和暴雪都不停下腳步。

看書中荷索的筆記零散,但筆下的環境,就如在看他的電影。「最淒涼的是矗立在這座森林中央的木製柵欄,讓人聯想到西部電影裡的槍戰城鎮,如此寂寥、寒冷、空虛。一輛永遠停駛的火車。旅途漫漫。」

無論經過荒野、普通農家、無聊小鎮、現代化的城市,在肉體的極限狀態中,長時間與自己對話,被大自然包圍的感覺,似是回歸到生命的原點,在荷索的這本筆記中,就能看到他描述自我內在與外在的世界,與別不同,單獨徒步旅行確是一件奇妙的經驗,難怪荷索說過若要辦一間電影學院,其中必有一門課「徒步旅行」。

如果有機會,離開城市的噪音,聽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就算遇到風雪漫天,也不會迷失。

杜佳

香港土生,長於鬧市。愛好遊歷,寄情於山水,以文字影像,記下世情。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4

國學講座:易卦玩味 (一)

6:00pm-7:30pm

25

《講下嘢,唱下歌:南音有聲書》:木魚書的聲畫想像

3:00pm-4: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