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有片) 好作家不等如好編劇!三大文字高手從文本到劇場查「奇案」

「無可否認,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是優秀的作家,卻不是最好的編劇。」──香港著名翻譯兼編劇陳鈞潤

推理上舞台,轉換藝術形式,奇案隨時變爛尾。上月底,新閱會聯同本地劇團劇場空間,在書展舉辦「推理上舞台:從文本到劇場」講座,三位文壇、劇壇高手,就大談如何在文本與劇場之間小心遊走,把讀者及觀眾齊齊 connect。

「唔怕話你知,兇手就是我,哈哈哈......現在的讀者怕且接受不了這種結尾,偵探作品與喜劇可以是一線之差。」身兼講座主持的張飛帆是土產編劇,穿梭舞台、電視、電影,作品包括西九文化區首個委約作品《大狀王》(編劇)、《一水南天》(編劇及作詞)等,也是電視劇集《廉政行動2019》及《火速救兵IV》的編審。

「對,這是克莉絲蒂的缺點!《And Then There Were None》(《無人生還》) 結尾用自白書交代幕後主謀,長篇大論解釋動機和細節。」被譽為「香港歌劇第一人」的陳鈞潤,身兼作家、翻譯和編劇,屢獲殊榮,「一個人在舞台上齋講,觀眾必然悶到發慌,這小說搬到舞台,結尾改了,兇手詐死,卻花太長時間自白,最終被人制服!」

劇壇資深翻譯陳鈞潤

這小說原名《Ten Little Niggers》,因政治不正確而改名《Ten Little Indians》,後來一改再改,故事講述10個殺人犯在荒島上逐一死去,結局出人意表,兇手由始至終也沒現身。「克莉絲蒂是優秀的作家,卻不是最好的編劇。唉,她缺乏劇場意識,但又不准任何人改編其小說,所有劇本必須由自己執筆。」陳鈞潤打開天窗說亮話。

「小說被後來者奉為圭皋,演變為『荒島謀殺』的原型,不過,今日我會苦口婆心告誡新人,自白書這一招盡量不要再用。」70後港產推理小說新貴陳浩基,2014年出版達28萬字的《13.67》,獲獎無數,更售出美英法韓等十多國的版權,並獲大導演王家衛買下電影版權,締造華文推理小說空前紀錄。

別用自白書

神級作家眼中的神作,各有所好。陳浩基首推橫溝正史的《獄門島》:「他是二戰前後的作家,深受西方影響,經常把外國文本放在自家作品,這小說亦不例外,講述金田一耕助答應戰友,前往孤島拯救其三個妹妹的性命,但看完後你會恍然大悟,它必須在日本發生。」

或許,年輕讀者是從去年上映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開始(重新)認識「推理女王」克莉絲蒂,但在資深創作人心中,她擁有無可取替的殿堂地位,陳鈞潤不諱言:「家中收藏最多的就是克莉絲蒂小說和劇本,中二在皇仁書院讀書,初次接觸《The Murder of Roger Ackroyd》,印象最深,不看到最後一定猜不到真兇。」

舞台、電視及電影編劇張飛帆

真相大白後,讀者仍會心思思再翻開小說,意味推理之外,還有其他懾人魅力。張飛帆望向陳浩基說:「不是擦鞋,個人心水是你的《網內人》,開首描寫女主角走在回家路上,看似平凡,卻輕易帶讀者入局。」

媒介不同,表達手法迥異,推理由文本走入劇場,稍一不慎會變成「奇案」。翻譯高手陳鈞潤說:「法國喜劇《費加洛婚禮》有句對白『你嘅妒忌,同你嘅得唔到佢,係一樣咁明顯』,一聽就知不是中文,純粹把西方句法譯成中文而已。同樣地,翻譯推理劇,一定要直接易明,讓觀眾追到每一條伏筆線索,不然對白苦澀難明,就會影響觀劇感受。」

陳浩基對此點頭附和:「推理小說是流行文學,節奏感來的更重要,若讀者要看三次才勉強明白一句話,那就肯定失敗。」他本來是IT人,陰錯陽差之下在台灣比賽獲獎,由台灣紅返香港,作品灸手可熱。

港產推理小說作家陳浩基

難過得要死

翻譯像愛情,讀得懂,才可過電,所以陳鈞潤堅持以通俗地道的廣東口語入劇,「由也斯翻譯的舞台劇《榆樹下的欲望》,用了非常優雅的書面語,我記得其中一個角色,這邊廂感嘆說『我難過得要死』,那邊廂罵人就直接問候人娘親,人物性格出現極大反差!原來演員認為『他媽的』這句書面語不可照唸,故自行化作廣東話。」他寫過《女大不中流》和《嬉春酒店》,最新翻譯克莉絲蒂的作品《Verdict》(《裁決》), 將於明年由劇場空間搬上舞台。這是克莉絲蒂最後一個劇本,陳鈞潤認為也是她的最佳劇本。

至於香港與其他華文地方用語大不同的情況,又如何處理呢?陳浩基說:「為了遷就台灣市場,『的士』改『計程車』我認為可以,但都曾經猶豫,因為書中有段講述主角坐的士看報紙上一宗關於的士的案件,既然是香港報紙,是否應用回『的士』呢?」他最終妥協,統一用計程車,唯一堅持不能改是「打邊爐」三個字。他咧嘴而笑:「編輯想改成『火鍋』,但打邊爐跟火鍋是兩碼子的事情!改了就失去港式味道。」

近年開始有作者以廣東話寫書,若放眼全球華文市場,陳浩基建議新人考慮用回書面語,但不必刻意迎合外國口味,「正如日韓作品也不會迎合你的口味,台灣讀者近年對港式恐怖小說趨之若鶩,也遇到看得明港版小說的台灣人,更沒想過瑞典雜誌會研究香港文學,連我寫的流行文學都有份,由此證明我們必須保持自己的獨特性。」

無疑,陳浩基是「江湖新秩序」的揸旗人,說不定幾年後,本地劇團不再需要翻譯西方文本,一樣可以有自家推理劇公映,承張飛帆貴言:「像當年廣東歌和港產片一樣,風行東南亞和大中華。」

新閱會 x 劇場空間「推理上舞台:從文本到劇場」書展講座足本重溫:

幸瑜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4

城傳立新:香港的土地利用及城市規劃發展

3:00pm-4: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