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點讀專訪|林奕匡Phil自認 Nerdy,因兩本霍金著作令人生兜了大圈

科學巨人霍金在1988年出版《時間簡史:從大爆炸到黑洞》時,林奕匡才三歲,由出世到成長期都身處加拿大的他,中學時代因為看到連這本在內的兩本霍金著作,就令他的人生兜了很多路。

36歳的今天,林奕匡(Phil)身分是香港人,職業是歌手,提起霍金,滔滔不絕,「霍金係講好Hardcore Science,講宇宙黑洞,How is the universe made?有很多問題係大家未可以真係解答到。」

在加拿大讀書時,林奕匡喜歡科學和數學,每年參加數學比賽都拿冠軍,原來老師會因此而在他的學習上加分,促使他要奪冠。

自認 Nerdy 在科學界兜了大圈

中學時,他的表哥拿了兩本霍金的書給他看,就被這個偉大物理學家的理論所吸引,推使他升讀大學時選修物理,「弊了,原來開始擔心,我唔知(畢業後)搵咩工作,實在係偏門到一個點,以及讀到博士都唔夠,起碼要Postdoctoral啦。我唔想30幾歲仲讀緊書,那一刻開始迷茫,跟住我改了科目,想讀關於醫學 (細胞生物基因學),我覺得醫學的東西永遠都非常之有用。」

若要談影響人生的一本書,「霍金係影響到我,但同樣地係搞到我在人生道路上個大圈,我都本身Nerdy,鍾意那些,所以唔可以怪佢(霍金),哈哈。」

林奕匡多次形容自己是 Nerdy,究竟這個書呆子還喜歡看甚麼書?

林奕匡是CBC (Canadian-born Chinese),居住在小鎮上,沒幾個華人,母語是英語的他,卻想學中文,「因為唔多機會去學,好有心機的時候,嘗試拿金庸的書去看,好難,真係好難,以前查字典,一版字查十幾次,好辛苦。讀得好少少係衛斯理《藍血人》,真係有去睇,好得意。」雖然是慢速閱讀,但更明白如果不去學或嘗試睇,那些書「就永遠都咁難」。

Phil 的書單 睇書學做人

書呆子 Phil 喜歡看小說,由小朋友的《Charlotte's Web》講蜘蛛與小豬的故事,到 J.R.R. 托爾金的《哈比人》、《魔戒》,以及 Dan Brown 的《天使與魔鬼》和《達文西密碼》,甚至最近他與太太 Staycation,酒店房間擺設很多書籍,如獲至寶到「一秒都無睇電視」。

前幾年他會因為嗜好而買手錶及汽車的書,出發點在於研究其歷史或構造,或多或少與他流著科學的血所致。時至今日,閱讀不一定看書,因為媒介在變,他會睇影片、看YouTube上的記錄片或教材,近年有興趣的不再是科學類、投資類,而是「學做人」,他推介《12 Rules for Life》,這本書教大家如何做人更有自信、更受喜歡、不令人反感、更幸福、有責任,以及面對大量壓力。這書的作者 Jordan B. Peterson 本身是多倫多大學的教授,Phil 會看他上課講學的影片。

林奕匡在加拿大 UBC (卑詩大學) 畢業,雖然由物理轉讀生物,並未學以致用,「現實最終都唔係,我走咗去做音樂!」是甚麼燃起他的音樂魂?地位足以和霍金相提並論的,也許包括他:周杰倫。

原來15歲那年,同班來了一個台灣留學生,帶了《Jay》專輯讓他開了華語歌的竅。讀大學期間,Phil 參加新秀歌唱大賽溫哥華選拔賽,晉身香港總決賽贏得總季軍,畢業後來港開展音樂事業。

林奕匡2021音樂會

談音樂,他豈只滔滔不絕,還唱個不停!跟同事商量一個活動唱甚麼歌時,Phil 就唱了幾句;談到《霸氣情歌》時還把這歌 Demo 版的國語歌詞曝光,清唱出「昨天我還靠著你的身邊,昨天我還吻著你的臉」;最後請他彈琴豐富訪問片段的畫面,他還超額的來個自彈自唱。短短一個訪問就唱了三次,到底有多愛唱?

疫情期間,Phil 舉辦不少次線上音樂會,終於 7 月 23 及 24 日是他闊別兩年半後在港再舉行音樂會,他最期待聽到樂迷的聲音,「開 live 的時候,有我哋講無你哋講,其實是單方向唔好玩。」

「樂壇已死」曾經引發爭辯,隨著Mirror爆紅,追星熱潮再現,沒人再談這四字。主打唱作的Phil回應如何迎戰偶像歌手時說,「我們說『玩音樂』,真的有玩的成分、玩樂成分。我們做歌手,我們不只是歌者,我們是Entertainer,這是一向都明白,但人愈大時會明白其他事情都重要。今年初Phil染了一頭白金色,轉了形象和衣著,源於他認為歌手的衣著、台風、情感,都是演出的一部分,「如我對我的音樂執著,同樣地我的 visual 也重要」。

曾經與 Mirror 成員姜濤和盧瀚霆合作拍片的 Phil,對於外界以「偶像」來概括他們抱不平,「話近年多了偶像式,係有啲唔公平,好似講到佢哋以偶像去行,it's not fair,無一定實力係唔可以立足,同樣地,觀眾眼睛係雪亮,咩叫成功、咩叫流行?大家鍾意的音樂,或大家鍾意聽的,就係流行。」他堅信,即使是偶像歌手,「一定有一個專業行先的音樂,亦都有 visual 上的成分,好難單一向的。」

靠寫歌建立友誼

Phil 不吝嗇為別人創作,「多年都覺得除了唱自己寫的作品,每一年都督促自己寫多歌畀其他人,唔係多寫就一定會中。」為甚麼用「督促」二字?他認為,如果要唱片公司追歌,就是他做得不夠好,「我本身是樂壇一分子,也是一個樂迷,也有些人我欣賞,或想有一日同佢合作,如果寫首歌比佢有好好 experience,我又會學到嘢。」自嘲不擅於交際,但最能夠建立友誼的就是寫歌,「係我們一世的 attachment,我覺得咁又幾浪漫。」

這個浪漫經驗,就是把一首原是自己 Demo 的歌,經監製引薦下送給陳柏宇結婚禮物的《霸氣情歌》,填詞人是黃偉文,這是首次的曲詞組合,「我一直想同 Wyman 合作,但暫時無機會,希望將來有。」

林奕匡 2009 年為了追尋他的音樂夢,隻身來港,幾經波折簽了唱片公司,靠工作簽證續期留港,如果再無成就便得回加,最終《高山低谷》彈出,得以延續歌手的身分至今,轉眼 11 年。談到如何適應新生活時,他說「移民」其實還有一重意義,就是既然「移到民」的話,正面去想就是你有兩個地方選擇,仍有機會可以「返去」,「我來這 (香港),好清晰地因為我想做音樂、我想做歌手,我只可在這裡做,如果做不到的話,我就返加拿大。」所以到哪裡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哪個地有沒有你的需要、你的意義,「來香港,我是香港一份子,這裡有我做的事,這裡有人需要我、有人需要我的音樂,我覺得我做的事係有意義,that means a lot。」

在外國升學難免有歧視或被霸凌的遭遇,Phil 作為加拿大的華人,曾經被同學推撞,以為息事寧人只會讓對方持續欺負,最終佛都有火,13 歲時已身 178cm 的他就「秤」起一個同學還擊,自此再沒人欺凌他,甚至到了Facebook 年代,更收到一個同學的訊息,為當年欺凌道歉。

他還勸勉大家別怕孤單,「科學家精神就是,愈能 Be alone 的人,IQ 和智慧愈高;愈需要有人陪伴,(雖然) 不一定但平均來說就無咁高 (IQ),哈哈。」

2021年如果霍金仍在生,看到林奕匡的音樂造福樂迷,相信也不會怪他放棄科研之路。

Phil也說當年選擇音樂並非「最後」,只是當下的決定,「我仲有好多興趣,好多事想做,但真的,音樂絕對是最熱血,我咁理智的人生裡面,所有都是以科學計算各樣事情,音樂係最唔計算、最唔理智的事情。但同樣地,假使我不再做歌手,返加拿大半退休生活,我真的可以再去讀書,再做其他事情。」

鳴謝:
Make up | Gabbie@gabbiemakeup
Hair | Wilson Wong
Styling | Queenie Yu
Wardrobe | @harveynicholshk, @OpeningCeremony

Sammy

退下火線的記者,仍與文字共生,我手寫我心。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