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鄭梓靈】人生就是別離的過程,找個管用的儀式揮別過去,拯救自己

每個人都有一種揮別過去的儀式,這種儀式往往是很個人的,只要自己覺得管用,就一直用到老吧。

有人會對自己說,只要日夜顛倒地瘋狂工作一輪,一切就會好,有人去一次艱苦的旅行回來再restart,有人決定醉完這一晚明天便是一條好漢,有人去玩過山車坐第一排尖叫一輪,有人會遙遠地見心上人最後一眼,有人將自己的故事寫成一本書,有人去做善事做義工讓自己感恩人生……反正,就是不能再停留在那個讓自己痛苦萬分的狀態了。

我們要學著為情緒被影響的時間設一個deadline,過了限期,就算被人說是冷漠無感,也是從容自在的、心安理得的,因為,你太懂得自己的確已盡力過、傷過、也挽救過,剩下來的責任,便是抽離。

我的經驗是這樣,想起不該想的,就告訴自己,是想都不是這時候──我不是不敢想,只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應該想,一次又一次如此延後著,竟慢慢發現那件事在我心中的重要性,已經降到很低很低了。

If you change nothing, nothing changes。任何可以提升情緒的方法,我們都應該記住,這個那個也嘗試一下,總有一種儀式能拯救你,保持自救的精神,也許比花精力記住一段情或一些破碎的回憶,重要得多了。

因為人生就是別離的過程。太宰治說:「人生唯『再見』二字──我總是付出堪稱愚蠢的努力,只盼能寫盡種種別離樣貌。」別離的樣貌真的數之不盡,卻沒有人能勸告世人,如何面對自己被遺落的處境,而能安然度過的方法。

但我認為人生的精髓正在於尋找這些只屬於自己的方法,人與人的相遇,發生感情以至離開,都不是毫無意義的。每一次我們都會找到一個站起來的方法,每一次都會讓我們更了解自己一點,更懂得與自己相處一點,頹廢的時間會越來越短。慢慢的,就不會對別人那麼依賴了,我們還是會關心、珍重對方,但年紀漸長,越來越能接受人會變的事實,原來失去是可以習慣的,孤獨也是可以習慣的。

鄭梓靈

生於四年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是情緒化的雙魚座,容易笑,更容易哭。 喜歡寫愛情,慶幸還相信愛。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4

香港舞台設計的書寫與紀錄:從《好景——魯師傅與香港舞台》一書說起

7:00pm-8:00pm

14

「世界閱讀,閱讀世界」:隨身攜帶的避難所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