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譚劍|以為推理只是找出凶手和犯案手法?這未免把推理小說看得太窄

上面的問題原本是「為甚麼有些推理小說 / 電影一開始就洩漏凶手的身份那麼爛?」,是我在一條 YouTube 片裡聽到。我相信不只那位 YouTuber,不少人也有同樣疑問。

不熟悉推理的朋友,以為推理只有一種,頂多兩種套路,就是找出凶手和犯案手法 (通常涉及謀殺)。

這未免把推理小說的定義看得太狹隘了。

推理小說是為問題找出答案的小說,邏輯推演過程的重要程度,不下於最後答案。這個推理的過程,既涉及邏輯,也要考慮人情世故,要構思得精密,一點也不容易,是很高的創作門檻。香港盛產警匪片和黑幫片,但推理電影少之又少,原因在於兩者的審美要求大相逕庭。

如果丟了個問題出來後,中間沒有嚴謹的推理過程,只有一眾角色談情說愛,插科打諢,刀光劍影,子彈橫飛,最後又莫名其妙丟一個答案出來,這和去吃牛扒餐只有龍蝦湯和火焰雪山卻沒有牛扒,或者,知道德國隊在世界盃七比一擊敗巴西但連精華片段也看不到,推理迷是不會收貨的。

如果一開始讓讀者或觀眾知道凶手是誰,像《嫌疑犯 X 的獻身》那樣,故事要回答的問題,就不再是抽絲剝繭找出身份會令讀者大嚇一跳的凶手,而是變成找出犯案手法或動機。又或者,故事開始時透露的凶手只是假貨,真凶另有其人,像電影《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Knife Out) 那樣,連「凶手」也不知道真相。

由於是「為問題找出答案」,所以,誰說一定是由警察或偵探的角度出發?也可以是由犯案者的角度去寫,像陳浩基的《氣球人》,就是由具有超能力的殺手找出他如何殺人的方法。在我自己的〈重慶大廈的非洲雄獅〉(收錄於《偵探冰室》) 裡,偵探要構思如何把逃亡到香港來的非洲廚師,帶離被非洲僱傭兵看守得密不透風的重慶大廈,但這只是第一個謎團,另外暗地裡設置的第二個謎團,才是我真正想說的主題。

也因為是「為問題找出答案」,所以不一定涉及屍體 (見之前寫的〈沒有屍體的推理〉一樣燒腦),甚至沒有犯罪。陳浩基的〈隱身的 X〉(收錄於《第歐根尼變奏曲》),就是要一眾大學生在講堂裡互相盤問,找出誰是隱藏身份的助教。

推理小說提出的問題可以千奇百怪,但不外乎 5W1H,也就是 who (誰),where (甚麼地方),when (甚麼時間),what (發生甚麼事),why (為甚麼,也就是動機) 和 How (怎樣)。找出「誰幹的」(whodunit) 和「怎樣做」(howdunit) 只是其中兩道題目。《嫌疑犯X的獻身》隱藏的謎團除了是 how,也是 when,而《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的謎團除了是 who,也是 when 和 why。

冒業那篇入圍第十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所羅門的決斷〉,就是以該屆徵文獎本身為背景。兩個協會成員兼成名作家以內容「一模一樣」名為〈所羅門的決斷〉的作品去參賽,並聲稱自己才是原作者。由於協會和徵文獎都是真的 (我是該會的國際會員),整個閱讀經驗疑幻疑真。這是個不涉及謀殺的純本格短篇推理,卻一口氣回應了 5W1H。任何人如果覺得推理小說愈來愈公式化,玩不出新花樣,都應該找這篇好好細讀。

譚劍

香港科幻奇幻小說作家。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電腦系,作品持續關注科技演化、文化保育和社會變遷,在台灣和中國屢獲獎項。喜歡動物。好奇如鯊魚。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聯合出版集團「一本讀書會」名家講座 「金宇澄:左手寫作,右手畫畫」

2:30pm-4:00pm

21

國學講座:古典詩歌選讀:《古詩十九首》選讀 (五)

2:15pm-3:45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