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鄭梓靈|有一種人,分手後很快便能若無其事,傷了你也不自知亦不內疚

有一種人,分手後很快便能若無其事。

他看你的眼神,對你展露的笑容,跟你說的話題,很快就跟對其他朋友、同事沒有兩樣。但明明曾經那麼親密,明明曾經像彼此的靈魂伴侶,如果從來只是朋友、同事,你才不會對他那樣好,給他你從沒給過別人的一切。打回原型,你不明白他為甚麼能做到?難道對你不應該比別人多一點點特別嗎?他給你的感覺,就像抹煞過去的一切,那是你即使失去他也絶不願失去的回憶。

傷了你,他不內疚嗎?問題是,由始至終,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傷害了你,可能以為你會像他一樣,擁有過回憶就滿足,他只是做自己而已,而他認為你也該一樣。對於感情,他只以自己的方式衡量別人,他做得到,為甚麼你做不到呢?

說了分手,角色立即變化,感性和理性的轉換,他是如此輕而易舉。該說他是情感淡薄?逃避責任?還是有始無終?與你相比,他一定是極其樂觀的人吧,因為,他看得起你的堅強,他以為每個人都有隨時抽身的力量。

你會疑惑,是我不正常還是他不正常?但當你問正常不正常的時候,不就是在分對錯?一旦有了對錯,不是怪別人就是怪自己。不如理解為,不同性格的人,就會有不同應對的方式。

不如就承他貴言,去當一個堅強的人吧!不如最後一次從他身上學習優點,當個樂觀的人吧!他認為你沒受甚麼不得了的傷,那正面一點看,至少他覺得你是個灑脫、不容易擊沉的人,總好過讓他以為你沒有了他不行,他還是尊重你的。

或許,他只是演技特別好,他喜歡這樣拿得起放得下的自己,他給自己的人生和感情設下這樣子的目標,那麼你也應該爭氣,給自己一些試煉,把他當成是另一個人,一個你已經再也不了解,一個跟你珍重的回憶中出現的完全不同的另一個人。把你懷念的他留在過去的時空,如今的他只是關係淡薄的過客,他的出現或許並不是為了教你愛,而是教你做人,教你學他那樣,更忠於自己一些。

鄭梓靈

生於四年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是情緒化的雙魚座,容易笑,更容易哭。 喜歡寫愛情,慶幸還相信愛。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3

【脊椎健康零痛症】健康講座及簽書會

3:00pm-5:00pm

13

魔幻我城:《烏鴉在港島線起飛》新書分享會

5:00pm-6: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