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香港文學|公園裡到底發生過甚麼事?兩個小朋友一同離奇失聯真相

高登不見了

這一天,和以往的任何一天沒有甚麼不一樣。

學校放學之後,孿生兄弟高登和高澄一起走出學校門口,朝著家的方向走。

按照慣例,他們回到家裡,就會各自走進房間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高澄自然是按照一向的習慣,輪流地做著老師給的每一份作業。

他先大致地看了一下,這一天的功課也和以往的一樣多。

至於高登呢,不用說,放下書包,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必然就是埋頭玩他的電子遊戲。眾所周知,他是有名的打電玩遊戲的「快手」。只要有空餘的時間,他就會一刻也不放過地快手按鍵「打機」。這一天,他也和平時一樣,從走出課室的那一秒鐘開始,就緊緊抓住自己的手機,全神貫注地投入最新推出的捕捉精靈遊戲中。

他不但手部的動作快,雙腳邁的腳步也很快,一直追隨著手機屏幕上的遊戲小精靈蹤影走,一陣風似的,高澄轉眼就看不見高登的身影。高澄也不在意,繼續獨個兒走回家去,再進入自己的房間做功課。

就是這樣,兩兄弟一如往常,各顧各地忙開了。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地溜走了。

「登登,澄澄,出來吃晚飯吧!」媽媽的叫喚聲,從飯廳傳了出來。

這樣的情形,也和任何一個夜晚,沒有甚麼不一樣。

高澄聞聲放下手中的筆,合上作業簿,很快地走出了房間。

只見媽媽已經擺開了一桌子熱騰騰、香噴噴的飯菜。下班回來的爸爸,也換上了家居服,輕輕鬆鬆地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

「嘩!好香呀,是叉燒肉炒雞蛋,還有青、紅蘿蔔粟米瘦肉湯,真是太好了!爸爸,媽媽,吃飯啦。」高澄一邊走近餐桌,一邊有禮貌地向父母親打招呼。

「嗯嗯,我就知道你和登登最喜歡吃這些,今天特別為你們做的。」媽媽笑瞇瞇地說。

「咦,登登呢?怎麼還不出來?」爸爸瞅著高登的房間門,問。

只見那扇門關得緊緊的,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哥哥,出來吃飯吧。」

高澄走過去叫著,同時敲了敲門,卻沒有任何反應。高澄伸手推開門,裡面空空如也。他只好走回餐桌旁,對爸爸說:「奇怪啊,哥哥一放學就很快地走出了學校的大門口,我跟在後面也追不上,他轉眼之間就不見了人影。我想,他是走到附近的公園去玩遊戲,捉精靈,忘記看時間回家了吧。」

「甚麼?登登又去公園捉精靈?這孩子愈來愈不像話了!怎麼老是那樣沉迷那些無聊的東西?現在都甚麼時候了?還不知道回家,真是太離譜了!」媽媽生氣地說。

「唉,我也覺得奇怪,登登以前上學讀書好好的,老師也說他的頭腦好,成績都得高分的,誰知道會忽然變了個樣子,成天到晚鬼迷心竅似地玩手機遊戲,現在竟然連作業也不做,家也不回,怎麼搞的?真是太糟糕了!也怪我平時工作太忙,疏忽了對他的管教,再不能讓他這樣下去了!澄澄,快打電話,叫你哥哥即刻回來。」爸爸說著,也動了氣,厲聲向高澄下令。

「是,我這就打給他。」高澄立即拿出手機,給高登打電話,但是沒有回應。

「登登怎麼啦?玩得忘乎所以,連電話也不接聽?」媽媽緊皺著雙眉說。

爸爸搖頭惱怒道:「那不行。如果登登是在埋頭埋腦玩手機遊戲的話,料想他也顧不上接電話的。澄澄,你就直接去公園把他找回來吧。」

高澄應聲就要即刻出去執行爸爸的命令,但媽媽卻把他叫住:「澄澄,你先別去,來吃一點飯吧。我再給登登打電話,要不然一個不回來,另一個又走掉,等到飯菜都涼了,不好吃,還會傷腸胃的。」

媽媽說著,一邊拉高澄坐下來,一邊又打電話。

但很快地,媽媽就失望地說:「真麻煩,登登這貪玩得忘了時間的孩子,還是不接電話。」

這時候,高澄怎麼還可以吃得下一口飯?他呼地站起來,說:「媽媽爸爸,我現在就去公園,馬上把哥哥找回來!」

媽媽望了爸爸一眼,無奈地說:「也只有這樣了,一見到你哥哥,就立即把他拉回家吧……」

高澄一步跳到門口,再回應:「知――道――了――」

媽媽再次高聲地把他叫住:「等等,你帶上這些麵包和礦泉水吧,澄澄,還說不定你甚麼時候才能找到登登,你們無論如何也要填飽肚子才好。」

媽媽說著就追上來了,交給高澄一個裝得滿滿的食物膠袋。

「好的,謝謝媽媽!我出發啦!一見到哥哥,我就馬上向你們報告情況。」

高澄大聲地說,然後快步走出了家門口。

一樣又不一樣的兩兄弟

高澄離開了家,腳不停步地一直向著附近的公園走去。

不知道為甚麼,他的心情忽然之間變得不安起來,好像隱隱地感覺到高登會出些甚麼事情似的。

高登和高澄是一對孿生兄弟,高登比高澄快了十分鐘來到這個世界。而這兩兄弟的長相,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別說是外人,就是他們自己家的人,也常常難以分辨開來。

他們二人從嬰兒的時候開始,就常常在一起吃東西、一起睡覺、一起玩耍、一起上學校……看見他們的人,會用「孖公仔」這樣的名詞來形容他們倆,兄弟二人也的確是親密無間,不分彼此。

不過,高登和高澄兩個人的性格,就大不相同了。雖然兄弟倆的智力旗鼓相當,頭腦生來都是很靈活的,所以他們一向在學校的學習成績都很不錯,尤其是升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他們在全校的數學比賽中得到優良的成績,一齊入選。在接下來的競賽中,經過層層晉級,他們都所向無敵,最後,還代表全市的小學生,出戰國際性的大型數學比賽呢!就是這樣,高氏兩兄弟贏得了不知多少同學艷羨的眼光!誰都知道,要獲得這樣的獎賞榮譽,已經是很不簡單了,況且這兩兄弟還是雙雙獲獎,那更是非常非常難得的啊!

然而,在日常的生活中,高登總是比高澄的反應更加迅速,行動更加敏捷,對於新生事物的興趣更加廣泛,也接受得特別快,尤其是在他試玩了電子遊戲機之後,一下子就迷上了,日日夜夜打不停,練就了高速快手的好本領,在同學之間大出風頭,成為遠近馳名的「打機達人」,電玩能手。所謂機,當然就是他隨身攜帶的電話手機、最新款的電子遊戲機啦。他按鍵速度是那麼快,手指頭就像是安裝了一個微型電子驅動器似的,同學們封他為「馬達手」,就是形容他的手好比装上了馬達似的,能飛速地按動電子鍵,又快又準,不斷取勝。一時之間,在所有同學之中,都無人能及。

高澄卻不是這樣,每當他遇上甚麼事情,都會停一停,想一想,把有關的問題都弄清楚了,才會採取自己認為合適的行動。難怪別人都說他是一個「心水清」會動腦筋思考的孩子,並且開玩笑地猜測,說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高澄才會比高登遲了十分鐘出世的哩。其實吧,高澄也並非和電子遊戲機「絕緣」的,如果有充足的時間,他偶爾也會玩一玩。只不過難,他更喜歡看各種各樣有趣的書,因為內容豐富的書本,可以讓他知道更多新奇的東西,也會令他想到更多的事情,有意思得很。

但是,現在這一刻,高澄的感覺很不對勁,他認為高登放學後一直沒有再出現,這是從來未曾有過的事,實在是很不正常的!他在心中默默地祈求,希望哥哥沒有出甚麼意外。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不敢往下想問題。

據說,雙生兒的心靈大都是互通互應的,自從打不通高登的手機電話,高澄就感覺不妙。高登到底去了哪裡?遇上了甚麼情況?難道他真的是被新的電子遊戲迷住了心竅,連家也不回了嗎?這可是荒謬得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太古怪了!

為了快些找到哥哥,高澄三步併作兩步走,轉眼之間就到了住宅區附近的公園。據他所知,這是高登平時最愛來的活動場所,因為高登曾經告訴過高澄,這個公園有幾個景點,是上網玩電子遊戲最好的地方,能夠捕捉到最多的電子精靈。所以,常常有不少來自城中各區的電子遊戲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會在這裡聚集和遊走。高澄估計,高登很可能就是在這裡玩他的捉精靈新遊戲,或許太過投入,樂而忘返了。

這一個公園,看起來不大也不小,是專門為周邊住宅屋苑的居民而設的,設施齊全、精美,四圍種植了不少花草樹木,還有池塘和小小的亭台、雕欄,也有連帶為小孩子活動而建的小遊樂場。此時已經入夜,公園通道上的照明燈都亮著,燈光柔和,夾道的樹木向路面投下枝葉斑駁的陰影。也許是正值吃晚飯的時段,這一帶沒有甚麼遊人,顯得特別寧靜。

高登究竟去了哪一個園區玩捉精靈遊戲呢?

高澄一邊走一邊向四處張望,心內忍不住一陣陣發急,焦灼難耐。

與他的心情恰恰相反,四周環境卻是冷冷清清的,甚至連人影也很少見到。高澄瞪大眼睛向每一個地方,可是,哪裡有高登的身影?

他愈來愈感覺迷惘了:很奇怪啊!這個時候,別人都不來公園捉精靈了,高登怎麼還不走上回家的路?莫非他被甚麼事情困住了嗎?

高澄想到這裡,心中竟然有一種發虛的可怕感覺。他想了想,轉身跑向遊樂場。

這裡很安靜啊,偌大的遊樂場空空蕩蕩的,連一個孩子也看不到!

高澄更加心急了!他換了一個方向,急急地繞過一個小亭子,繞過一個小池塘,卻也沒有任何人影。

這時,高澄已經急得滿頭大汗了,他不得不舉起手,抹一把臉上涔涔流出的汗水。就在這一瞬間,他忽然想起,在公園邊緣有一個荷花池塘,而距離荷花池塘不遠處,有一片小小的叢林,高登會不會鑽到裡面去玩捉精靈呢?那遊戲設定的玩法,就是很折騰人的呀!

想到這裡,高澄猛然地醒悟過來,舉手一拍自己的腦袋,撒腿就向荷花池旁邊的小叢林跑去。

撞上了

荷花池塘旁邊的那一片小叢林,密密麻麻地長著很多不同品種的雜樹,這些雜樹有高也有低,高澄曾經看著它們還是小樹苗的時候,就一批又一批種下,一年又一年地長起來,其實也是作為備用的樹木,不時地有園丁工人把其中的一些挖掘起來,移植到其他的地方去。白天的時候,這裡綠樹成蔭,是捉迷藏和乘涼的好地方。不過,現在是夜晚,而這一帶的照明燈比較稀少,那些樹木緊密地聚集在一起,層層疊疊的樹蔭在夜色中更顯得濃重,黑乎乎的一團又一團,營造出一種特別詭秘的氛圍。

高澄心急如焚,快速地直奔過去――

「哎呀!好痛!」

隨著一個女子聲音尖厲的呼叫,高澄即刻感到身體撞上了甚麼,同時引發出一陣疼痛,令他即時踉蹌了幾下,才勉強收住了腳步,也忍不住叫出了聲:「啊呀,我……我……我不是有意的,對……對……對不起……」

借著微弱的燈光,他勉強地看到了,剛發出尖叫的,是來自站在眼前的一個女生——她長過肩膀的頭髮和身上淺藍色的校裙,在夜風中微微揚起,一臉慍怒地交叉雙手,護著自己的身體,生氣地向他瞪眼斥責:「你是甚麼人?在搞甚麼鬼?盲頭蒼蠅似的,亂跑亂撞!」

真糟糕!高澄定了定神,心裡暗叫不妙,只怪自己實在太冒失,撞上了不該碰的女生,麻煩大了!

他嚥一下口水,拿出最大的誠意說:「對不起,是我不對,跑得太快看不清方向,不小心撞上了,對不起!不過,說真的,我不是有意的!」

對方的眼睛沒有瞪得那麼大了,但揚起的眉毛卻並沒有垂下來,還是很生氣地說:「這算甚麼呀,不是有意的也把人撞得好痛!天色這麼晚了,還不好好回家吃飯做功課,在這裡跑來跑去玩甚麼捉精靈遊戲多無聊!你這樣的人,就是只會任性玩樂,對別人對社會一點益處也沒有!」

高澄想不到對方會用這麼厲害的口吻來教訓自己,不由得大吃一驚,說:「你……你……你這樣說別人,就不說自己,你不也是夜不歸家,偷偷留在這裡玩捉精靈遊戲的嗎?」

出乎意料之外,對方沒有發怒駁嘴,卻一展雙眉,笑了起來,說:「嘻嘻!你這個人真是冒失到底了!你又不認識我,怎麼知道我是夜不歸家,偷偷留在這裡玩捉精靈遊戲的呢?」

高澄聞言一怔,說:「這麼說是我誤會你了?那你不玩捉精靈的遊戲,在這裡做甚麼?」

對方一聽,臉上淺淺地浮出的笑意,馬上消失了,說:「我的事情,和你完全無關,根本不需要讓你知道。不過,既然你也承認了自己對我有所誤會,那我也不妨告訴你好了,反正也不是見不得光的事。我到這裡來是要找人的。」

「找人?」

高澄一聽,脫口而出說:「這不是和我一樣的嗎?」

那女生敏感地回道:「甚麼和你一樣?難道你也是來這裡找人的?你要找誰呢?」

高澄這時反而平靜下來了,事到如今,他覺得也沒有甚麼需要隱瞞的,便說:「我要找我哥哥。他常常沉迷玩捉精靈的遊戲,今天放學之後就不見了人。」

女生點點頭,說:「哦,果真是和我的情況差不多。我來這裡要找的是我的鄰居兼同學,她也是一個超級電子遊戲迷。因為我們的媽媽都在同一間醫院當護士,上夜班,所以我們今天本來是約好一起吃晚飯的,但我等了很久,還一直不見她出現,估計就是走來這裡捉精靈了。」

高澄說:「這麼說,我們來這裡果然目標一致,都是要找人的,別再互相誤會了。告訴你吧,我是方信小學的五年級學生高澄,要找哥哥高登回家。」

女生點點頭,說:「知道了。我是梁燕兒,在美華小學讀五年級,來這裡是為了找同學宋小芬。」

高澄說:「據我所知,這裡平時是有不少電子遊戲迷來捉精靈的,但今晚很奇怪,一路過來,幾乎看不見有甚麼拿手機捉精靈的人。我看不如我們分開兩個方向去找,你說好不好?」

梁燕兒說:「嗯,這也是一個節省時間的辦法。好吧,我走這一邊。」

她舉起右手指一指方向。

「那我就去那邊找找看。」高澄指向另一邊,說完就要開步走。

「等一等。」梁燕兒忽然把他叫住。

「怎麼了?」高澄轉過身來問。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互相交換一下電話手機號碼,萬一有甚麼發現,可以及時互相通知對方,免得走冤枉路。」梁燕兒提出了建議。

「好的,就照你說的辦。」高澄說著,立即和梁燕兒交換了手機號碼,然後,二人就分頭走開了。

未完......欲知故事發展及結局如何,請閱讀周蜜蜜的兒童科幻小說《精靈綁架案》;以上為書中首三個章節。

關於《香港文學》:
創立於1985年1月,為香港歷史最悠久、業界知名度最高的文學月刊。以香港為基點,團結華文世界作家、讀者,樹幟華文文學地標。

周蜜蜜

作家、編劇、文學編輯,寫作導師,作品獲得多個獎項。現為兒童文學藝術聯會會長、香港作家聯會副會長、香港作家出版社副總編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香港藝術發展局文學評審委員。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國學講座:史學的是與不是

6:00pm-7:30pm

23

國學講座:儒家道統與孔子思想

6:00pm-7: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