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心靈閱讀】心城這道牆的存在,是為了看誰願意帶著一顆真心翻過來

這座城,由數千萬道圍牆矗立而成,有些牆高,有些牆低。城內人把磚瓦一層一層疊起,圍著自己,每經一事,圍上一層。這道牆令城內人感到安全,安全得四處無人,安全得帶點寂寞——反正外面更寂寞,縱然四處喧嘩熱鬧。

城內人會常常探頭到外,看看現在發生著甚麼,怪自己總是躲在自己所築的牆內,外界都難以內進,而這牆的門原有的鑰匙早就掉在人海之中,外面太險惡了,要讓人進入更是膽怯。

這世界很特別,高高低低的,我總想知道這些圍牆內住著怎樣的人。

這次是幸運,我認識了一個女孩,她的圍牆不像我的高,還帶點暖意,她瞧我笑了一下示好,我紅著臉,而牆的磚塊少了一磚。我悄悄踮著腳尖,就能看見她房子,內裡種滿花,陽光從牆內透進她的房子,光線打在她的臉,眼角總是笑笑的,她說現在是她最享受的時光,也是她最好的年華,這年華裡不只她,還有一個男子,她開口閉口都是他,說起他時,她格外耀眼。我才頓知,戀愛是一件會令人牆變低變微溫的方法。

「這房子的花有一半都是為他開的。」在門外的我賞著花,這些她悉心灌溉著的繽紛,在她眼中是一片花海,情花而成的花海。她的體內正有上千萬隻蝴蝶在起舞,牽引著她飄向那片天藍。嫣紅的面頰,水晶般的眼,此刻我絕不想這幸福的雙眸會落出一片海洋,把花海淹沒,讓她遇溺,淡出憔悴和絕望。

我一如既往,埋藏著自己,藏得愈深愈覺安全。

人和人的溝通,可免則免,每個人都只能是陪你走一段路的過客,人的一生最無可避免的就是散聚,縱使你們曾多麼要好,如何信誓旦旦說過要違抗永恆聚散,終究逃不過時間的毒咒。每當這種想法滿溢在腦海時,磚就會多一塊,寂寞又會多一份,形成這座無堅不摧的牆,保護自己也隔離了外界。

牆旁有扇門,門內是遊樂園的入口,是我的童年也是我藏著最多秘密的地方,可是這裡被我荒廢很久了,它從來沒有離開我,只是我漸漸走遠,「你總是一聲不吭的就走,就這樣丟下人家。」他玩著毛公仔,嘟著嘴說道,我沒說話,或者是我不懂回答。

小時候,我總是依靠著他,他任由我天馬行空,也放任我在他的懷裡飛翔,一同唱著那些充滿稚氣的歌,字懂不多,「嗯哼嗯哼」的將旋律混過去,但快樂無比。躺在綠油油的青草上看著餘暉,時間溜走的證據,只是時間愈久,我把他藏得愈深,更是怕他一個冷不防的出現,令我蒙上幼稚之名,而他一路也是陪著我,義無反顧,停留在彼此最多歡笑聲的時光,陪我兩小無猜──名叫「童真」的你。

這座城內,每個人的家都有一個個腐爛扭曲的鐘,有些懸掛著,有些完美靠在牆角、枱角,你不專心看,不會看到。時鐘腐壞的一刻,不是人想停頓的一刻,記著鐘,你可以以此為回到過去的憑證,你可以重複又重複回味那份滋味,你可以毀了自己,縱然你回去,過去就是過去,那兒名叫「回憶」,你可以放肆地依戀,任性的愛得不能自拔,但你始終不可改寫遺憾,不能偷走那時的快樂,聽說有人會活在回憶,直至死去,困在回憶中,以為鐘內的世界可以長駐,事實是,踏足得回憶地帶愈久,步伐只會愈沉重,回憶擅長拖垮人,然而,棲身凡塵,用錯情感均等於犯禁。

那天,我也忘了哪一天,反正這裡的時間都不太管用的,反正也許是13月,可能是32號,還是星期八?大概在25點、61分、61秒嗎?等到一年的第367日,我會像城內人一樣走出牆外,嘗嘗情感的洗禮。說起就怪,城內的一雙一對總是用白布蒙蔽雙眼才擁抱、接吻,所有親密時刻好像會因一抹白布而變得格外興奮、刺激,究竟是看得太清如犯罪還是真實的東西都太無味?

在心城,你可以在牆內放心做自己,可以軟弱,可以不顧一切,因為有圍牆愛著你,守護你。在好久好久以前,有人笑說我的牆過於堅固過於高,令人不生懼,不敢接近,錯過許多有趣、有心的人。但我總覺得,心城的牆的存在是別有用意的,我們與生俱來築圍牆的能力並非為了阻擋人們前來探訪,而是為了看誰願意翻過高牆,帶著一顆真誠的心而來。

大海

喜歡看海,海洋無處不在;喜歡文字,文字重構世界。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