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連續故事】《茶記情緣》(下):因為你,我重拾了最想擁有的勇氣

上兩回
《茶記情緣》(上):我來,是為了一段回憶,為了你
《茶記情緣》(中):我想有能力保護身邊的人,只是……

之後的日子,我還是每天到茶餐廳工作,下班後便和倩君和Zero一起到後山。

我要把我的右手,重新練好。

我嘗試用力,但是始終不得要領。

「加油!」倩君說,然後吃著自己的牛奶曲奇,一邊看書,一塊都沒有打算分給我吃。

至於Zero,牠活潑多了,一直圍繞著我和大樹打轉,偶爾還看出了牠好像也要揮拳的動作。

始終沒有辦法,始終沒有辦法。我看著天空,你是不是真的要一直這樣把我玩弄下去。

我很想創造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我很想擁有能力保護身邊的人。

我很想,我很想。

「求求你,讓我重新拾回右手的力氣。」我第一次這樣求天空,因為我很想保護身邊的人。

第二天回到茶餐廳,我感到自己的動力愈來愈大,可能因為有人支持,可能是因為倩君,可能是因為Zero。

我進來,就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實力。
我進來,就要在這裡成功了才出去。
我進來,是為了一段回憶。
我進來,是為了你。

嗯,為了你。

「沙嗲牛肉米粉吖嘛!」我見到了肥師奶,沒有等她下單,便寫在落單紙上了。

肥師奶看到我,點一點頭,嘴角微微笑了。

我也報以一個笑容回應,因為她的褲終於沒有這麼窄身,合乎比例一點點。

光頭老伯叫我,我又醒目地把凍華田少冰加煉奶寫在下單紙。

老闆叫我去,跟我說:「小伙子,你終於長大了,你知道嗎,這裡每一個熟客都有他們的故事,都值得我們尊重。」

「哦?」

「跟我來。」然後他便把我拉到光頭老伯那邊。

「張伯,可不可以告訴這個小伙子你的凍華田的故事。」

「當然可以啦,你這個小伙子,以前『招招積積』,而家總算懂得尊重別人。阿伯我,喝凍華田時你還未出世呢!」

「願聞其詳。」難得老細奉旨叫我「吞pok」,那我當然待著不走聽故事。

「以前我老婆很喜歡喝凍華田,而且很喜歡吃甜,有一次我說,『不如你試試凍華田溝埋煉奶吖笨』,哪知說一說她笨,便激怒了她。激怒了她,她便說要懲罰我,每一次也要喝凍華田加煉奶。」

我忍不住笑了。

「以為她戲言,怎料以後就真的每次為我點這杯飲品。她每次看到我喝得很難受便很開心,我也沒有甚麼,見她開心自己又開心。」

「直到她離世後,我也一直點著這一杯飲品,因為以後的日子我也無法哄她開心了,我希望一直喝著,把這份回憶留在心裡。你知道嗎,有些東西走了,真的很捨不得,捨不得到,你會想盡辦法都希望可以抱著她,抱不住她,也要抱著回憶,因為這是我和她,僅餘的聯繫了。」

我的笑容突然之間收斂了,聽著這個沉重的故事,一邊感受到老伯的心情。

原來一杯凍華田,也有這樣的一個故事。我看著遠處正在收銀的倩君,心裡想:「你知道嗎,是因為你啊。」

是的,是因為你啊。

下班後,我和倩君和Zero去了散步。

海旁,黃昏,閃閃發亮的波浪。波浪的光反射在倩君的側面,很美,很美。

Zero活潑地走在我們面前,但是時不時一轉過頭來看著我們。

「你知道為甚麼牠要這樣轉過頭嗎?」倩君問。

「不知道啊。」

「牠轉個頭,只想確認我們還在。」

牠轉個頭,只想確認我們還在。

「牠是一隻以前被人遺棄的狗,因此很沒有安全感。」

是的,是的。我走到Zero面前,看著這一隻傻傻的狗。

是的,是的,我很明白這個感覺,我很明白很怕被人遺棄的感覺。

我看著牠,第一天看到我不斷狂吠的牠,今天的我很想跟牠說,我明白牠,我明白牠。

我們一直這樣走著,倩君又打了一個噴嚏。

我把我的毛衣給了她穿,她溫柔的笑了,也把我融化了。

就是這個笑容了,一定沒有錯了。

之後的日子,我們繼續在後山練習,但是始終無法把右手練好。

我很怕有一天,大飛他們又再來搗亂,而我也再一次無法保護任何人。

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要成功,但是當我愈想成功,我那些可怕的回憶又再出現了,也許沒有誰人知道,這些回憶,很痛,很暗,很辛苦。

我十分難受,沒有想到倩君這時候竟然走了過來,挽著我的右手,跟我說:「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

Zero識趣地裝睡,或許牠是真的睡著了吧。

然後便終於到了那一天,那個我永遠難忘的一天。

那天我還在打掃茶餐廳,茶餐廳比平時多人了一點,但是我的手腳也愈來愈快,完全沒有難度。

「吼!」突然之間,Zero狂吠了起來。

是大飛。

「我早說過會封殺你了,為何你還要在這間茶餐廳出沒,快給我滾。」大飛說。

我沒有滾的意欲,但為了息事寧人,打算離開茶餐廳。

「誰要滾?」倩君對著大飛說:「滾也是你給我滾!」

「你誰啊,誰給你這樣頂嘴,未死過嗎?」大飛說。

「我就是不怕。」倩君說。

大飛一巴掌打向倩君,所有人幾乎要衝上前,我立即擋在倩君面前,指著大飛說:「這是我和你的私人恩怨,我們出去再談。」

大飛一腳伸向我的心口,我飛起撞到櫃旁,很痛,很痛。

很痛,很痛,那種痛的感覺,從回憶裡滲了出來。

他就是這樣一直把我欺凌多年的,直至有人把我領養。

「還手啊。」大飛一腳踢了過來,接著一手把倩君抓起,老闆衝了過來,被大飛的手下一下子按在桌子上。

「這個女的,信不信我把你打到面目全非。」說著大飛便準備下手。

我用左手一下子把他推開,倩君立即躲到我的身後。

「這個女的是白癡嗎,躲到一個『廢柴』身後?」接著大飛便把我拉起。

狠狠地扣住我的左手。

我很痛,很痛,但我不能輸,我不能輸。

是的,我很想創造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我很想擁有能力保護身邊的人。
只是傷害太多,傷口太大。
還有遲遲未來的奇蹟。
還有遲遲未來的勇氣。


我看著我的右手,我很想很想發力。

還有遲遲未來的奇蹟。
還有遲遲未來的勇氣。

Zero狂吠,倩君我的聲音傳到我的耳邊。

我要用盡全力,將右手用力舉起。

 

 

慢慢地。

 

 

慢慢地。

 

 


有力了。

 

 


我右手揮拳一下子打向大飛的頭,大飛驚魂未定,我便再揮一拳。
把他一下子撃在地上。

 

 


遲遲未來的奇蹟。

其實早已出現了。
因為你就是我的奇蹟。

 

還有遲遲未來的勇氣。

其實早已出現了。
因為你早就賜給我勇氣。

 


我再揮幾拳,大飛等人一時無法還手,熟客和老闆也把場面控制了。
他們落荒而逃。

然後我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氣,二話不說,走到倩君旁邊,終於忍不住了。

「你知道,為甚麼我要進這間茶餐廳嗎?」
倩君安靜了,聽著我繼續發言。

「是因為你。」我無比堅定地說。

「也許你當時還是太小了,不記得,那一年,孤兒院,你四歲,我就是那個無法把你好好保護的男生。然後很快你便被領養了,應該就是這個老闆吧,直到最近我經過這間茶餐廳,就看見了你。」

「一開始我也不肯定是你,但是你的笑容告訴我,一定是你了。」

一定是你了。

「所以我進來,是因為你,那天我沒有好好保護你,所以在以後的日子我想保護著你。」我對著倩君說。

 

 


「我記得。」倩君對著我說。

 


我愕然了,虎軀一震。

 


「我一早就記得你了。」倩君對我說。
原來她常常好像在想甚麼,又好像沒有在想著甚麼的眼神,是因為她一早認得了我。


我花了一段時間才能平復心情。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廢?從小時候,到現在,都很廢?」
「不會,你今天不就是把我保護得好好嗎?」


天空再一次很安靜,茶餐廳也很安靜,Zero很安靜。
我用有力的右手把倩君擁入懷裡。
鼓起了所有勇氣,把倩君擁入懷裡。

「我不要你走,我不想你走。」我在倩君的耳邊說。
「那我就不走。」倩君在耳邊對我說。

有誰又會想到,茶餐廳會是一個表白的地方。
有誰又會想到,茶餐廳會是一個在「未來外父」面前向著他女兒表白的地方。

但有勇氣,人生才快樂。
但有你,人生才可以快快樂樂。

這間茶餐廳,有狗。
這間茶餐廳,有你。

那一年,我16歲。
那一年,七月份已經刮了兩次10號風球。
那一年,周杰倫出了第六張唱片。
那一年,你,我,和Zero。

那一年,我從此不再覺得抬頭的那片天空不屬於我。那一年,我從此不再覺得我是一個沒有人要的傢伙。

那一年,因為你,我擁有了一個一生最難忘的奇蹟。

那一年,因為你,我重拾了最想擁有的勇氣。

那一年,開始了「我和Zero」的故事。

那一年,也延續了「我們」的故事。

有你,就有奇蹟。

有你,就有勇氣。

我的倩君。我的愛情。

《茶記情緣》* 完 *

Jayford

中文大學畢業,曾奪青年文學獎、中文文學創作獎、城市文學獎。 喜歡寫作,喜歡所有創新的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