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連續故事】《茶記情緣》(上):我來,是為了一段回憶,為了你

「我叫的是沙嗲牛肉米粉,不是沙嗲牛肉麵,快給我再換過。」肥師奶身穿粉紅色上身闊衫,配一條極度窄腳褲,肥肉在褲的紋理中飛綻出來,十分礙眼。

是的,那一年,我在茶餐廳打暑期工。

那一年,我16歲。
那一年,七月份已經刮了兩次10號風球。
那一年,周杰倫出了第六張唱片。
那一年,你,我,和Zero。

「阿新仔你過來,我要的是凍華田少冰加煉奶,你不單止沒有少冰,還沒有加煉奶,快給我換掉它吧。」這個極度瘦削的光頭老伯,和肥師奶坐在附近,相映成趣。

「新仔你可不可以不要右手插著褲袋,左手拿奶茶,你這樣把奶茶都倒瀉在地上,我喝甚麼?」

「阿新仔呀新仔……」

四周食客的噪音塞進我的耳朵,我終於忍不住了。

「豈有此理!我不是新仔,我叫畢加,沙嗲牛肉麵就沙嗲牛肉麵,哪有人配米粉?凍華田就凍華田,哪有人加煉奶?」我忍不住,大聲咆哮。

「吼!」一聲巨響從我背後掠過,我轉身,便望見了一隻棕色大唐狗,用最兇狠的眼神望著我。

兇狠的眼珠。
像要把我殺掉的牙齒。

「吼!」棕色大唐狗大叫一聲,我忍不住退後了兩步。

「你兇甚麼兇?」我對著唐狗大叫。

那是我第一次遇上Zero。

開始了「我們」的故事。

也延續了「我們」的故事。

「你兇甚麼兇才對?」拉著Zero的老闆娘女兒倩君對著我說。

她的眼神更兇。
她的語氣顯示她馬上就要把我殺掉。

我再退後了兩步,看著倩君。

看著倩君很熟悉又很陌生的眼神。

「來吧Zero,介紹爸爸和其他老客人給你認識。」倩君摸一摸Zero的頭,Zero舒服得攤在地上,很快便在這個地方建立安全感。「大家好,牠叫做Zero,是我剛剛領養回來的唐狗,牠以後會在這裡陪大家一起吃下午茶,是不是很可愛?」

黃昏把溫暖的氣息吹進茶餐廳,也提醒我是下班的時候了。
第一天上班完結,我便走到學校的後山,看著尚未變黑的天空。

是的,這裡是我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每次我想不通,每次我很生氣很生氣,我都會坐在這裡。
很久很久以前是。
現在也是。

我看著天空,一片不屬於我的天空,我甚至會常常在想這個世界與我無關。

但我也不是很沮喪的人,我的志氣說起來誰也不會相信。

我很想創造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我很想擁有能力保護身邊的人。
只是傷害太多,傷口太大。
還有遲遲未來的奇蹟。
還有遲遲未來的勇氣。

我用盡全身的勁,狠狠地向大樹踢了兩腳,我要鍛煉好自己,我要成為一個很強很強的人。

第二天,再次回到茶餐廳。

進來這個茶餐廳,對我一點難度都沒有。
任何地方,我都可以展現自己的實力。
我進來,除了為了賺錢,就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實力。
我進來,就要在這裡成功了才出去。
我進來,是為了一段回憶。
我進來,是為了你。

茶餐廳的早上不算太多東西要做,反而午市最忙。中午的常餐常常轉,真的記死人。

「吼!」Zero每隔一會便發出兇狠的吼叫聲,每次看牠,牠都總是盯著我。

「畢加,再一次說,真的要加煉奶。」老伯沉悶地每天點同一杯東西,真的悶到一個點。
我咬緊牙關,對自己說,下次我一定要記住。
我進來,就要在這裡成功了才出去。

「米粉啊,米粉啊。」師奶大叫。我突然才記起,她要的是沙嗲牛肉米粉,不是個個正常人都會叫的沙嗲牛肉麵。
咬緊牙關,咬緊牙關。
「請問你要甚麼?」我對著學生情侶問。

這時,背後突然傳來很大很大的拍檯聲。

「吼!」Zero也站了起來,成攻擊狀。

「阿浩然哥,原來你來了這裡。」他們來了。
他們找上門了。
「他不是叫做畢加嗎?」肥師奶十分八卦。
他們四個穿著牛仔褸,甚囂塵上地走到我面前。
「阿浩然哥,你改了名?」他們越來越囂張。
我的腳,不由自主地震了。

不由自主地,震了起來。

「走。」我挺起胸膛叫了一下。

「阿浩然哥,這裡打開門口做生意,走甚麼走?你這樣叫囂,是甚麼時候威猛了這麼多?你不是很喜歡嚇到失禁的嗎?」他們愈說愈過分,我的腳便愈來愈震。

「你走。」老闆這樣說。

「老闆,你知不知道自己請錯人?你不知道他是個『膽小瀨尿狗』嗎?」

我低頭,一語不發。

「用你的右手握拳打我吧。」他們的頭目「大飛」這樣叫。

我看著我的右手,用盡全力握起拳頭。

用盡全力,用盡全力。

始終,無法發力。

「打啦,打啦嘛,難道你的右手是廢的嗎?」大飛用右手一下子把一張凳拋到一邊。

我低著頭,看著自己顫抖的右手。
其他客人也看著我,顫抖的右手。

倩君,Zero,也看著我,無比顫抖的右手。

「大家知不知道,他的右手就是比我們嚇廢的,不過是大聲說了幾句話,他的手便從此無法發力了。老闆,我是你的話,便炒了他。」

「你們立即走!」老闆這樣說。

「吼!」Zero也在怒吼著。

只有倩君,仍然在凝望著我的手。

「你聽著,你到哪裡,我都要把你封殺。」大飛說完,轉身就走:「下次再來,你沒這麼好彩。」

他們走了之後,茶餐廳鴉雀無聲,所有顧客都望著我,我忍住所有淚水,忍住抖動的身軀,忍住所有的回憶傾瀉,忍住,忍住,然後拔足就跑。

《茶記情緣》未完,待續……

Jayford

中文大學畢業,曾奪青年文學獎、中文文學創作獎、城市文學獎。 喜歡寫作,喜歡所有創新的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