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連續故事】《魚.咒》(中):最愛蒸魚,原來只是想豉油撈飯

上回
《魚.咒》(上):故事從一碗熱騰騰的魚粥開始

「你還吃早餐嗎?」冰姐問。

雖然已有點飽,但我不好意思白吃別人的粥,於是點了一份輕食的吉列魚柳餐,好讓他們能向帳簿交代。冰姐收拾著我面前的空碗,問道:「這粥好吃吧?」

「好吃,很鮮又多料,是玲姐煲的嗎?」我問。

冰姐笑了一聲,「來這裡吃得多,你都嚐得出是誰煮的了。」

我神氣地說:「當然,肥仔煮的話會很油,靚女煮的話會下很多調味料,只有玲姐煮得最清淡。」

煮食和經歷一樣,每個人都不同,即使相似也未盡一樣,所以同一道菜,不同人煮會有不同味道。記得女兒還是七、八歲的時候,最愛叫我晚餐蒸魚。我以為她是喜歡吃魚,但原來她只是想要豉油。每次蒸魚一端出,她便會淋數勺豉油在白飯上,把飯染成金啡色,然後滿足地吃著。我要把去了骨的魚肉放到她碗裡,她才勉為其難地吃幾口。

我總是不明白,明明女兒生於這不憂柴憂米的年代,怎麼還愛吃豉油撈飯?我最討厭豉油撈飯。

父親離逝後,家裡失去經濟支柱,母親逼不得已要到城外打工,把我和兩個弟弟留在家裡。那時我才九歲,已算了虛歲,卻已是家裡的「大人」,要天天下田耕種,還要照顧兩個在讀小學的弟弟。因為近高山的緣故,鄉下的冬天特別冷,田裡容易結冰,於是努力了一季的汗水瞬間變成了淚水。

那些時候,廚房和我們正在猛烈咆哮的胃一樣,一直都是空盪盪的,隔壁的鄰居都自身難保,哪會肯施捨一點人情味給我們這群「剋死老竇的孤兒仔」。然後數數手指,距離母親寄錢回來的日子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只好把豉油放進鑊裡稍為熱一下,然後伴著門外湧進來的寒風,餐餐撈著飯吃。豉油撈飯,那是最低賤的食物。

然而,我發現女兒只會用我的蒸魚豉油來撈飯。每次新年到老爺奶奶家吃團年飯時,女兒碰也不碰桌上那碟蒸魚的豉油,我原以為她是怕被爺爺發現這個「不良嗜好」,因為以老爺的性格,必定會罵她說這不健康。

後來丈夫忍不住問她:「乖女,怎麼你只愛用媽媽的蒸魚豉油撈飯,卻不用嫲嫲的?」

女兒天真地笑了一聲,嘴角還黏著一顆沾了豉油的飯,「因為媽媽的蒸魚豉油不會太鹹,而且暖暖的,像煮過一樣。嫲嫲的豉油又凍又鹹,撈飯不好吃。」

女兒的這番話提醒了我,大部分人都是在魚蒸好、上碟後才下豉油,的確很少人會像我這樣,在魚蒸熟後下薑蔥和豉油,然後再蓋鑊蒸一分鐘才上碟。因為我習慣了,豉油是要熱的。

吉列魚柳餐一端上,我看著碟中那塊比手掌還要小的魚柳,忍不住慨嘆道:「現在的魚柳越來越縮水啊。」

冰姐無奈地搖搖頭,「現在的魚都是那麼小了,誰叫那些人不停捕獲,魚都來不及長大。」

《魚.咒》未完,待續……

紫扇

點讀「新星大募集」好寫手銀獎得主。半邊是世界塑造的我,半邊是無法呈現給世界的我。又或是,半邊是喜歡寫作的我,半邊是喜歡看文字的你。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