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閱讀日常】兩女之父避過911但躲不了2003沙士航班(附免費電子書)

多日錄得零確診後,日前 (5月7日) 新增四宗新型肺炎個案,均由巴基斯坦經多哈乘QR818航班回港。航班,當年沙士的其中一個傳播途徑正是航班,一切也是「從8A開始」。

事緣一名曾到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探病的內地「超級傳播者」,2003年3月15日乘搭航班回北京,在機上播毒24人,當中四人死亡,包括育有兩個女兒的律師朱希德。

十七年前他乘坐該架「沙士航班」染病,公幹回港後病發留醫將軍澳醫院,4月16日不治。難怪今年新疫症來襲,機場出現著上DIY保護衣、眼罩口罩的乘客,早前一批留學生full gear在回港航班上的自拍「團體照」,更在網上廣為流傳。

回到 2003年。朱希德的女兒家妤、家彣當時分別九歲和七歲,在爸爸留院和逝世後,她們寫了許多英文短詩和圖畫故事,回憶跟爸爸相處的片段和他的教誨,也藉此開解媽媽,最後結集成了《好爸爸,忘不了》一書。姐姐朱家妤在書中說:

雖然爸爸離開,我們仍然會想起他——想起跟他玩,跟他談天,跟他分享,跟他相親相愛的日子。是深深的思念。我哭沒那麼多。事實上,現在我簡直沒哭。不是說我不愛爸爸,只不過,要是我哭,也會惹哭了媽媽。

朱太亦撰文,形容沙士是突如其來的龍捲風,捲走了一個有理想、有正義感、愛家人、愛朋友的好律師、好爸爸、好丈夫。她坦言難於接受丈夫不再與她廝守的事實。

有一個下午,我在露台上——該是出神了。家彣看見我這個樣子,就問:「媽媽,你在想念爸爸嗎?」「對。」我正是。「我看見你呆在一個房間裡。那兒有兩個指示牌,一個是『不能進入』;另一個是『不能離開』。」我心裡一怔。這不正是我的光景嗎?我很想與丈夫在天國相會,但怎能撇下女兒去找他啊!

書中的每一個故事、每一首短詩、每一幅圖畫,都可感受到朱家以愛相繫,永遠結連。本身是律師的朱希德,一家四口居於紐約,2001年911當日他原本要到世貿中心開會,搭晚了一班火車,避過一場浩劫,思考人生後希望貢獻內地的教育,同年毅然隻身來港發展。太太與兩女2002年暑假探爸爸後決定留港,年尾正式定居,豈料幾個月後就遇上沙士。

香港疫情已稍為和緩,但全球情況未見樂觀,病毒仍可輕易透過航班傳播。大家的防疫意識不要鬆懈,好嗎?

朱家妤、朱家彣《好爸爸,忘不了》電子書
(由突破出版提供免費閱覽至2020年底)

Sammy

退下火線的記者,仍與文字共生,我手寫我心。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