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電影閱讀|有沒有遇過一個曾經以為是靈魂伴侶,但無法開花結果的人?

大學畢業後一年,我與舊同學Re-U,閒聊中才知道她與交往九年的前男朋友分手了,原因是兩人對未來的目標不一致,九年的感情還是輸給現實。

《重慶森林》裡的何志武說過:「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在甚麼東西上面都有個日期⋯⋯我開始懷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東西是不會過期的?」或許世事萬物逃不過消失的一天,好的壞的也不例外吧。

近期上畫的日本電影《她和他的戀愛花期》再次把愛情的遺憾美呈現於觀眾眼前。電影講述同為大學生的山音麥與八谷絹在一次巧合下相遇,兩人在深宵的餐廳聊著電影、音樂、文學……二人無論是喜好、穿著品味、怪癖也一樣,他們在第三次約會時便決定交往。

山音麥志願成為插畫家,畢業後接到自由身的插圖工作,但每一幅畫只有1,000日元(約70元港幣) 的收入。至於八谷絹,她只是個文化愛好者,沒有指定的夢想。畢業後,父母與社會的壓力隨之而來,山音麥為了糊口而任職營業員,八谷絹則成為診所文員。

在越漸繁忙的工作下,山音麥不自覺地徹底成為自己以往討厭的「社畜」,忘卻了當初工作的因由是為了與八谷絹維持幸福的生活,他認為女朋友轉投電影市場推廣業是不切實際。畫筆、小說,連同對理想的堅持也塵封了。扭捏過的價值觀讓山音麥和八谷娟的關係出現相異化。彼此相愛在一段感情上也不能越過所有難關,一方的步伐出現偏差,橫亙著二人的間距便逐漸擴大。

你有沒有遇過一個曾經以為是靈魂伴侶,但最後無法開花結果的人?

林夕在散文集《曾經——林夕90前後》寫上︰「不屬於你世界的花,開著,終於也會凋謝,或因耗盡精力,或因水土不合,離開不屬於它的世界,有心有力卻又無效。」

在旁人的角度來看,他們只是不夠愛彼此,才不願讓步。然而,若價值觀在長時間相處下也不能磨合,這段關係只會使人愈愛愈疲憊。他喜愛及時行樂,你希望未雨綢繆;你能包容他和朋友酗酒後回家,他能接受你為了未來的日子而精打細算。但人的忍耐力如橡皮刷,不停忍讓,直至耗盡,屆時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無法再讓步。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依偎著彼此來求存,倒不如瀟灑離場,讓自己學會獨個呼吸。正如電影中的對白所言,「每個開始也是結束的開始」,放手既是一段關係的終點,也象徵著新的開端。

上個月我和朋友聚會時,她說將會和交往一年的男朋友結婚了,看著她洋溢著幸福的笑臉,我想她是找到了Mr. Right了。

Feb28plus1 (點讀「新星大募集」入圍寫手)

大學畢業後正展開為期兩年的槓桿生活,又名「發掘自身可能性的探險」。現時身兼數職,並正修讀攝影課程。熱愛文字,喜歡撰寫有關時裝、音樂、電影的文章及短篇故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