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閱讀日常】帶一本書搭西鐵,看兩隻雛鷹如何回家?

那年我踏入社會工作,在不安與慌張中,嘗試適應大人世界的節奏,在一家雜誌社當記者。某晚「埋版」夜終於結束,凌晨00:00,我揹著大袋下期雜誌的訪問資料,頂著暈眩的腦袋,從鰂魚涌乘巴士到紅磡車站,再跑到西鐵月台趕乘尾班車回屯門的家。

列車迎面而上,看到車頭閃著「摩洛哥」三字!心中一絲竊喜,揉揉眼睛——還是看到「摩洛哥 」——再拍拍前額睜大眼——列車終於只亮起「屯門」二字。

車門打開,返回現實世界。我用充滿紅筋的雙眼審視車卡,像鷹一樣對準空位,迅速就坐,然後昏昏沉沉地睡去。

人與人 人與小鷹的邂逅

那次雖然坐不了由紅磡往摩洛哥的魔法列車,但只要有書,還是可以即時逃遁到另一國度。

在西鐵元朗站旁的生活書社,就有這樣的一本書──《鷹兒要回家》。作者蔡適任是一位以四海為家的女生,先於巴黎生活12年半,取得文化人類學與民族學博士後,回台灣教授埃及土皮舞 (!)。之後她在摩洛哥人權組織工作,在撒哈拉跟當地導遊談戀愛,2016年嫁到撒哈拉沙漠定居至今 (!!)。光看她不平凡的人生軌跡,已可想像這書的精彩與豐富。

這書寫的不是甚麼人類學理論,而是作者以華人女性的視角,記下初抵摩洛哥的經歷。話說她某天上班,居然在舊城區市集遇上一對雛鷹。她像小孩捨不得心愛的玩偶般,連續幾天到市集偷看雛鷹,也開始四處搜集鷹的資訊。她首先知道的是,儘管鷹是當地的保育動物,但許多人無視法律,更無視動物的生存權利,把牠們捕捉販賣。

或許作者看到雛鷹,就像看到想要自由的自己;她不得不用盡方法,把雛鷹帶回家,計劃待羽翼豐滿後,就將牠們放回原居地,還牠們自由。

回不回家 是一種矛盾

這書像是作者的日記,把撫養雛鷹的經驗娓娓道來。她替雛鷹兄弟取命為米開朗基羅與拉斐爾,然後從錯誤中學習與這對跟自己完全不同的物種生活。單單是解決雛鷹休息與吃飯的問題,已叫初次近距離接觸鷹的作者崩潰!讀著這些文字,真有點像看初養動物指南,甚至是新手父母手記般叫人忍俊不禁。

後來事情發展到,她花幾天乘車到郊外拜訪摩洛哥的傳統馴鷹師,希望了解馴養雛鷹的方法,以訓練米開朗基羅與拉斐爾的獵食能力,為牠們儲下回大自然的資本。但她愈去尋找,愈明白鷹天性聰慧機警,勇猛強悍,不應由人類擺佈;而在宗教的意義上,鷹更是圖騰與崇拜對象,是守護眾生的神祇,而不應聽命人類。

鷹被作者細心照料一天,就讓她內疚一天;她一天又一天被這種矛盾拉扯——鷹情感細膩懂人心思,一旦離巢落入人類之手,便難再重返自然;但鷹桀驁不馴,亦絕不應在人前低頭。

雛鷹最後能回家嗎?結局或許不盡人意,但從作者的文字與圖片中,我大抵明白,她從鷹身上,已激發出前所未有的愛和力量;這是人鷹傳奇,也是一趟旅程,讓她尋索心之所向。

而我在雜誌社工作幾年後,最近也終於辭掉那份日夜顛倒的工作,像鷹一樣,在飛翔與跌倒之間,掙開擺佈與綑綁,嘗試找回身之所往。

(本文由「Rolling Books滾動的書」策劃)

於香港公共圖書館借閱《鷹兒要回家》

貓大哥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