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連續故事】#1《還有未說的話,媽》:這刻仍無法接受母親已不在

縱使到了這一刻,桂圓仍無法接受母親不在的事實。

每天放學回家,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走到家門外,老早會聽到電視機傳出的嘈雜聲。說實在的,桂圓總有種不欲回家的衝動。打從母親離去後,她最不習慣的,並非不見母親,反而是再也聽不到震耳欲聾的電視聲。

也因此,彷彿是自然反應般,她一回到家,就會不期然扭開電視機,調校到刺耳的音量,就只有在這種狀態下,她才有種心安理得的奇怪感覺。

母親從來不是個好母親,所以,她也從來不以自己是個好女兒為榮。而事實上,作為家中獨女,沒有兄弟姊妹可親,她喜歡的就只有父親一個而已。

她有理由相信,母女之間的關係不好,只因母親妒忌她得到父親大量的疼愛。雖然,說出來怪異,但母親覺得女兒搶奪了她丈夫,也不是件無法理解的事。

也因此,母親的死,替她帶來的悲傷只屬於短暫性。那種失去至親的感受,被另一種更急切的感情所取代——她擔憂振作不起來的父親——自母親死後,父親就像被剝走電池的「金霸王兔子」,整個人喪失了所有動力。平時愛說愛笑的他,變得不苟言笑。

桂圓仍記得,每次派成績單,她的差勁成績,總惹得母親七孔生煙,她會光火地問:「你到底有沒有溫書?以你這種成績,除了當快餐店侍應,還有甚麼可做?」

桂圓一臉木然的睨著母親,她本來可以吐出一句:「當快餐店侍應有甚麼問題?你期望我去做援交少女啊?」她明知理虧在先,暗地裡已作了最大讓步。

坐在一旁看報紙的父親,總會笑嘻嘻的說:「沒關係啦,下次考好一點吧!」

母親轉去罵父親:「你這樣縱容她,她長大後只會變成一堆爛泥!」

父親又會發揮他的搞笑本色,臉上始終笑盈盈,「不會啦,塵歸塵土歸土,她再差也好歹像個人,不會變泥土啦!」母親的樣子,好像氣得肺部也爆開了,她把雙眼睜得像恐怖兇殺片的女主角般,完全說不出來話來。

父親向桂圓打個眼色,「桂圓,你快答應媽媽,下次更努力!」

「知道了。」桂圓掩著笑意,拖長聲線以怪音說:「我~會~努~力~!」

她知道父親總會息事寧人,因此,她會選取有父親的場合,才把不堪入目的成績單交到母親手上。

說實在的,她很懷念那種日子。如果說,母親像個惡毒的巫婆,父親就是那位爬上高塔營救她的王子了。而她,也樂得做那位每次總化險為夷的公主。

這一次,是母親死後,桂圓再派發成績單的日子,她把成績單交到父親手上,父親沉默地注視著紅色字多於藍色字的成績單,他整個人像是定格一樣,讓成績沒多大改進的桂圓,感到極度不安。

恍如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在父親身旁的桂圓,乍然發現父親怔然的原因,他根本沒有把她的成績放進眼內,雙眼只放在成績單的下方,家長簽署的地方。

父親用彷彿從心坎裡感嘆出來的語氣說:「你媽的簽名好漂亮吧?」

桂圓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被利器錐了一下,她提醒父親要留意她的存在:「爸,我考的名次比上次高了幾名。」

「如果給母親知道,她應該會很安慰。」

「不會,她永遠只會嫌我未夠勤力。」她冷冷說。

「你媽只為你好。」

桂圓默不作聲,她不認為是。

父親拿起原子筆,就在母親兩個簽名旁邊,簽署了自己的名字。

晚上時分,亮著的座地長管燈忽然熄滅,父親馬上換過燒掉了的朝天燈罩內的燈泡。由於燈的高度比人還高,父親踮高了腳去更換,當他摘下舊燈泡時,手腕卻不小心撞倒了燈管,整枝燈就向橫倒去。父親見狀,二話不說的縱身撲到地板上,正好把燈扶住了,否則,它瓷造的燈罩一定會砸得粉碎。

桂圓慌忙地扶正了長燈,父親卻用另一邊手捧著著地的那邊肩膊,臉色頓時變得煞白。

桂圓陪同父親到了長洲唯一的小醫院,比父親嚴重的病者比比皆是,父親被安排起碼一小時後才能就診,這讓桂圓氣急敗壞,幾乎要跟愛理不理的護士大聲理論,父親卻反過來安慰她。

「沒關係,等一下就好,我沒剛才那麼痛了。」

她忍不住怪責他,「爸,那枝燈跌爛就罷了,你不應置自己安全而不顧!」

「那枝燈是你母親買的,這麼多年以來,家中曾裝修三次,很多家具都換過了,但你母親也不肯拋掉它。」

桂圓對此事毫不知情,她呆了半晌才說:「所以,你寧願自己受傷,也不捨得打破它?」

「只要可以保護你媽媽心愛的東西,就算要我受更重的傷,也算不上甚麼。」父親臉上居然浮現了一種甜蜜的光輝。

突然之間,桂圓感到自己也受傷了,她的傷勢無色無味,也不見血,但大概不比父親輕。在這麼的一剎,她不喜歡母親的情緒,正式轉化成憎恨。

桂圓家住長洲,父親和她每天也會搭渡輪來往中環返工返學。雖然如此,但她每個早上也比父親更早出門上學,因此,兩父女搭同一班船的機會少之又少。她週末不用回校,父親還是要上班。這個星期六,她忽然興起了一個有趣的念頭,當父親在家門前跟她道別後,她快速地換過了衣服,跟蹤步行到碼頭的父親身後。

她預算在船上突然出現,會讓父親一陣驚喜。然而,當她遠遠隨在父親身後,卻發現了她預期以外的異樣。

在只有幾條航線選擇的碼頭前,父親並沒登上往中環線的船,卻走到中環線旁前去大嶼山的船。桂圓滿心疑惑,但也只好隨著他上船了。她小心翼翼走到船尾坐著,父親一直凝視著外面的海,像枯木般動也不動。

桂圓估計父親這樣走的交通路徑,但她只覺得更奇怪。乘船去大嶼山,的確可以轉乘巴士到東涌,再坐港鐵出香港站,但以那樣曲折的路徑去中環,實在太費時失事。

終於,船到了大嶼山的梅窩碼頭,桂圓遠距離的跟在父親身後,卻見他走到五分鐘路程的銀礦灣沙灘。他隨便的把黑色的公事包放在沙上,也不理會弄污自己的西褲,一屁股就坐下去,在烈日當空下,凝視著大海。

桂圓躲在沙灘的暗角,好好地想了一會,就致電到父親的公司找他,讓她感到驚異的事,一名女同事說父親上月已離職。桂圓壓低了聲音,假稱自己是父親求職的新公司,要求覆核他離職的原因,女同事用一種幸災樂禍的語氣告訴桂圓,這個員工離職原因是無故曠工。

桂圓放下手機,整個人愣在當場,恍如發現男朋友背著自己在外面鬼混的可憐女人。父親瞞著她這個做女兒的,每天假裝著如常的上班下班,事實上,他只是活像四處飄浮的幽靈而已。

忽然之間,桂圓悲憤莫名,母親至死也不肯放過她的家人。關於母親的噩夢,彷彿現在才正式開始。

《還有未說的話,媽》未完,待續……

梁望峯

著名流行小說作家。十七歲開始成為全職作家,至今出版超過二百本小說,作品題材多面,包括愛情、校園、鬼怪、懸疑、探偵、醫學、靈異、科幻等。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0

「漫談元朗抗戰史蹟」專題講座:(3) 元朗潘屋 — 東江縱隊抗日事蹟

3:00pm-4:30pm

14

古典今情講座系列 – 何謂逍遙遊——莊子行動中的人生

6:45pm-8: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