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閱讀日常】寶麗來才是攝影?一窺攝影名家荒木經惟的天才寫真術

數碼相機的普及,其實只是不久的事。

在我小時候,一台菲林傻瓜機是很多家庭唯一的相機。在特別的日子或去郊遊旅行,都會隆重其事帶著相機拍照,記錄那珍貴的一刻。記得那時,還會陪著媽媽把沖曬好的照片,一張一張寫下日子,順序放在厚如字典的相簿內,好好保存。

在這個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代,這些事似乎已經很久遠了。印有日子的照片,也感覺是業餘的表現,但日本攝影名家荒木經惟,無數作品卻恰恰是有日期的照片。攝影家的作品都是相集,文字出版卻是少見,而這個自詡為「天才荒木」的另類攝影師,就出版了《荒木經惟的天才寫真術》,是他關於攝影的言談語錄,相當有趣。

對於荒木經惟的攝影作品,不但正統的攝影師,甚至連普通人也可能會恥笑。構圖不佳,沒有光影,沒有任何特色,完全不像專業攝影,連他自己也說過,一些自己覺得很好的作品若拿去參加攝影比賽,一定會「被狠狠刷下來」,因為作品太普通了。但這樣的作品,卻正是拍出了攝影的本質──記錄眼之所觀,也是現在看慣了味精P圖照片的人最難做到的。

書中談到很多他對攝影的理念,例如人在異地,要拍攝到當地真正的實況,必須化成當地居民,完全融入,不給人發現是攝影師,才能拍出好作品。「把相機袋側背在肩上,手上拎著相機,那是不入流的裝扮。相機要不離身直接掛在脖子上,以肌膚的觸感來拍才好。」

而他另一套「荒誕經」, 就是對數碼影像的見解。「感覺非常乾燥,不滋潤,影像一下子就消失不見,還可以重拍。這種照片太軟弱了。」他很喜歡用「拍立得」,即香港慣稱的寶麗來即影即有相機,他說「拍立得才是攝影」,認為是一種私密的象徵。弔詭的是,拍立得與數碼攝影其實極其相似,即影即有,難怪現在人人都用手機拍私密照了。

荒木經惟還有很多觀點是正統攝影師無法接受的。例如他也不主張換鏡頭,也不用變焦鏡頭,而是要自己後退或走前來接近被攝者。他在拍攝時,就經常會走到模特兒耳邊竊竊私語,而不是站在遠處,對模特兒指手劃腳要他擺姿勢,他相信如此才能創造出拍攝的氛圍。

還有他提到的一點,就是攝影師無論技術多好,始終是無法敵過阿婆和小孩的笑容。「說『攝影已經停滯了』的那些傢伙,不明白這其實是拍攝者的問題,是人的問題。批評攝影該如何如何,卻不知道人類活著這件事是無法計量的啊。」

是的,誠如荒木所說「拍照這件事,也不過就是個人的偏見」,所以「只要仰賴自己的直覺」、「太刻意講究構圖,反而會被框架限制住」、「攝影應該要更自由揮灑才對」,這種主張隨意和隨性的攝影觀點,與那位用菲林傻瓜機而「作品」只供家中珍藏的攝影師 —— 即我媽媽,不謀而合。

【同場加映】「港唔斷戲」撐港產片: 60套香港電影,等於60堂人生課!

杜佳

香港土生,長於鬧市。愛好遊歷,寄情於山水,以文字影像,記下世情。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7

【閱讀香港系列:保育歷史文化】《從荒岩到東方之珠——形塑香港的旅遊文化史》

6:00pm-7:00pm

28

《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新書講座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