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點讀專訪】林一峰床頭擺莊子哲學領悟人生、學習逍遙遊 (有片)

"閱讀也是一個出走的方法,可以經歷別人已消化的生命,擴闊自己的世界。"──香港著名唱作人林一峰

在大眾眼中,林一峰作曲、填詞、寫書,可謂多才多藝,自2003年出道後,他譜下了無數膾炙人口的歌曲。但來自屋邨家庭的他,小時候的夢想並非是要成為一個音樂人,而是想成為作家。所以他除了發展音樂事業,亦寫了不少以旅行為主題的書,由2004年出版的《音樂‧旅‧情》到今年推出的《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前後共寫了九本。

他自言:「寫作是一個處理自己內在的訓練,要繼續下去,便要清楚脈胳,知道路線,是一個將自己思想釐清,把傷心合理化、理性化,將感情到位,簡化的過程。」而寫書,他雖然以散文小品為主,但看書,原來他最喜歡的是架空歷史小說。

所謂架空歷史小說,其實並非是曾經發生的真實歷史,小說中的歷史背景及結局多為虛構或是將歷史改編。與此同時,書中的世界觀和結構正正反映作者自身的想像力及邏輯能力。

最深刻的兩個架空小說系列

林一峰憶述小時候已經很喜歡看史詩式的作品,當中他對一位法國作家Bernard Werber的架空小說作品——《螞蟻》三部曲:《螞蟻》、《螞蟻時代》和《螞蟻革命》印象最深刻。林一峰說:「小說利用擬人法講述螞蟻的巢穴,一個蟻巢便是一個國度,三部曲講述了幾個蟻巢的故事以及人的互動。」這三部曲建造了一個人蟻抗衡的世界,挑起人類逆向思考和世界的關係。

Bernard Werber (左) (Bernard Werber Facebook圖片)

另外,林一峰亦對張系國博士寫的《城》三部曲:《五玉碟》、《龍城飛將》和《一羽毛》印象亦非常深刻。他如此評價這科幻小說系列:「若有機會我不會只看多次,還會在裡面找靈感,把所有的劇情都連結起來寫一齣音樂劇,又或是一些歌,因為那個故事對我影響非常深遠。」

林一峰的床頭書

前兩個系列雖然令林一峰印象深刻,但卻非他的床頭書。林一峰說如果要找一個派系,他就是道家。他的床頭書看了二三十年,但不曾從頭到尾,只是有空時翻兩頁,那書便是《莊子的人生哲學》。他以兩字概括《莊子的人生哲學》的核心思想,那便是「逍遙」。林一峰說:「其實每談到這些話題都很容易轉牛角尖,但《莊子的人生哲學》就是帶出不要鑽牛角尖,要逍遙,順其自然。我從中領悟到的是這世界並沒有事與願違,只有不同的情況出現,《莊子的人生哲學》幫忙讓世界變得容易理解。」

他形容以前自己的性子很急,有時無意間會變得沒有禮貌。但現在就很自覺,盡量都希望以禮待人,他以一句話警醒自己:「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要打的仗,要記得仁慈。」現在的他,做事前常常會停一停、想一想,問自己三個問題。第一,自己知道多少真相?第二,有沒有必要說或做這些事?第三,這些事或動作是否仁慈?如果不是就不要做,那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不竟言多必失。

旅行悟逍遙

在訪問的最後,林一峰和我們分享了一個故事。在許多年前,他在杜拜機場遇到一位女士,她叫S,大約50餘歲,他們兩人大概聊了四個小時。林一峰問到她轉機到哪裡,S答道第一站是巴黎,然後就會南下出海半年,因為去年S突然離世的丈夫曾答應帶她到巴黎,接著南下出海,S縱然孤身一人,但仍然繼續這個夢想。

林一峰當時就想:「到底S要放棄多少事物才可以成就這段旅程呢?許多實際的問題,例如她房子要如何處理?她的貓狗和植物誰來打理?又或是她的工作如何?」S回說:「如果計算得太多就沒有可能成行,我希望繼續游水,這樣才不會向下沉。」

林一峰當下明白到,不去追求甚麼,許多時反而會有意外得著,就似是創作人:「創作人其實就像是一直在播種,但播種也不能保證會有豐收,但不播,就一定沒有。」

鄭天儀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