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鄭梓靈|他其實並非那麼特別,把他捧上天的是我們付出的時間與心血

當你覺得一個人的重要性大到無法負荷的時候,只要退一步想,或許有方法將他的重要性稍稍降低一些。

這世上誰也不會因為缺了誰而活不下去的,重要性是很主觀的東西,是我們自願為一個人添加上去的價值。

《小王子》裡,小王子的星球上,長了一株獨一無二的攻瑰,他天天跟她談心,悉心照顧它,小王子後來離開自己的星球,在別的行星上發現幾千株一樣的玫瑰,他也不嫌自己的玫瑰自吹自擂,反而心疼她,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平庸,一定會很難過了。

他對其他玫瑰不以為然地說:「我的玫瑰,比你們全體對我重要得多了,因為我澆水的對象是她,是我把她放在玻璃罩下的,因為我給她屏風擋風,因為我為她殺毛毛蟲,因為只有我聽過她抱怨,聽過她吹牛,因為她是我一個人的玫瑰。」

倒是狐狸心水清,說他:「你在你的玫瑰上花了那麼多的時間,所以才使得你的玫瑰變得重要。」

也許我們都曾像小王子一樣,用自己的愛情,傻傻地將某人變得重要,甚至讓對方驕恣跋扈起來。

你以為他的美好無人能及,以為他豎起尖刺傷人只為了保護自己,以為他的嬌縱與狂傲是與生俱來的個性,只為了掩飾他的不安與軟弱,以為他被比下去是他特別可憐,以為除了自己沒有人能更好地照顧他、為他爭取幸福,卻不知道,他其實並沒有那麼好、那麼特別,把他捧上天的是我們自己付出的時間與心血。

讓一個人變得特別的,是我們與他建立關係的過程,也就是狐狸口中的「馴服」,沒有被彼此馴服過的人,沒有建立過任何關係,在彼此心中就產生不出任何意義,離開時也沒有任何不捨。

現實中,很多時是你自以為和某個人建立了關係,但對方根本沒有被你馴服過,花時間的只有你一人,你視他為獨一無二的玫瑰,他只視你為偶然踏過的野草。

一個人為你付出過多少,等於他有多想和你建立關係,等於有多想被你馴服,也等於他有多愛你。

所以你單方面體諒他沒有用,美化他的缺點也不會使他感動,他可以一直對你很差,反正只要偶然哄一哄你,你就會立即心軟,原諒得了他。

但你要知道,這些爭執與相讓並沒有加深你們的感情,因為連這些內心的轉折與戲碼,其實都只有你一個人在蕩氣迴腸。

為甚麼他好像沒有你也沒甚麼大不了?說穿了,就是他其實也沒怎麼花時間在你身上。

每天可能只是抽出幾分鐘想起你,惹你生氣了用幾分鐘便能哄回你,你對他來說是不需要經營去維繫的存在。

如果感覺已被傷害得太深,只是不知如何擺脫不甘心的心情,那麼不如嘗試拋低過去的成本,減去自己癡心錯付的部份,就能看清楚這個人的真正價值。

不然你投資在他身上再多,留在他身邊愈久,都只愈在增加天秤上的不平衡而已。

鄭梓靈

生於四年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是情緒化的雙魚座,容易笑,更容易哭。 喜歡寫愛情,慶幸還相信愛。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