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Travelogue|旅行要影相,是因為照片可證明我們曾經「到此一遊」?

喜歡攝影源於旅行。自相機發明以來,幾乎已成為大部份人旅行必備之物。記得我第一部的單反相機,也是為了旅行而買,也因此慢慢培養了攝影的興趣。由起初的舉手不斷拍,到後來不想再拍一式一樣的照片,漸漸迷失,反省自己,為何而拍?攝影到底是甚麼?

那時,剛好遇上了蘇珊.桑塔格 (Susan Sontag) 寫的《論攝影》(On Photography),令我重新理解攝影的本質。書中,她講到攝影與現實的關係。人們大多相信,攝影者的出發點是試圖記錄現實,也是為了表達美,但蘇珊.桑塔格卻認為攝影或影像是自成一個世界。

書中第一章〈在柏拉圖的洞穴裡〉,她提到一個故事。柏拉圖在《理想國》第七章中描述一個洞穴,人在洞穴裡出生成長,手腳被綁,身和頭都不能動,眼前只有洞壁。人的背後有一個平台,平台背後是火光,火光把平台上人來人往的活動投射到洞壁,人看到洞壁上晃動的影像,以為那些都是真實的人。柏拉圖認為,這個洞穴就是我們的世界。在蘇珊.桑塔格看來,人類其實看不到真實,卻在真實的影像中陶醉,而這「真實的影像」,便是攝影。

攝影表面上是反映現實,實際上攝影影像卻自成一個世界,一個企圖取代真實世界的影像世界。蘇珊.桑塔格把攝影與文字劃成一派,因為它們的本質,都是將現實世界過濾,變成了一個精神物件。因此,攝影已經變成體驗某些事情,參與某些事情的一個行為,旅行中攝影,便是其中之一。為何旅行要攝影,是因為照片可提供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我們有去旅行,曾經「到此一遊」。

蘇珊.桑塔格亦認為,攝影也是為了懷舊。她提到在 19 世紀末的英國作家,塞繆爾.巴特勒 (Samuel Butler) 曾抱怨:「每一片灌木叢裡都有一個攝影者,像咆吼的獅子到處逛蕩,尋找他可以吞噬的人。過去人們用槍枝尋獵,現在換成相機,不變的是後者也同樣用來發洩我們的侵略慾。」原來人們瘋狂攝影,不是數碼相機和智能電話出現後的事。以往大自然危險,要用獵槍保護自己,現在大自然不再可怕,反而是害怕其美景消失,所以要趕快拍照紀錄。我們總會看到書店有「全球 100 個瀕臨消失的美景」,或「50 個人生必遊景點」的書,好令人們趕快去旅遊、拍照,令這些地方永遠在我們的照片裡供懷舊之用,而那段旅程的經歷,就不會印在腦海,也好似不再重要了。

旅行為了攝影,還是攝影為了旅行,人們永遠不知道答案。

杜佳

香港土生,長於鬧市。愛好遊歷,寄情於山水,以文字影像,記下世情。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