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鄭梓靈|羞辱不能假裝不存在,承認自己受傷才能好好修補傷痕

最近讀了《羞辱創傷》一書,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繼《情緒勒索》、《過度努力》的另一本作品,「羞辱創傷」指的是有權力的一方,通常是父母、老師、上級,「以貶低、壓抑對方,勾起對方『自我感覺不良』的羞愧感」,以達到目的,例如罵對方笨,或者存在無價值,達到控制對方、情緒宣洩等效果,這些行為植根在我們的文化裡面,被視為理所當然一代傳一代地存在著,「我們想要從他身上獲得愛與安全感的人,卻是做成我們創傷、焦慮與恐懼的人」,這想當然影響了許多人的成長,也破壞了許多關係,讓我們不懂得愛,不了解自己,生活只餘下麻木和責任。

書中有很多個案,同時讓我想起自己身邊的例子,尤其讀到「只有父母的情緒是情緒,父母的感覺是感覺,孩子是沒有被允許能有情緒自主性的。」想起一位朋友的情況,他曾經跟我說過家裡的氣氛就是如此。自他有記憶以來就時常無故被打,理由可以只因為他活潑、「玩得太開心」、「太愛說話」(當他提出一些基本要求像口渴、肚餓的時候),這段經歷對他做成深遠的影響。

既然說話會被打,那就從此不說話好了;表達訴求會被無視,或被說成麻煩,不乖,那就不訴求好了。

這做成他退縮,麻木的性格,不敢想自己要甚麼,喜歡甚麼,不存期望最安全,因為反正無人聽,不與外界連結,不表露真實的自己。

長大後問題便來了,他打工發現同事們能暢所欲言訴說自己的困難和不幸,因為對於表達自己感覺不安,他搭不上話,這樣給人感覺疏離、看不起人,舊朋友也因為覺得他乏味而日漸遠離他,生活都是有一天過一天,沒有理想、方向,甚至辨識不到自己的情緒叫寂寞。

還有我聽過的另一個故事是這樣的——有一位少女自小就熱愛動物,課餘的時間都會去幫助流浪貓狗,有一次因為山上一窩小狗其中兩隻救不回,死了,她邊哭邊回家,感到十分沮喪。母親卻不屑地說:「你不孝,老媽死你都不會哭得這麼慘。」

這是用否定、輕蔑、責難的方式去攻擊自己不認同的事物,事實上會為動物掉淚是出於惻隱之心,與母親之間的親情無可比擬之處,也不存在競爭關係,但母親指控女兒為不孝,企圖將罪疚感加諸女兒身上,其實是父母害怕被遺忘的不安的反擊,父母以前一定也被這樣羞辱過,當時沒有好好安撫的情緒,會在感到受威脅時重現,這樣做成的創傷只會令關係更加糟糕,對誰都沒有正面作用。

「失去了對等與尊重,只有一方的聲音與標準,而另一邊時常是被誤解與傷害的。」

最糟的是,羞辱他人的一方,總說「為你好」,年少的我們無力反抗,只能接受。於是「羞辱創傷」重複輪迴,被羞辱的接受了、內化了,會轉而去羞辱他人,尋求心靈的出路。願我們都能打破這種輪迴,首先便是不要逃避,不要假裝傷痕不存在,承認自己受傷,不要將心靈暴力看成理所當然,是痊癒和不再將惡習蔓延的第一步,那樣和身邊人才能建立健康、平等而互相尊重的有愛關係。

鄭梓靈

生於四年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是情緒化的雙魚座,容易笑,更容易哭。 喜歡寫愛情,慶幸還相信愛。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