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河山行|仕途坎坷,但無改風流,柳永一生處處留情,作品盡顯不平凡

少時修讀古代文學史,多少有點為柳永鳴不平——同樣是縱情聲色、蘊藉風流,關漢卿就被定義為深入底層,體察社會民情;柳永卻成了沉迷花間柳巷,為士人所不齒。古來文人飲酒狎妓者不在少數,唯獨柳永專以「艷詞」聞名,提起他就是「多情自古傷離別」、「愛把鴛鴦兩處籠」……滿眼都是一個「情」字;就連死後也「樂遊原上妓如雲,盡上風流柳七墳」,徹底把柳永釘死在風流詞人的身份上。這種定義雖也不算誤解,但到底還是小覷了柳詞的題材與成就。柳永一生仕途坎坷,不得不為功名四處奔走,宦遊足跡遍及閩、豫、江、浙、楚、淮多地,留下羈旅行役詞數篇;「萬水千山迷遠近」、「路遙山遠多行役」,這可不是躲在青樓妓館裡就能寫出的詞句。

奉旨填詞,一生羈旅漂泊

古人旅行,留下的詩作稱「行旅詩」。著名的如杜甫「一覽眾山小」,李白「千里江陵一日還」,豪情壯志溢出紙面。旅行嘛,誰不是為了看看風景,唯求身心舒暢?柳永卻沒有這種心情,他的旅程要算「羈旅」,一個「羈」字就透露出無奈與被迫。大詞人一生坎坷,皆因年少輕狂、禍從筆出——柳永早年連續兩次科舉落第,寫下了那首金句迭出的《鶴沖天》。「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的失落可以理解;文人意氣、少年心性,抱怨幾句也是人之常情。若真能抱着「何須論得喪」的心態也不錯,偏偏口氣大過了頭,說自己「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還要「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這可觸了皇上和朝廷的逆鱗。果然,第三次科考本已高中,但宋仁宗臨軒放榜時見到柳永之名就火冒三丈,怒批「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將之落榜。柳永也不收斂,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打着遵旨的旗號公然偎紅倚翠。此舉既令一眾失意學子引以為知己,又深得歌妓酒女崇拜;名氣是愈來愈大,仕途卻一時無望了。


一直到北宋景祐元年 (公元 1034 年) ,已屆天命之年的柳永終於及第;但受早年影響,仕途依舊阻滯,只得輾轉遊宦,赴各地任地方官。「羈旅行役詞」由是成為繼「艷詞」後的另一柳詞主要題材,既寫所見之景,又含懷才不遇之情;《八聲甘州》、《鳳歸雲》等都是情景交融的佳作,但舟遊浙江會稽一代所作的《夜半樂》,卻因遞進式的寫景方式而更為後人稱道——「渡萬壑千岩」寫山川地貌;「更聞商旅相呼」、「望中酒旆閃閃,一簇煙村」寫市井氣息;「岸邊兩兩三三,浣沙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語」寫吳越風情……全詞不過 144 字,卻將當地風土人情寫得淋漓盡致,甚至得以窺見北宋江南地區的商業發達與民風開化,實在妙絕。

一場詩詞引發的戰爭

仕途受阻,柳永也不甘心。在杭州時,柳永想向出知杭州的孫沔自薦,於是寫下描繪杭州風貌的《望海潮》,堪稱干謁詞之翹楚。開篇總括杭州地位,「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後文通篇節奏緊湊,每句都是一幅畫;諸如「煙柳畫橋」、「雲樹繞堤」等,如今已成為描寫杭州時常被引用的成詞。最絕的要屬下闕開頭:「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將西湖日夜、四時之景,湖上人物活動寫得活靈活現。

詞本身已是絕妙,再受到「凡有井水處,皆能歌柳詞」的名氣加持,《望海潮》一時聲名遠播,甚至流傳到了金國。相傳金主完顏亮見到柳永筆下的江南不僅風景絕佳,更有「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的奢華,頓時起了覬覦之心。北宋紹興三十一年 (公元 1161 年) ,完顏亮發兵十萬南征宋朝,據說只為一享江南繁盛。這種說法是否無稽之談,我們根本無從考證;只知道宋人謝處厚專門作詩記述此事:「誰把杭州曲子謳,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草木無情物,牽動長江萬里愁。」讓柳永揹負上一詞亡國的罪名,怎一個無奈了得。

《中國旅遊》

一卷輕書,與你同遊大江南北、踏遍塞外關內。《中國旅遊》雜誌創刊於1980年7月,多年來發掘及報道許多鮮為人知的風景名勝及民情風俗,亦同時見證了中國的旅遊發展歷程。未來將繼續帶領讀者坐看神州風雲變幻,盡覽中國大好河山。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3

魔幻我城:《烏鴉在港島線起飛》新書分享會

5:00pm-6:00pm

13

【脊椎健康零痛症】健康講座及簽書會

3:00pm-5: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