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張飛帆】八小時話劇突破體驗!浮生若夢,得失盡皆虛幻半點不由人

香港話劇團搬演台灣著名戲劇家賴聲川先生的《如夢之夢》,為了讓普羅大眾易於明白,在下閒話不說,一言蔽之,其特色有二:

第一,這個戲是一個長達八小時的演出(咦,樣說會不會變成趕客了?);第二,這個戲的舞台設計十分獨特,部份觀眾會坐在劇場中心的轉椅上,演員則圍著觀眾演出,也即是說,觀眾一邊睇戲一邊要轉呀轉,轉呀轉。(嗱,係咪好得意呢?)

《如夢之夢》以環迴舞台設計,讓觀眾置身在演員中間,共同經歷每個故事

這個戲2002年在香港上演過一次,當時由汪明荃主演,筆者因為上述兩個特色,當時就很想去看。可惜當年筆者不過還是個窮書生,褲頭緊得要命,今次重演,也算是替自己還一個心願吧。

入場前我也會想像,一個八小時的演出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呀?同行友人就問我:你作為編劇,認為一個演出有必要做八小時這麼久嗎?對此筆者自問不敢妄言,我只能說,對於我而言,這八小時一眨眼便過去了。故事在此不贅,然而戲裡其中一場,卻完完全全把我的淚線摧殘,想我堂堂七尺男兒,竟在「轉轉櫈」上泣不成聲,還惹來旁邊的大陸觀眾側目。

(以下含少量劇透,希望不要被皇天擊殺。)

那一場戲是咁的,一位病人,向醫生說了一個關於牧羊人的故事。話說從前有一位牧羊人,一天他帶著新婚妻子幸福地在草原散步,遠遠看見一棵大樹,於是二人便到樹下休息。牧羊人枕在妻子的腿上沉沉睡去,可是一覺醒來,他發現時已黃昏,卻不見了妻子蹤影。牧羊人心裡徬徨,四處張望,隱約看見妻子就在遠方。牧羊人不顧一切拔足去追,可是任他如何拼命,也無法拉近二人的距離。隨著夕陽消失在地平線下,他的妻子亦芳踪杳然。

「五號病人」(辛偉強飾)帶同畫像尋找畫中的顧香蘭,顧香蘭(雷思蘭飾)繼而說出她的故事

就在此時,一個女子,拖著丈夫的屍體經過。女子哀求牧羊人幫忙,替她一起把丈夫的屍體拉到天葬場去。此時牧羊人內心掙扎,他到底應該繼續找尋失蹤的妻子,抑或應該幫助眼前這個苦命的女子?終於,他選擇了後者。

當牧羊人替女子殮葬好其丈夫之後,女子邀請牧羊人到她家裡休息。結果,牧羊人在那兒住上一天,兩天,三天,最後就一直住了下來。時光飛逝,女子更替牧羊人誕下一子一女,四個人幸福地生活起來。

一日,當牧羊人外出打獵,村民卻慌忙跑來,告知他兒子得了怪病。牧羊人心急如焚,趕回家裡,卻發現兒子已然病死。禍不單行,沒過多久,他的女兒和妻子也相繼感染頑疾,雙雙去世。牧羊人悲憤交雜,跑到草原,悲慟地指天痛罵。他責問老天為何如此殘忍,問老天爺為何他要受如此錐心之痛。

在長三堂子裡,最重要的是規矩

就在這時,牧羊人猛然醒來,發現自己此刻竟然不過仍身在大樹下面,而在他原本的那位新婚妻子,仍舊在他身旁,向他溫柔微笑。原來,一切不過是南柯一夢。

戲看到這裡,我早已哭成淚人。我不禁自問,假如我是那一個牧羊人,我到底是愛我那位新婚的妻子?抑或愛夢中那個與我廝守過半生的女子?夢裡百味雜陳的悠悠歳月,竟不過是須臾之間,彈指已過。可是我所愛所遇,卻由不得我,由不得我。

據我所知,《如夢之夢》門票早已爆滿,不過如果閣下仍欲一睹此作,不妨致電主辦,相信他們會盡力安排。

張飛帆

舞台、電視及電影編劇、專欄作家及作詞人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Zolima Culture Guide #1 — 石漢瑞的香港》新書發佈會

6:30pm-7:30pm

22

《千面倪匡》分享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