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連續故事】#2《還有未說的話,媽》:她總覺得一切問題源自母親

上回
#1 這刻仍無法接受母親已不在

自從桂圓發現父親掉了工作,她有一股無法平息的憤怒,總覺得一切問題源自母親。

讓桂圓感到最憤憤不平的是,死者已矣,就算她想追究,也找不到方法。況且,一如報章上煽情的頭條新聞,意外喪命英年早逝的人一定是既孝順又有上進心,大家都習慣在人死後把死人神聖化,她也發現父親把母親奉為空前絕後的經典。往生的母親,地位竟比在生時更高尚。

至於父親,還是如常地按時出門和回家,桂圓好多次都想大聲告訴他,這一切根本沒有裝下去的必要了。可是,由於她疼愛父親,也必須捍衛著這個男人的尊嚴,她對於自己發現的事三緘其口,但一想到像活死人的父親,她就忍不住感到痛心疾首。

這一天上芭蕾舞課,是選拔《天鵝湖》主角人選的日子,桂圓是班中成績比較優良的一個,但她在練習室中,獨個兒對著三位老師評判試跳白天鵝一段,卻感到思緒飄揚,心不在焉。把五分鐘的獨舞跳畢,她終於想通了一切,感到心裡豁然開朗。

桂圓跑出練習室門外,等待著出場的同班同學寧秀娟問她:「桂圓,順利嗎?」

「總算沒出錯的跳了一遍。」桂圓抓起書包就走,「我有事要先走了。」

「你去哪裡?」

「我要去修補一段關係。」桂圓微笑了起來。

寧秀娟不明所以的看她,桂圓明知無法詳加解釋,只得向一臉不安的寧秀娟說:「阿娟,你要放鬆一點啊,把評判當透明,視作平日練習就好!」

寧秀娟點了點頭,摔一下頭,也甩一下手腳,神情鬆弛下來,朝桂圓感激笑了。

桂圓以最快速度趕回長洲,她在菜市場買了餸菜,把電視機的聲響開到母親最喜歡的34度,就在廚房內煮起晚飯來。父親回到家,聽到那一陣陣響亮的電視聲,嗅著那熟悉不已的飯香,他難以辨別時空的意識到,是老婆回來了。他一個箭步衝到廚房門口,卻見身上穿著圍裙的桂圓,正忙碌地在弄著西檸雞,那是他最愛吃的菜式之一。

「爸,你放工回來啦?」她在冒煙的爐頭前笑說。

父親露出充滿困惑的表情,「你怎麼會下廚了?」

「總不能每一餐也去外頭吃味精食物啊!」自母親死後,兩父女就只有依靠家附近的茶餐廳或快熟杯麵維生。

「要我幫忙嗎?」他問。

「算了吧!我才不想家裡火燭!」桂圓:「爸,先休息一下,很快可以吃。」

父親感動又安慰地笑笑,就退了出去。

桂圓參照著上網找到的食譜,按著一個個步驟的做下去。她一邊煮一邊試菜,初入廚的她,做得一點也不失禮。她讀書成績平平,但在跳舞方面,甚至煮菜方面,大概也有著一點天分,這種事半功倍的滿足感,讓她沾沾自喜。

晚飯時刻,她特意在客廳的正方形餐桌上擺位,平日的時候,對電視劇毫無興趣的她會背著電視機的位置坐,把直看電視的最佳位置留給父母。這一次,她選擇坐到母親的位置上,跟父親同看那些情節狗屁不通的連續劇。

她做的三個小菜,盡是父親最喜歡吃的菜式,他吃著吃著,忽然放下了碗筷,輕輕地說:「桂圓,你做的菜太棒了。媽媽在生時,你應該幫她一把。」

桂圓聽著父親既像感嘆又像責備的語氣,她靜默半晌,終於不吐不快:「爸,恐怕我沒那個權。」

父親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女兒。

「你要上班,大半天不在家裡,你應該不會知道,廚房是媽媽的勢力範圍。只要我踏進去,就算想煮個公仔麵,她也會馬上把我趕出來。」她辛酸地說:「到了最後,她會替我煮個餐肉蛋公仔麵之類的,餐肉甚至會煎香過。或許,這是她對我好的方法,她卻不知道我真正的需要。」

父親皺一下眉,「你應該是肚餓,才會煮公仔麵吧?你需要些甚麼?」

「我只需要一碗放滿味精和麻油,然後就甚麼也沒有的公仔麵而已。」

父親聞言,整個人靜了下來。

「爸,你仍懷念媽媽吧?」

父親的嘴角掀一下,故作輕鬆地說:「她才離開兩個月,懷念她很正常啊!」

「爸,你應該找個新女朋友。」她直視著父親說:「我先此聲明就好了,我絕不介意有個後母,這也不是個後母必然會惡毒的年代了。若我倆相處愉快,我會考慮叫她媽媽。」

父親臉色大大一沉,「桂圓,你到底怎樣了?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爸,你到底怎樣了?」桂圓實在受不了父親處處庇護著母親,她反擊似的問:「我知道你被辭退了,每天四處飄泊。假若我的想法沒錯,你去的地方,應該都是跟媽媽有著共同回憶的地點吧?你懷念她,那很正常。但你不能用整個未來去懷念已過去的她!」

父親臉色驟變,勃然大怒,「你說出這些話,應該向母親道歉!」

「媽媽已經燒成灰,我又何必向一堆灰道歉?」她心裡有種叫自己也感到可怕的倔強,盯住父親說:「爸,媽媽已經放開了你,你也該放開她了!」

父親一雙眼充滿紅絲,用顫抖的聲音命令著說:「你今晚應該沒胃口,該返回自己的房間了!」

桂圓咬咬牙,毅然站了起來,差點把椅子也翻倒。她留下一句:「爸,其實你知道我的話完全正確。」她轉身走進自己房間,砰地用力關上了房門。

桂圓一整晚餓著肚子,躺在床上,靜靜看著天花板。她沒有後悔自己說過的一字一句,也沒有覺得自己態度過火。她比誰都清楚,既然要驅走附在父親身上的亡妻鬼魂,也就必須像個驅魔人,預算了最大的犧牲去成全。

當她在靜謐得像屬於活人停屍間的空間裡,彷彿感受到時間不存在了。然後,她聽到門外有一陣非常輕非常輕的聲音,她聽得出是有人在扭動門把。她連忙合上雙眼,假裝自己正在睡。

可是,在門把幾乎被扭開的一刻,就被慢慢放開來,一切又重歸平靜。滿以為很堅強的桂圓,淚水不自控地湧出,完全無法抑止的。

《還有未說的話,媽》未完,待續……

梁望峯

著名流行小說作家。十七歲開始成為全職作家,至今出版超過二百本小說,作品題材多面,包括愛情、校園、鬼怪、懸疑、探偵、醫學、靈異、科幻等。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0

「漫談元朗抗戰史蹟」專題講座:(3) 元朗潘屋 — 東江縱隊抗日事蹟

3:00pm-4:30pm

14

古典今情講座系列 – 何謂逍遙遊——莊子行動中的人生

6:45pm-8: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