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是日閱讀】人人也是友藏!任何一個靈機一觸,都可造就一首俳句

法國作家羅蘭.巴特說它是「最精練的小說」;
中國作家周作人說它是「不可譯的詩」;
法國詩人安德烈.舍尼埃說它是「傳播微光與顫慄的詩」 —— 

它是日本的俳句。時而詼諧灑脫,時而飽含溫暖,卻總是含蓄到意在言外,等你頓悟。

俳句是始於十六世紀的一種日本詩歌形式。傳統的俳句有三大特色,一是全句只有十七個音節,以 5-7-5 的節奏構成;二是句中要有季語;三是包含幫助斷句的助詞或助動詞,稱為「切字」。不過隨著後來的革新運動,俳句愈益不受這些條件限制。

甚麼是季語呢?季語是表示特定季節的詞語,例如讀到「若竹」、「牛蛙」、「螢火蟲」、「梅酒」,你會聯想到夏天。俳句往往狀景詠物,又淡筆藏而不露的微觀感受,即直觀如寫生,又因稍縱即逝而餘韻無窮。例如小林一茶的

「美哉,紙門破洞,別有洞天看銀河!」

用呈現澄澈星空的「銀河」反映初秋。初秋到了,紙門破了洞,剛好給我個別樣的銀河 —— 破門遇上他的自在,迸出俳句的火花。放在今天,閉門不能出的苦悶又會與居家二三事迸出怎樣的火花呢?

小林一茶是江戶的俳句詩人,與松尾芭蕉、謝蕪村並稱為日本「古典俳句三大家」。他命途乖舛,三歲時母親逝世,與繼母相處不合,孤身到江戶工作,父亡後陷兄弟爭產,結婚後又經歷兒女夭折、妻子早逝,再婚不過數月旋踵離異……命運的洗練,讓他的俳句更堪細味。

年少離鄉,故鄉於他卻是只可遠觀的思念:「故鄉啊,挨著碰著,都是帶刺的花。」女兒夭折,他寫:「露珠的世界是露珠的世界,然而,然而……」乍來乍往的露珠,自有在世的記憶。一茶俳句甘苦並蓄,感而不傷,更兼童趣,讀陳黎及張芬齡所譯的《一茶三百句》,體味簡樸獨特的「一茶調」。

雖然周作人說俳句不可譯,卻無阻異國人領略它的趣味,繼而用自己的語言寫俳句。瑞典詩人湯瑪斯.特朗斯特羅默 (Tomas Tranströmer) 曾為俳句著迷,寫過九首「監獄俳句」;翻譯大量小林一茶俳句的陳黎,以中文創作不少俳句,編集成詩集《小宇宙》。

俳句可莊可諧,可以是大家作品,也可以是「友藏心の俳句」,更可以是任何語言,任何一個靈機一觸都可能造就一首俳句。

真冬

生於平成,現職文字工作者,認為哈日不如知日。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