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是日閱讀|書迷大呼看不慣新書譯本,那到底是喜歡村上還是賴明珠?

最近,時報出版推出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新作《第一人稱單數》的中譯本,成為文學界熱話,除了因為村上春樹深受港台兩地讀者熱愛崇拜,更大著眼點落在新作的譯者——由村上迷最熟悉的賴明珠,換成劉子倩。於是,書迷紛紛揣測背後原因,更有「賴明珠時代」是否結束的疑問。

我們都知道,在村上春樹的華文翻譯主要有兩個版本,當然另有少量不同譯本,如施小煒、葉惠,但主要還是在中國簡體書出版的林少華版,二則是港台繁體書的賴明珠版。要是簡單粗疏地區分兩者的分別,或者總結歷年翻譯爭論的方向,就是翻譯應否譯成傳統漢語,如使用詩詞成語 (林版),抑或還原原文句型語氣特色 (賴版),即是應否「忠實原著」之爭。港台讀者對於繁體版 (或稱賴明珠體) 相當熟悉,由於譯文保留原文的句型結構或用詞,故此讀起來有點拗口,村上春樹本來的行文用字簡潔,對白和比喻抽象,虛實交錯,風格鮮明,按賴明珠的形容是即興自由,有節奏感,像音樂一樣。

對上一次村上春樹的作品《棄貓》繁體中文版還是由賴明珠執筆,今次新作則換上劉子倩。其實收錄芥川賞作家川上未映子與村上春樹的對答集《貓頭鷹在黃昏飛翔》,或是村上春樹的繪本作品《毛茸茸》,其繁體中文版同樣由時報出版,當時已經是劉子倩擔任譯者。翻看劉子倩的近年譯作紀錄,諸如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谷崎潤一郎、太宰治及夏目漱石,盡是日本經典文學名家。

是次《第一人稱單數》為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集,包含短歌、散文、音樂與小說,例如小說中創作短歌的女生,村上春樹所寫的養樂多燕子詩歌,在酒吧及山道遇上的謎樣女子和老人,當然也少不了他的最愛——爵士樂。每篇從不同視角出發,形成所謂「複眼」小說。由於並沒有賴明珠的翻譯版本,難以直接由文本比較不同譯者的分別,但劉子倩的斷句較多,比起過往讀賴明珠版本的「村上春樹式」拗口彆扭的行文,感覺較為簡潔,不過仍保留到作家一貫的文字風格,如節錄幾句:

「當我在現實世界無法順利抓著那種感覺時,我會在心中悄悄重溫過去那種感覺的記憶。於是記憶有時成了於我而言最珍貴的感情資產之一,也成了活下去的心靈寄託。彷彿在大衣的大口袋中,悄然熟睡的熱呼呼小貓。」

翻譯之於作品的重要,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不少翻譯文學奬的爭議,到底譯者的本事能夠為作品加多少分。關於劉子倩的譯本,不少村上迷大呼看不慣,但到底你喜歡的是村上春樹,抑或是賴明珠?

我想起有次村上春樹談起時間和自由,提到自己並沒有隨年齡增長而累積的東西,除了太太以外,就無其他世俗人事關係,由是沒有很大的歲月痕跡,得以活得自由輕省,也興許因此,村上筆下的都會愛情或人際雜思,才會有種永恆的青春感。

真冬

生於平成,現職文字工作者,認為哈日不如知日。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7

【閱讀香港系列:保育歷史文化】《從荒岩到東方之珠——形塑香港的旅遊文化史》

6:00pm-7:00pm

28

《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新書講座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