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蘇芬|看「花呀雲呀」文藝愛情小說,回到那個美好純真的少女時代

「這堆書放在最底,是因為不想讓人看到。」這句話,觸動了滿嘴油膩、滿手醬汁的我敏感的中女神經細胞。

我放下啃了一半的炸雞,邊用濕紙巾清潔雙手邊走向客廳探頭看那堆書,啊,是十多本文藝愛情小說。「為甚麼不想讓人看到呢?」我問。史提拉沒有反應,就率領眾姊妹往廚房繼續這次新屋入伙導賞。

我彎腰撿起其中一本翻看,在「花呀雲呀風呀」的字裡行間,重遇20年前讀初中的自己。

那些年,女校的生活不拘小節。只因英文堂悶極無聊,便偷偷把岑凱倫放在書桌櫃桶底追看,我們縱然不顧坐姿,內裡仍是不自覺地躍動著一顆羞澀的少女心。好不容易等到放學,一口氣衝上市政大廈四樓的公共圖書館,在岑凱倫及瓊瑤之間總拿不定主意,因為那時每次只可借三本書。最後我抱著《金冠天使》、《八月櫻桃》及《幸運指環》出來。彩霞滿天,我們是一片雲。

今天,在文藝小說下育成的你卻說「不想讓人看到」?史提拉,要毋忘初中啊。

岑凱倫筆下的所有東西可能完美得可怕,但就是那一點虛幻,提醒你失足茫然掉入星夜無際的愛情國度時,記得抓緊剎那的永恆。

亦舒獨特的現代都市氣息,三言兩語就切中要害。是她在「烈女」、「女神」一類 KOL 尚未出土的年代裡,透過《開到荼蘼》啟迪我們:「能夠說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夠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之後 20 年,我們各自揚帆繞過蒼崖淺灘。人生當然不是一簾幽夢,但答應我,無論去到多遠,當雲彩飄過時,停下腳步,向青澀的「初中」回眸。

蘇芬

貼地中女,但經常懷緬過去那動人時光,數典不忘祖。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14

香港舞台設計的書寫與紀錄:從《好景——魯師傅與香港舞台》一書說起

7:00pm-8:00pm

14

「世界閱讀,閱讀世界」:隨身攜帶的避難所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