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電影閱讀|安穩VS漂泊,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在於你對人生的追求

亞裔女性導演趙婷憑著電影《游牧人生》一舉成名,電影以2011年美國帝國鎮作背景,並以女主角Fern的第一身拍攝。雖然我們身處香港,與美國相差7000多英里,但故事不少內容依然能引發共鳴。

Fern與丈夫在石膏廠工作,工廠因金融海嘯而結業,該城鎮關閉,丈夫更因病離世。受到連場打擊後,她展開了沒有終點的游牧旅程。在過程中,接近退休年齡的她必須學會在物質有限的情況下求存,到哪就在該處當臨時工,賺取收入來延續旅程。

她在沙漠營地中認識了一群以「被社會遺忘人士」自居的游牧者,大家的心因不同的事件留下傷痛,需要透過游牧來自我治癒。

一次Fern到妹妹的家裡借錢維修汽車,從事地產業的妹夫在談論著買樓的好處,而Fern則反駁道:

"It's strange that you encourage people to invest their whole life savings, go into debt, just to buy a house they can't afford." (鼓勵別人花盡積蓄,負債累累來買一間根本負擔不起的房子,這是件很古怪的事。)

人生的終極目標是不是只有物質呢?「上車」在香港是不少人的人生志向,有樓人士被標籤為「人生勝利組」,但風光背後是背著數十年的還款重擔。

劇中角色經過金融海嘯的衝擊,兩人形成了兩種南轅北轍的價值觀。Fern的工作與愛人在同時間消逝,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因而渴望在有限的時間裡體驗人生;妹夫則是資本主義支持者,認為當「樓奴」也是幸福的負擔。各有各的追求,難分對錯。

Fern年輕時已是隨心所欲地過活的人,別人認為她很古怪,但妹妹認為她只是勇敢地面對自己。Fern說丈夫的離世為她帶來不能磨滅的傷口,她很誠實地面對自己說自己的缺失,並堅定地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她是注定漂泊一生,但絕非心無所依,在這裡我想起村上春樹在《1Q84》寫下的名言:

「孤獨一人也沒關係,只要能發自內心地愛著一個人,人生就會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Fern自願脫離主流的生活,並在外界眼光中孤獨迷失地活著。但她不理會別人的眼光,努力地尋找心中的烏托邦。

如同電影內的老游牧人Bob所言,游牧路上不需要告別,他每次只會說「未來在路上見」。

游牧如此,人生如是。

Feb28plus1 (點讀「新星大募集」入圍寫手)

大學畢業後正展開為期兩年的槓桿生活,又名「發掘自身可能性的探險」。現時身兼數職,並正修讀攝影課程。熱愛文字,喜歡撰寫有關時裝、音樂、電影的文章及短篇故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7

【閱讀香港系列:保育歷史文化】《從荒岩到東方之珠——形塑香港的旅遊文化史》

6:00pm-7:00pm

28

《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新書講座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