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埋嚟講故|【突發】不幸染疫!居家隔離老闆要求寫日記,如何部署?

2022年3月21日 星期一 晴吧 (?)

我的名字是陳黑帽。今天,我陳黑帽和我的爺爺的孫子的父親 (即我老爸) 依舊在家工作,今天老闆要我完成的工作我已經在今天完成了,我已經完成的工作如下:

09:00 - 10:00:發現上星期一的報價單有兩項錯誤 (見附件)

10:00 - 11:00: 與晉師兄討論 AB1234 的維修事項

11:00 - 12:00: 被蜜蜂襲擊

......

...

我叫黑帽,車輛維修員,宅男,獨居,不愛社交,沒幾個朋友。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我的心情就像撲克牌「甩牌」一樣。

「我兩條啊!我今天上班的機會是零!」

正所謂「做人留一線,他朝好相見」,兩條線就最好不要見。對,我不幸確診了新冠肺炎,現正居家隔離。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老爸要來我家住,我倆同住已不知是甚麼時候的事了。他嘴裡說著要照顧我,其實他早幾天和我碰過面,我知道他也只是想找個地方自我隔離,生怕傳染給別人吧!我才不用你照顧啊。

「蜜蜂的事真的要說嗎?哈哈!」

我自言自語。沒想到當維修員的我,竟然也要在家工作。我可是病人,其實我只想平靜裡安躺,整理其他部門的文件也罷,向老闆報告每小時做的事情、學到的東西,這是甚麼玩法啊?

「這件事不是我一直負責的啊!」

文憑試後幾乎沒有再「拿起筆」的我竟然在寫日記,我心想難得有機會寫作,不如寫得長一點,愈浮誇愈好。我的文章上滿是充字數的小技倆,這小學生的文筆彷彿就是無聲地控訴著老闆。

「我學會了的事情就是原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竟然在我們不知不覺之間偷偷地變了。」

我賣弄著文筆,不過這也是我的感受。

香港人總說「做到隻狗」,不如說香港人「做到隻蜜蜂」,有著勤勞不休的精神,忙碌的事情,英文可以叫「Bee事」吧!香港人的訴求就是上班!明明我從小就害怕蜜蜂,沒想到我也成為了蜜蜂的一員,更沒想到疫症下「Bee事」會變成「密封」,更應該是「勿瘋」,確診後感受更深。

以前確診或會被「歧視」,現在確診已不是甚麼「奇事」。往日常常把 Keep thinking positive 掛在嘴邊的人,現在看到「Positive」想必也拔腿就跑。看到電視上各種各樣的新聞,相信很多人都由流「眼淚」變成「眼累」。

以前的我覺得酒精就像精子一樣,犧牲上成億的同伴,最終可能只有一個能成功完成任務。每隔一會就搓手的我都搞不懂自己是在消毒還是強迫症。現在改變了,我打完一個噴嚏,雖然看不見,但我知我手上全都是病毒,每一個酒精分子都是勞苦功高。

口罩有兩面,外和內、藍色和白色,凡事都一樣有兩面,有人說隔離可以增進家人的感......廢話!誰要這樣的增進方式!我說的真是口罩,以前總是怕藍色那面污染白色,現在看到還未確診的老爸,害怕的卻是相反。

還有種種的改變。

變幻才是永恆,但我知道有些事情是不會變的,就是......

「有蜜蜂!為甚麼又回來了?」

老爸大喊。

「別讓牠進入我的房間啊!」

我嚇得驚惶失措。沒錯,我還是那個怕蜜蜂的小伙子;老爸還是像早上一樣,為我努力趕走那隻蜜蜂。有些事情是不會變的,就是......

「愛」。

老爸對我的「愛」......

還有老爸對我的恨、我對老爸的無奈、我對隔壁經常大聲責罵兒子的黃大嬸的抱怨、我對同事的信賴、我對樓下連鎖米線店的熱愛、我對已移民的朋友的思念......

無數次哭喊和嘆息過後,總會找到一線曙光。現在的生活確實有很多變化,但不變的還有很多吧,而且怎會少了我對老闆的尊敬,吃我的千字文吧!

我按下傳送按鈕。

潘昀雋(「點讀新星2」好寫手銀獎得主)

熱愛配音,閒時亦喜歡做各種創作。喜歡說故事,不論是影像、聲音、文字或遊戲形式。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