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點讀專訪|90後「文青唱作人」黃妍Cath:我覺得我骨子裡係一個婆婆

提起黃妍,就會聯繫到「文青女」、「文青唱作人」這些關鍵字,原來當事人並沒這樣定義過,「對於『文青』這個 term,我都唔知點解會有」,黃妍說。

網絡搜尋「文青」定義時,原意是「文藝青年」或「文學青年」,「文青」這詞在網絡爆紅後,在台灣廣泛採用,文青的特質包括衣著、個性、嗜好,以致文章風格。用「Bingo紙」點算一下黃妍 (Cath),會剔中多少項?

「好台灣?」

「我又唔知點解『好台灣』,真係唔知,可能關文字事,自己本身係一個好鍾意睇文字、寫文字的人,所以在自己作品裡面,會好多文字。」黃妍又說。

Cath 之所以出道,源於一場「放棄音樂」的音樂會。當時不知音樂路能走多遠,想回歸平淡做文職的她,以台北 Cafe「女巫店」演出作結,是償還一位曾看她香港Busking的台灣朋友遺願。人算不如天算,演出當日颱風吹襲,活動雖沒取消,唯影響觀眾入場意欲,卻戲劇性地,她現在唱片公司的高層身在台灣,正因想看的日本組合演唱會取消,轉場「女巫店」朝聖,就偶遇黃妍的演出,事隔一年後跟她簽約。

進軍樂壇後、疫情前,黃妍會在台灣錄音室錄歌,到台灣取景拍 MV,工餘逛台灣二手書店狂掃書本另行寄遞回港。以上種種,黃妍的確「好台灣」。

台灣那場處女秀的整個經歷,讓黃妍聯想到一本影響她很深的書——《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本書的概念讓我體驗到,當時好想去做一樣事情時,你又全心全意做,這個世界會來幫你,是這本書的中心思想……我音樂路上見過、嘗試過。」

「睇文字?」

黃妍的家教極嚴,父母注重讀書做功課,不准看電視、開電腦、出街玩,她唯有睇書,自小養成閱讀興趣。小學時代,擔任學校圖書館管理員,小息、午飯和放學都在圖書館看書。中學時,校方每年都辦書展,全校的閱讀氛圍非常好。到大學自費買書,書不離手,因為家住屯門長途跋涉到北角返學,屯門公路經常塞車,坐車必備書本打發時間。

Cath 喜歡村上春樹和幾米的作品,又喜歡儲書,就算借來看的《Kane & Abel》(《該隱與亞伯》) 講兩個差不多時間出世的人,際遇完全不同,很厚的一本書,看完也要買,讓藏書逾百的家再添一員。

「寫文字?」

黃妍畢業後在社交媒體公司的市場推廣部當 copywriter,需要很多文字創作撰寫文案,沒想到當了歌手,也放不低這工作。出道至今兩張唱片附送的文本「文言文」和「黃妍日記」,都是她一手策劃和撰寫,公司同事經常催稿,「阿女呀,你文案肯寫未?你交未?我哋 deadline 了。」5月為宣傳《無聲浪》這首歌,跟她的填詞閨蜜王樂儀辦了《我們的迴響》展覽,「文字影像聲音那些東西,係似 (文青) 嘅。」

Cath有想過當作家,中學時寫過網絡小說,自嘲寫得太噁心,寫了幾章就中斷,今天透過歌手的身分,成為「唱片文案作家」。

黃妍的「文青 Bingo 紙」身體力行印證上述三項,再看網絡定義文青還有「個性」、「嗜好」,以致「拒絕盲從主流文化」,又 Bingo 多少?

Cath 的日常生活,覺得有很多東西可以自給自足,例如潤唇膏、香草,都是DIY或種植,就算寫日記是她認為很平常的事,朋友都質疑何不用手機記錄。這些生活點滴對她來說,只是她享受 create 的一個過程,但原來別人眼中是文青會做的事。

她笑說:「成日比身邊朋友或同事,話我唔係生於這個時代的人,我覺得我骨子裡係一個婆婆,因為無論我的想法、我的生活習慣,唔係一個後生女應有的習慣。我懷疑自己有社交障礙,在人多時會將自己收收收 (埋)。」

與此同時,如果是工作上要接受訪問,她又可以「吹得」,「人多時我不出聲,尤如無出現過一樣」。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黃妍?她說,「我會尷尬,唔知點樣同人相處。」她寧願跟對方在隔壁房間以 message 交流,也不想面對面傾偈。

她概括文青的話題說:「大家開始覺得我文青,得一面,這也是這張專輯《九度痕跡》何以每一首歌都好唔同,想講每人都有唔同的面向。」

其實黃妍還有第十度痕跡:面盲。

她憶述,大學讀樹仁新傳系到報館當實習記者時,最大困難是到立法會採訪,因為她認人好差,「政治人物個個都一樣樣」。

棄傳媒戰樂壇

最難忘是實習尾聲的專題報道,跟隨正職記者採訪法醫,到其工作的地方了解解剖事宜,沒料到對方突然指向停屍間的位置,還打開門讓她們看,「完全無預料過裡面係會有好多屍體,佢開咗 (門),跟住有一陣好臭的味湧了出來,成陣屍味,跟住好凍、睇到晒,成個呆晒咁樣,之後好恐怖。」

如此沉重的殮房採訪經驗,就封了她的記者大門。從小潛藏黃妍內心的音樂魂得以飛翔,大學兼職賺錢買了第一枝結他,穿梭大街小巷唱 Busking,然後再有然後,8月27日將舉行疫情後首個售票音樂會。

談到閱讀與創作的關係,黃妍相信有影響,尤其是寫歌,像第一隻唱片寫很多自己的故事,當要寫別人的故事,就需要擴闊自己眼光,去看電影或一本書,就可以「速食」別人的生活,「你不用特別為了要學一些字而去看書,不是的,你看得多就慢慢吸收那人的文筆,冥冥中就會影響你,跟住他的世界觀去寫那個故事,說話的 flow,會慢慢影響緊你。」

黃妍的音樂作品中,非情歌佔了相當比重,《你還在》就是寫給鼓勵她到台灣唱歌後意外離世的台灣朋友;《無聲浪》是寫她外婆患腦退化症的故事。

她說:「我好深深地有個感受,或者那樣東西好打動到我,甚至我係要經歷過那樣東西,我才會用那樣東西,用那一份感受去變成一個作品,那個作品可以是音樂作品或文字作品。」

黃妍,以音樂說故事,新歌《輕盈》有沒有打動你:
       
       「沉重就撥開所有赤道
         輕輕抵抗命數
         發現髮上有風
         原來石頭輕到
         wo ohh 頹喪後我姿態輕到
         輕掃 輕撥 興風作浪
         如明日太爛了
         也要與微塵擁抱」

鳴謝:
Hair|Alan So @ the attic
Make up|Jessica Chan
Stylelist|Dorothy Lau @ GTDL Creative

Sammy

退下火線的記者,仍與文字共生,我手寫我心。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0

《我為廉署當卧底的日子》新書發佈會暨講座

2:00pm-4:00pm

20

文字的浪漫——「醫」、「師」的工作與寫作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