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閱讀經典|遺體化妝師的內心獨白,迫於無奈只好習慣身邊人不安地遠離

自古到今,做女人都是不容易的,在尋求幸福的路上,或多或少都會藏著一個難以啟齒而被輕描淡寫的故事。世上女子何其多,百花爭豔,在一片姹紫嫣红之中,有一種女子的故事卻是特別孤獨與哀愁。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實是不適宜與任何人戀愛的。」這句話出自本土作家西西,於一九八二年創作的一篇短篇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女主角之所以會不斷重複著這句憂傷的說話,是源於她是遺體化妝師的身份,這份職業在當時的社會尚未被大眾接受,令她早已習慣身邊的人不安地遠離。

而男友夏之所以會與她相戀,並不是因為他特別勇敢,而是他根本毫不知情。因此當女主角決定坦誠一切,在咖啡室等待夏一起前往參觀她的工作時,才會如此焦慮難過,因為她想起自己的師傅怡芬姑母昔日的男友,是如何被嚇得魂飛魄散而從此消失。

其實一個人對死亡存有恐懼又有何過錯,何必要和愛情上的膽怯劃上等號。可是,不也常言愛能跨越一切嗎,怎麼在生命的定律前突然便停住了腳步?「許多人的所謂愛,表面上是非常剛強、堅韌,事實上卻是異常地懦弱、萎縮;充了氣的勇氣,不過是一層糖衣。」後來慢慢變得沉默寡言的怡芬姑母之所以選擇收女主角為徒,除了是想傳授能不愁衣食的遺體化妝技術外,大概還有「愛」赤裸的一面。

女主角並非沒有想過轉工,畢竟誰會不想當一個溫柔的女子,從事著典雅的工作,受人愛戴。但偏偏命運的作弄令她一直離不開這份職業,甚至成為了最適合她的工作。而其實女主角何罪之有?她從事著正當而有意義的職業,用心為死者服務,且自給自足,不必靠別人供養。她從沒虧欠社會大眾甚麼,為何需要因為別人的想法而讓步,屈就自己?因此,對於無法改變的疏離,女主角選擇堅守自己,與孤獨並存。

「我漸漸就安於我的現狀了,對於我的孤獨,我也習慣了,總有那麼多的人,追尋一些甜蜜溫暖的東西,他們喜歡的永遠是星星與花朵。但在星星與花朵之中,怎樣才顯得出一個人堅定的步伐呢。」

積極面對是大腦給予的最佳指引,但難過無力仍是內心最真實的感受,因此女主角整段的內心獨白才會在滲透著堅定的同時,卻又充滿矛盾的不安。「幾十年不過匆匆一瞥,無論是為了甚麼因由,原是誰也不必為誰而魂飛魄散的。」總有一些道理是知易行難,在決定放手的一刻才注定倍感哀愁。因此當夏提著一束巨大的花朵進來時,他是快樂的,而女主角的心卻是憂傷的。

花好月圓,如花似錦,花朵常被用來形容美好的一切,然而在殯儀行業,花朵卻是訣別的意思。以前讀這篇小說時,總會憐憫女主角的命運,後來才更讀懂藏在哀愁底下那份令人可畏的堅定和勇氣。世上並非每一種女子都是典雅世俗的玫瑰,有些人可能是堅強脫俗的梅花,而如你夠勇敢,便會在冰天雪地裡發掘到她們的美麗。

紫扇(「點讀新星2」好寫手金獎得主)

半邊是世界塑造的我,半邊是無法呈現給世界的我。又或是,半邊是喜歡寫作的我,半邊是喜歡看文字的你。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1

《Zolima Culture Guide #1 — 石漢瑞的香港》新書發佈會

6:30pm-7:30pm

22

《千面倪匡》分享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