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聽佢點讀|兩個後生仔在舊屋邨一起長大,由經常見面吵架到手足情深

《牛下的青澀歲月》
作 者:周淑屏
出版社:突破

第一章 難兄難弟(節錄)

「陳師奶,五個合桃酥、五個老婆餅對嗎?要不要買五個光酥餅回去做早餐呀?」文光邊把老婆餅放進紙袋中邊對陳師奶說。

「不用啦,我每朝早都去鴻興冰廳買菠蘿包給陳生和三條『化骨龍』做早餐的。」陳師奶說著拿了紙袋離去。

「說起菠蘿包,我也想吃鴻興的菠蘿油做下午茶哩!」文光在自言自語。

說完,他朝盛找贖零錢的小膠桶看去,正想伸手進去拿幾角錢之際,後面卻響起他爸爸坤叔的叱喝聲。

「你這好吃懶做的又想從膠桶拿錢?我每星期不是給了你零用錢嗎?你總是頭兩天就用光了,便又從膠桶中拿錢去用,我坤記賣餅賺多少錢也不夠你花哩!」

「阿爸,我肚子餓,只不過想拿幾角錢去買菠蘿包吃吧!」

「整間舖子裡也是餅,你要吃什麼都可以,老婆餅、蓮蓉酥、豆蓉酥、棋子餅,哪一樣不好吃?你怎的老喜歡吃鴻興的菠蘿油、餐肉飯,你是不花我的錢不安樂的嗎?」坤叔說著就光火起來。

「棋子餅……也好……」

文光心生一計,就打開棋子餅罐,拿了數十個棋子餅出來。

「喂,阿光,你拿這麼多棋子餅幹什麼?你吃得下這麼多嗎?吃太多了一會便吃不下飯,別把餅浪費了呀!」

坤叔走近文光想拿回棋子餅,可是文光已跑出了店外,往十二座跑去。

鴻興冰廳老闆興叔的五子國恆正把一片片牛油放進切開了的菠蘿包中,卻瞥見身後有一隻手伸向菠蘿包。他眼明手快,一把將那手捉住,嚷起來:

「文光,又是你!你每天不來偷包不行的嗎?每天準時四時半你就是偷菠蘿油,你這小賊!」

「我只是來跟你玩玩,順道報時而已!菠蘿油神偷報時,現在是精工錶標準時間下午四時三十分,嘟!」

「有我在,你不會得逞的!我還要警告你別趁著只有我媽媽看檔時來偷包,她看在和坤叔十多年老街坊的臉上,一定會讓你拿了去不追究的。可你就不要恃熟賣熟吃霸王包!」

「我才懶得跟你分辯,我口渴了,拿瓶忌廉汽水解解渴也好。」

文光說著又逕自打開汽水櫃拿汽水喝。

國恆見狀立即上前把汽水櫃關上,差點把文光的手夾著了。

「你這麼兇幹嗎?只不過是一瓶汽水吧了!你怎麼不能像我一樣顧念兄弟情,你喜歡吃的話,我整間坤記的餅全請你吃也行……」

「我才沒你這麼厚臉皮,老是偷人家冰廳裡的麵包吃!」

「那我來跟你換吧!我拿三十個棋子餅跟你換一瓶忌廉和一個菠蘿油,你撿了便宜的!」

「我才不喜歡吃棋子餅!」國恆嗤之以鼻。

「不給換又不給偷,那麼陪我消磨一下時間玩玩象棋總可以了吧?」

「捉象棋你怎有能耐和我比?而且這裡又沒象棋。」

「用這些棋子餅當棋子,再拿張紙畫個棋盤不就可以了?既然你這麼『大口氣』,說我不夠能耐贏你,那麼我贏了的話,你請我吃菠蘿油、喝忌廉總可以吧?」

「你根本沒機會贏……」

「要捉過才知啊!你不敢嗎?怕輸吧?」

「我怎會不敢,我能在半小時內把你『剝光豬』,你絕不可能從我手上贏到汽水和菠蘿油的!」

「贏到贏不到,試試就知道。」

文光的激將法又奏效了,國恆拿出紙來飛快地畫出一個棋盤,文光就慢條斯理地放上棋子餅。

果然,不消十分鐘,文光已讓國恆吃掉了單車雙馬。

「看吧,不消十分鐘內你又要輸了。」國恆得意洋洋地說。

這時,有人來買蛋撻,興嬸剛巧跑了進廚房,於是國恆連忙跑去招呼。

賣了蛋撻,回過頭來,國恆卻發現文光把一顆棋子餅放進口中吃掉。

「怎麼,你吃了我的車,那是我的車!你以為我沒記牢嗎?你只吃了我一隻砲、一隻士和兩隻卒,我還有雙車、雙馬、單砲的!你的棋術差贏不了我,便耍茅招……」

「我只不過是肚子餓吃一個吧了,給回你另一個不就行了!」

文光說著從紙袋中拿出一個棋子餅放回棋盤上。

「這當然不行,你捉棋怎的這麼不光明磊落!我記起來了,前兩次下棋,我也不見了一隻車、一隻馬,你說我是忙於賣麵包忘記了,那兩次一定又是你把我的棋吃掉的!」

「為什麼你可以吃掉我的單車雙馬,我就不可以吃掉你的棋子?」

「但你是真的吃掉,吃下肚裡!你不是憑棋藝吃我的棋,是趁我看不見在耍詭詐!」

「我不和你下了!你也不是在耍詭詐以大欺小嗎?你比我大半年,中文科成績又比我好,下象棋當然比我優勝,你這不是恃強凌弱不公平嗎?這樣我不耍點小手段又怎能贏?我是迫不得以的!」

「比你大半年和中文科成績,跟棋藝比你高有什麼關係?怪不得你數學科的成績這麼差,因為你的邏輯思維太差了!」

「可是我體育、音樂和經公的成績也比你好!班主任Miss馮也總是稱讚我不讚你,女同學也是喜歡和我談笑多一點,他們說我風趣生鬼,樣子還有點似許冠傑,你是妒忌我吧?」

「我妒忌你?我是最討厭別人用不光明磊落的手段而已,你再這樣,我不會再和你下棋的了!」

「不下就不下吧!我以後寧願天天吃棋子餅,也不恨吃你們的菠蘿油!」

文光氣極連忙執拾好棋子餅就往冰廳外跑,興嬸剛從廚房出來看見了,問國恆:

「你怎麼又跟文光吵架了?你和他住同一座樓十多年,幼稚園、小學、中學也是同學,不該是情同兄弟的嗎?這是難得的緣分呀!」

「我才不要和他有緣分,他老是喜歡耍詭詐,連下棋也不例外。媽,你不知道的了,他是個小賊,老趁你工作忙沒為意時來偷菠蘿包、忌廉汽水,只是你沒看見才不知道!」國恆忿忿不平的。

「我怎麼沒看見、不知道?我是故意讓他拿的。一個菠蘿包、一瓶汽水算得什麼!文光他媽媽在他才三歲時就死了,多可憐的孩子啊!他媽媽從前跟我的感情很好,我剛從內地來時,她還介紹我到工廠打工,幫了我們很大的忙。我不是老對你說要將文光當弟弟看待的嗎?你是家中的老么,只有哥哥、姊姊沒弟弟,你就不能把文光當作弟弟來遷就、照顧嗎?」興嬸苦口婆心地勸國恆。

「媽,照顧我們五兄弟姊妹不辛苦嗎?還要照顧別人的兒子!」

「可以照顧這麼多孩子是福氣啊!何況你們都聽教,現在個個也能在舖裡幫手了,我還有什麼辛苦的?」

「可是你在舖裡由朝忙到晚,怎不辛苦!」國恆總是心疼母親太勞累。

「我們這些住在公共屋邨的低下階層誰不是這樣?我們一家能夠靠這間舖過活,在這舖裡一起忙已經是很有福了。國恆,你要惜福啊!而且,要把自己的福氣與人分享,要扶助弱小。何況,那是我們十多年鄰居的孩子呢!你別這麼小家子氣吧!」興嬸對國恆諄諄教導。生下五個孩子的她,白天為冰廳的工作營營役役,由早上五時多忙到晚上十一時多,唯有這些年孩子都長大了,冰廳的生意也上了軌道,她才稍有空閒,因此,么子國恆可說是和她相處時間最多、她花最多心思教導的孩子。

聽了母親的教導,國恆點點頭,他向來最聽母親的話。

周淑屏

嶺南學院中文系畢業,曾任教師、出版社總編輯、報刊專欄作者。作品包括散文、小說、訪問文集等,出版逾百種,憑《大牌檔・當舖・涼茶舖》獲得第九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兒童少年文學組雙年獎、《那年老師教曉我的事》獲得第十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兒童少年文學組推薦獎。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4

國學講座:易卦玩味 (一)

6:00pm-7:30pm

25

《講下嘢,唱下歌:南音有聲書》:木魚書的聲畫想像

3:00pm-4: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