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聽佢點讀|早知道是這樣如夢一場?如何逃脫幻想與現實交錯的死亡輪迴

《蜃氣樓01——無限年之鏡》
作 者:歐陽龍太郎(紅眼)
出版社:天行者出版

吠陀閃光

蕩漾在朦朧意識之間不知過了多久,最初甦醒過來的感官身體,就是嗅覺。大海的氣味撲面而來,猶如一個微弱訊號。因此,就在打開眼睛之前的一剎間,雲雀好像已經猜到眼前將會出現的景象,臉上的表情相當懊惱。世人所謂的既視感,便是這麼一回事。

果然,穿過瞳孔的第一個畫面,就是手錶上的計時器正在倒數。

還有三十秒,二十九秒。

而且不多不少,都是從最後三十秒開始。當計時器的剩餘秒數在雲雀眼前不斷減少,她一如既往的皺起眉頭,然後以盡可能緩慢的速度用力深呼吸一下。不要被倒數影響心情。雲雀再次提醒著自己。在這裡,時間像一條無限循環的迴路,沒多久又回來這裡了,同一個夜晚。囚籠般的一艘豪華郵輪,如果靠近船艙窗戶,抬頭朝著某個方向往上望,除了不見邊際的漆黑海洋,還可以發現北極星的位置。

「二十五……」

「二十四……」

雲雀在心裡默默數著僅餘的時間,要善用每一秒鐘。接下來的事情,在過去許多個晚上,雲雀已經重複經歷了無數遍。此刻,船艙上的乘客大都驚惶失惜,不論男女,發狂一樣四散逃命,只剩下雲雀獨自待在船艙一樓的餐廳裡面,以及遍地食物、醬汁、碎裂的杯碟餐具。雲雀顯得異常冷靜,因為她心裡有數,像輪迴一樣已是既定事實,他們哪裡都逃不了,而眾人的反應,就跟昨晚、前晚,以至數不清的每一個夜晚都是一樣的,她反而覺得這些人實在大驚小怪,居然可以不斷重複表現出如此逼真的慌張神情而從不覺得疲憊。她實在覺得累了,對於這個場景,雲雀已經完全麻木,勉強要說的話,她的內心只剩下深切厭惡。

關鍵可能是這個該死的計時裝置。她嘗試過停止、重設手錶的倒數設定,用過不同方法將手錶脫下來,甚至想過把它撞爛,結果都不成功。雖然它看起來只是一隻平平無奇的廉價電子錶,卻彷彿受到某些無以名狀的異界力量保護,無法被一切物理形式破壞。

從散落一地的食物裡,雲雀撿起一瓶還剩了約莫半瓶分量的紅酒,她仰頭先喝了一大口,再將餘下的紅酒都全部往手錶傾倒下去。但是,這款看似廉價的電子錶,居然都有一些類似納米保護層的特殊設計,紅酒於接觸到錶身的那一瞬間便會自行阻隔,看來就算她整個人破窗跳進海裡,都不會令電子錶失靈。

實驗再度失敗,該死的手錶仍然正常運作。計時器倒數至零的那一刻——即是現即是現在,郵輪便會迎在,郵輪便會迎面撞上冰山。海難事件幾乎每晚都會重演一遍,船艙隨即一陣劇烈震盪,然後船身傾斜,將所有人一併拋進深不見底的寒冷大海裡。

在離心力的扯割中被壓住胸口,直至完全失去意識,對於這一切都不再覺得恐懼,雲雀已經有過無數遍的瀕死體驗。死亡不可怕,更可怕的是,當死亡像惡夢輪迴,纏繞不休。

像屍骸浮上水面一樣赫然醒來,雲雀再次深呼吸一下,證明自己還是活著。

打開眼睛,她只覺得天旋地轉,就好比從洗衣機裡逃了出來。已經不記得是第幾次在夢境中重複出現這場死亡倒數。

雲雀馬上撲到洗手間,混著胃酸的嘔吐物彷彿還帶有一些海水的味道。嘔吐過後,身體有如虛脫,但雲雀用探熱計往額頭一照,卻似乎毫無異常,純粹只是心理作用。

家裡只剩下她獨自一人,男友安迪已經上班。雲雀驚魂未定,讓疲倦的身軀重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一直發呆,但她害怕再次不小心睡著,便會再一次回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一直發呆,但她害怕再次不小心睡著,便會再一次回到那艘可怕的豪華郵輪。應該說,是每一次只要她回到夢境,都會撞船沉沒的死亡郵輪才對。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儘管未到上班時間,她還是決定起床洗澡,換了一件連身裙,像往常一樣做家務、打掃,準備午飯,讓自己好好平靜下來。然後她翻開那本皺巴巴的筆記簿,在密密麻麻的段落最末,補了新一行小字。

「就算在手錶上倒紅酒也無法解除倒數裝置。」

來到差不多中午,雲雀翻熱了速食便當,隨便吃了一些,胃口還是不怎麼好,便出門上班。

自從航空公司採用全自動化登機系統之後,大批地勤人員失業,當中包括了雲雀及安迪。安迪是跟她相識多年的同居男友,他們本來有結婚的打算,然而兩雀及安迪。安迪是跟她相識多年的同居男友,他們本來有結婚的打算,然而兩人雙雙被裁員之後,便有著某種默契,再沒有討論過這件事情。他們從市中心搬到需要轉乘兩次地下鐵,但房租較便宜的舊城區,起初安迪滿懷自信找過幾份工作,結果都做得不長。

畢竟是一個長得好看但個性慵懶的傢伙,雲雀對此心裡有數。她知道安迪最近一直假裝上班,其實終日躲在保齡球館或是彈珠店打發時間。

雲雀在洗衣服的時候,偶然從他的褲袋找到一張彈珠店的收據,而且收據上面列明了時間,但她始終沒有揭穿安迪的秘密。她再三嘗試以「再等一段時間,遲早都會振作起來的」這種口吻於內心安撫自己,而且亦不得不稱讚自己的男朋友是挺能適應舊城區廉價的生活氣息。

舊式單軌列車徐徐離開了他們居住的社區,半個小時之後,終於來到近郊另一小鎮。由於這裡附近連像樣一點的觀光景點都沒有,白天幾乎人跡罕至,商店小鎮。由於這裡附近連像樣一點的觀光景點都沒有,白天幾乎人跡罕至,商店街大部分店舖都已空置多年。晚上相對熱鬧一些,鄰近車站有些餐廳和酒吧會相對熱鬧一些,鄰近車站有些餐廳和酒吧會開門營業,雲雀偶然在下班之後會吃一點東西才回家。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忽然有個陌生男子迎面搭訕:「你知道OO超市在哪裡嗎?抱歉,我手機的導航定位有點故障。」

似乎是個第一次來這裡探路的上班族。看他一臉焦急神情狼狽,應該沒甚麼不軌惡意。確實有時是會遇到一些遊手好閒的地產經紀,他們穿起廉價西裝和磨蝕多年的皮鞋,遠道而來打算碰碰運氣。

雲雀悄悄打量著對方,然後微笑答道:「這裡附近雜訊很多,基本上都用不了導航系統。過了前面的斑馬線,沿著商店街再走大概五十米吧。超市門外掛門外掛著淺黃色的招牌,是有一點不起眼,要花點時間才會找到。」說不定還會讓對方產生一種住在鄉下小鎮的居民都特別熱情的錯覺。

說罷,雲雀便在前面的斑馬線之前拐彎向左,逕自前往上班地點。

歐陽龍太郎(紅眼)

「蜃氣樓」創辦人,藏書人與鐵匠,常被誤以為是解夢專家。另有筆名紅眼。專欄作家,影評人。《藝文青》總編輯。寫電影、電視劇、流行文化。寫小說。文章散見《明報》、端傳媒、商台903、《Madame Figaro》、《虛詞.無形》、《週刊編集》、ACOO、天下獨評及其他已消失的香港媒體。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近著有短篇小說集《壞掉的愛情》、《伽藍號角》。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