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Travelogue|從三毛質樸灑脫的文風,看黃沙萬里沒有盡頭的撒哈拉

疫情及限聚無限輪迴,我開始覺得自己被困在電影《東邪西毒》裡的沙漠。有人理解那片沙漠為自我放逐、逃避,都有疏離封閉的意思,最深刻是戲中角色洪七問:「不知道過了這沙漠,後面會是甚麼地方?」歐陽峰淡淡回答:「是另一個沙漠。」

那一年到過撒哈拉沙漠後,我特別重溫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文字如人,三毛的文字讀來質樸、感人。讀她的書,似是在跟她交談,像友人跟你訴說她遠行的故事,沒有任何修飾。書中寫的,是她和丈夫荷西在西撒哈拉生活的故事,還有她觀察到沙漠的新奇。三毛住過的地方,是現今在摩洛哥西南邊,稱作西撒哈拉的地區,一處爭議之地。 

「經過一間沒有窗戶的破房子,門口堆了一大堆枯乾的荊棘植物。我好奇的站住腳再仔細看看,這個房子的門邊居然掛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泉』。 

我心裡很納悶,這個垃圾堆上的屋子怎麼會有泉水呢?於是我走到虛掩著的木門邊,將頭伸進去看看。 

大太陽下往屋裡暗處看去,根本沒有看見甚麼,就聽到有人吃驚的怪叫起來——『啊……啊……。』又同時彼此嚷著阿拉伯話。 

我轉身跑了幾步,真是滿頭霧水,裡面的人到底在做甚麼?為甚麼那麼怕我呢? 

這時裡面一個中年男人披了撒哈拉式的長袍追出來,看見我還沒有跑,便衝上來想抓住我的樣子。 」

這是書中〈沙漠觀浴記〉的一小段,三毛偶然發現沙漠竟然有能洗澡的地方,令她非常好奇當地女生是怎麼洗澡,便進去觀察別人。

還有就是關於她那些鄰居、朋友以及碰到的各種陌生人。那些人令她又愛又恨,心生憐憫,亦令她想起親人,悲慟不已卻又無力解救。她曾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好友沙伊達的死,因為與撒哈拉的傳統觀念不容。原來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幾乎百分之九十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幾歲。宗教習俗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所以他們一直固守著自己頭頂那片寫滿「宗教」的天空,容不得一點「異端」。

這些一切一切,三毛都只能用文字來抗議。

「這兒有甚麼吸引我?天高地闊、烈日、風暴,孤寂的生活有歡喜,有悲傷,連這些無知的人,我對他們一樣有愛有恨,混淆不清,唉!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當一波疫情的後面,其實就是另一波疫情時,讀這本書,除了能帶你走一趟沙漠,還能看到人生。

杜佳

香港土生,長於鬧市。愛好遊歷,寄情於山水,以文字影像,記下世情。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7

【閱讀香港系列:保育歷史文化】《從荒岩到東方之珠——形塑香港的旅遊文化史》

6:00pm-7:00pm

28

《爐峰櫻語:戰前日本名人香港訪行錄》新書講座

5:00pm-6: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