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鄭金鈴|明知好危險,偏要「勇闖」泰國?在曼谷重拾旅行的感覺

我在曼谷重拾了旅行的感覺——2022年的曼谷隨筆

「60 minutes Thai massage」難得地沒有語言障礙,姨姨熟手地帶我來了洗腳。

搜尋一個關鍵字,彈出幾百種旅行的方式。但這次的半即興泰國之旅對我而言不需要甚麼豪華海鮮大餐、藥妝、陽光與海灘,這次的旅行目的清晰簡單——休息,對我而言,一頓吃完不會拉肚子的泰菜、隨興經過的 300 泰銖泰式按摩、酒店游泳池就已經很足夠。

由乾淨整潔高品質的日本小區 Phromg Phom 一下子來到很地道路窄充滿滴水的河濱小區。經歷完一整天下雨的外出後,今天我們也打算只是隨心在酒店休息一下,吃完午飯後男朋友想回酒店休息,於是骨精如我也就去了酒店附近的按摩店。

一開水喉,一股冷流令我不禁縮了一下腳,還以為姨姨還未準備好,還在調水溫,但原來她就是要用冷水幫我洗。到埗第一天還未摸熟地形,所以還是上網找了個連鎖店,做了個二百多港幣的 60 分鐘雙人泰式按摩,就是按完有泰式芒果糯米飯的那一家。這次來的是我們入住第二間酒店附近,隨便 walk in 都會有位的那種按摩店,不用沐浴更衣,洗完腳就直接躺平,拉上如像手術室的布簾,就開始按摩。

可別小看這種小小的按摩店,姨姨的手勢和力度,一按下去就知道「功力深厚」,有幾次一按下去,我就好想睡著了,好像把一整年的疲勞都按出來,不只手臂力,有些動作姨姨還會用盡全身的力替我按摩,一下子,從前我和幾個朋友來泰國旅行的回憶都一次「按」回來了,以前就是在大熱天時,行完市集後一行六人,看到哪裡有空檔就即興去哪間按摩店。轉過身來,躺下來後我還睡著了,睡醒過後再做完我最喜歡的兩下泰式按摩旋轉招式,「卡咯」左邊啪成功了,「卡咯」右邊和頸部也成功,聽到好像整排骨頭也被調整過來的「卡咯」一聲。

外面的雨還是下個沒停,我默默地在感嘆,果然這才是像樣的泰式旅遊嘛。進來之前大概看了門口的價目,看到好像是 300 baht/60 分鐘已經覺得很便宜,因為第一天到埗時我做了一個 1700 baht的連鎖店雙人泰式按摩的說,怎料會中文的伯伯說:「150 baht」嘩,這 150 baht 真的前所未有地付得那麼開心。泰國旅行的魅力就是在於,你會發現幸福原來不需要很多錢。

這次去泰國做了很多很久沒有做的事,首先去泰國已經是一件很久沒做的事了。疫情的三年一直待在韓國,上年回香港一次了,沒想到再一次回香港,又是隔了一年,隨著隔離時間縮短,我計算了一下我的隔離日子總共有 21+14+7 天,全都是因為入境的隔離。而這次跟大家說去泰國之前就有觀眾說猜我們是會去泰國,因為解封的國家不多,的確距離香港不遠,解封了而又好玩的地方,好像就只有泰國了。

泰國很危險?

大約八月初時買好了機票和酒店,在八月中就爆出了東南亞國家打工騙案事件,引起了整個華文地區巨大的迴響,泰國也一夜之間成了危險國家的一塊。我當下和男朋友也立即各自再多翻查資料,韓國方面是沒有相關新聞的,網上影片有提及的也只有零星一兩個,而我也看了那星期在曼谷訪問遊客的影片,想到這事情發生一定不是這個月的事,只是這個月才被報道出來,如果遊客去都很危險的話,那麼之前幾個月大家去泰國為甚麼都可以相安無事呢?

剛好那星期也有韓國朋友和在韓國住的泰國朋友也去曼谷了,順道問了問他們情況,他們沒有耳聞過這新聞,經過一番考慮後我們還是決定原定行程。因其實去哪裡旅行也好,保持警覺性也是必須的,未必大如把人賣去另一個國家,但每個地方都總會有黑心、貪婪的人,在遊客區對遊客的錢財虎視眈眈的人大有人在,我從前和朋友來旅行時也遇過不少。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大家如果覺得泰國還是危險的話,最好就不要來了,與其擔驚受怕玩也玩得不夠盡興,也千萬不要覺得我看起來很安全就過來,大家做每個決定都要深思熟慮 。

我們來的時候也不是甚麼都沒準備的,我問過男友用不用買甚麼「護身物」,但他說那些東西萬一被人搶去時,反而會令自己陷入危機,所以最後的「護身」道具就是語言——友人教我說「踩 meter die mai ka」,意思請司機跟 meter 收費,而不是亂開價錢,但結果只用了一次,因為主要時間都是用 Grab。來到才發現只學了怎樣拒絕別人保護自己的泰文,卻沒學怎樣和人開玩笑的美言,直到遇上了一個不會英文只會問我們從哪裡來的姨姨時,她笑說玉奶奶(我對男朋友的暱稱)長得像 super star(都是我猜的,因為我只聽得懂 super star 這個字),我才立即問泰國通朋友怎樣稱讚人「你好美!」「他帥嗎?」等等的泰文。

雖然是毫無用處的,但至少入鄉隨俗,總覺得來到別人的國家會一點點對方的語言是基本尊重,說不定也能逗樂對方,為別人辛勞的一天帶來一點溫暖。因為比起你遇上心懷不軌的人,原來大部分時間都是會見到一些因為語言不通而捧腹大笑的姨姨,就正如每個地方都一定會有害群之馬,但其實世界好人都比壞人多,而這次泰國還是因為別的國家的害群之馬,令到本來已經因為疫情而受到打擊的旅遊業經濟,再一次受到影響。

對我來說,泰國這個很受佛教影響的國家都是充滿著熱情而帶有魔性笑聲的人們,但不知道是不是觀光業沉寂了三年,感覺帶走了很多他們臉上的笑容,搭 Grab 的時候,可能因為少了認識泰文的朋友在,全程都是鴉雀無聲的。

曼谷這個地方沒來過六次都至少有五次,這次來泰國也勾起了很多很多從前旅行的回憶,那些拍片還未成為我工作的日子,就是帶著小小的相機去用相片記錄行程;因為這次曼谷之行我也不打算拍片,所以第二件很久未做的事就是用拍照去取代拍片的旅行。提高警覺性後,我們帶著這維生工具鏡頭,重拾了從前旅行的感覺,在寂靜的車窗中慢慢地用快門好好遊歷了這個城市一番。

後記——泰國天氣都很熱?

按摩後友人 whatsapp 傳來問我:你男朋友習慣嗎?泰國不是比香港更濕更熱嗎?

我說不,香港熱更多呢!雖然這幾天都有下雨,但是可能因為香港一來太密集,二來室內開的冷氣也開得太兇了,反而令香港街道更炎熱;而泰國我們待過最熱的地方就是吃水門雞飯的餐廳,發展到現在,粉紅色那家水門雞飯都搬進有冷氣的店面了。而我最害怕的蟑螂,基本上每晚在香港走回家時都會彈幾隻出來,把我嚇壞,最可怕是曾經一次過見到至少六隻大蟑螂在我面前走過,這是無論在香港生存多少年都無法習慣的事,反而在曼谷,貌似沒那麼光鮮和附近都有食店的路面上卻也沒那麼多橫行無忌的蟑螂,這是蠻意外的。

鄭金鈴

90後典型水瓶座,香港大學韓國研究、比較文學畢業,在韓國生活第五年中,可是相比韓食,仍然更愛吃茶餐廳。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3

當好演員遇上演技醫師

5:30pm-7:00pm

23

《Food & Design 食物設計》電影放映會

2:00pm-3: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