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香港文學|人生似置身蹺蹺板,追追趕趕忽高忽低,但多得你陪我搖曳

SEE

曾經,在你還沒隨時日長大而身形仍十分單薄之時,在蹺蹺板上,你永遠是被我騰在半空中的一個。而我永遠是落在沙地上的那邊。

SAW

那「永遠」只是當時你以為的。因為你眼目只看到當前。如果蹺蹺板上的兩邊也算比拚,你的確曾經佔盡優勢,這失衡的日子持續了一段日子。在你還沒長高之時,你卻始終比我重。

SEE

然後有一天,忽爾,我壓在屁股下的木板徐徐離地,起初我有點驚慌,但我也感到一絲驚喜,因為之前我沒嚐過離地的滋味,哪怕只是一點兒。你的體重開始增加,但好一段時間,我仍然是蹺蹺板上墜落的一方,雖然已非絕對穩守在沙地之上。

SAW

然後有一天――你大概不記得在哪一天了,但我清楚記得,因為過去是我的專屬,你壓在蹺蹺板上的一邊愈發提高,每隔多久提高多少說來也不是直線的。總之,蹺蹺板兩端在空中構成的對角線,愈發靠向與地面平行的水平線。噔的一聲,我與你竟然勢均力敵起來。各方都騰在離地面一樣距離的高度。

SEE

我真的不記得那一刻是在甚麼時候發生了。是我長出了喉核告別了童聲的一年嗎?是我告別童年,卻在法定年齡上領取我的兒童身份證的那一年嗎?是我從小學升上中一的那一年嗎?

SAW

那一刻絕對存在,但事情永遠不會如此清晰的。曖昧是我的本質之一。但說我跟你比拚也不全對,因為每一刻的你某程度都由不斷積厚的我構成,雖然在意識上你也會漏掉了我許多,刻意或無意。

SEE

的確,在蹺蹺板上我也不僅止於跟你比高低,在這邊的我不時也會遙看彼端的你。

SAW

我知道,當你從你那邊遙看我的頻率愈高,次數愈多,也即是我愈發有了重量的時候。說不斷積厚的我構成每一刻的你,我也拜你生命中不時回頭才讓我復現。

SEE

回頭有時由我主動,有時也由不得我。有時我向你召喚,有時你失驚無神向我喊叫。但說你不斷積厚嗎,時間拉長來說是吧,但你的體重也不是持續增加的。須知曖昧之外,易於揮發也是你的本性。

SAW

的確,我以為自己日漸膨脹,但有時我也會消瘦起來,以至體重暴跌。

SEE

尤其在我很忙的日子,把你拋諸腦後的時候。在遺忘佔了上風之時,我在蹺蹺板上又復沉落。

SAW

但即使你眼望前方,或只關注當下,我總有方法令你關注我的。被遺忘的不真是全然像「擦黑板」般,字迹化為無痕,而是被壓在無意識的底層,等待時機在你意識鬆懈的時候跑出。這時,本來定著的蹺蹺板會忽然動一動,以至有時也猛烈擺動。譬如在你做夢的時候。

SEE

是,雖然夢境多數在我醒來的時候不翼而飛,但畢竟也是有殘餘的。在好些殘餘的夢境中,我記得你以某種變形的面貌出現,而其中多數又是令我惶惑或悲傷的。

SAW

我就沒有美好的面貌嗎?

SEE

當然不是沒有。但不知何故,如你在夢中現身,我的胸膛每每擠壓著石頭。

SAW

也許快樂的日子一成過去,永不復返,它就反過來成了悲傷。

SEE

愈是快樂愈是如此。像我在昨日的睡夢中又夢回了她。

【註】:See-Saw,蹺蹺板,或搖搖板,一種兒童遊樂玩具。

關於《香港文學》:

創立於1985年1月,為香港歷史最悠久、業界知名度最高的文學月刊。以香港為基點,團結華文世界作家、讀者,樹幟華文文學地標。

潘國靈

小說家、散文作家。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0

回憶與城市相遇-陳浪《我多的是時間漂流》新書分享會 (香港場)

5:00pm-6:30pm

21

《哪怕天色再暗》新書分享會

3:00pm-4: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