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聽佢點讀|一個關於兩姐弟遊走在現實與虛幻,探討凡人與天才的故事

《致我在幻想世界中的姐姐》
作 者:許焯然
出版社:香港青年協會

第一章:致我在現實社會中的弟弟(節錄)

烈日當空,蔚藍的蒼穹中飄來了一團團輪廓朦朧的白雲。一股清風從天邊襲來,雲朵像是在迎合著柔和的風,緩慢地移動到太陽底下,為地上的少年遮蔽了猛烈的陽光。

鞋底與地面的摩擦聲拉出了青春的舞曲,輕風旋轉著,轉了個彎,朝操場上奔跑的少年吹去,為他們帶來了秋日下的涼爽。

「真是一股好風。」黎晨熹感受著風裡的秋意,在比賽期間藉機抽了一個空隙瞥向天空, 發現熾烈的光線已被遮掩,處於陰空下的他揚起了嘴角。

他早已大汗淋漓,今天的陽光比往常更灼熱耀眼,好像烈陽對他們有著業火難滅的憎恨, 彷似要把地面融成蠟漿。

籃球拍在操場的聲音再次響起,將他的思緒重新拉回比賽中。

他愣了愣神,然後飛快地掃過四周,大概記住了隊友與敵人的位置,發現在跑動著的身影間閃過一抹顯眼的橘色,他的腳步不由控制地跟著隊友們在操場上奔跑。

籃球「咚咚」地拍在地上,空靈而沉重的聲音迴盪在寬闊的操場中,少年的跑步聲如同雷鳴,迅速在身邊掠過又在另一邊消聲匿跡,聲音一片混亂中根本分辨不到距離。

黎晨熹在場上奔馳,靈活地躲過別人的阻撓,目光從未從那不停上下躍動的橘色球影上移開。

籃球被敵方帶離了籃板,逃到球場中段的位置,他的隊友們急忙跟了上去。

黎晨熹趁著這個機會往相反方向跑,與隊友們背道而馳。

經過一輪廝殺爭奪,籃球又落到自己隊友手中。

這時,黎晨熹已經站到一個絕好的位置,無人防守。

他急喘著氣,向持球的隊友高舉爬滿汗水的手,汗滴滑落到胳膊處,留下一條透明的水痕。

風從虛無中颳起,像是受到命令般,捲嘯著往黎晨熹的方向直直地衝去,黎晨熹的頭髮被風吹得飄揚,他瞇起眼睛,在模糊中有一道球影急速向他飛來。

他連忙伸手接住,剎那間他還在擔心被汗水沾濕的手會否抓不穩凹凸不平的籃球,但當他的手指觸碰到籃球表面的那一瞬,他便驚覺手掌中的汗水已經憑空消失。

怎麼回事?

現實不允許他細想,手一抓穩籃球,他便瞄向遙遠的籃框,奮力一射。

籃球在半空中畫出了一條漂亮的拋物線,映照在黎晨熹的眼瞳中,他彷彿看見夕陽沉落的景象,暮色中有一道身影在他身邊,被一陣烈風帶走了。

是誰?

籃球穿過籃框,從網線交織的籃網中心墜落到地面。

此刻,黎晨熹感到自己進入到另一個空間,沒有籃球美妙的落地聲和隊友歡呼雀躍的呼叫聲,只有風鈴脆耳的敲擊聲縈繞在耳旁。

他沉溺於這片虛空中,清脆悅耳的風鈴聲是他唯一的曙光,他在記憶中看見玻璃造的風鈴在西斜夕陽下熠熠發光。他伸手觸摸透明的風鈴,在手指摸上表面的瞬間,風鈴頓時裂成碎片,他驚覺血液的緣分已被玻璃碎片切斷,他靈魂的另一半被討厭的風吹到遠方。

他的隊友們衝到他的身邊,勾著他的脖子在他耳邊雀躍地歡呼。

他無視了眉開眼笑的隊友,盯住手心,曾經存在過某些東西的手心。

「哇嗚!」一聲感嘆聲響在耳畔,他的瞳孔猛縮,望向場邊。

那裡沒有人為他的得分歡呼,只有一絲微風吹迎向他,撫過他的臉龐。

他身軀裡流淌的血液,在清風接觸到皮膚的剎那,沸騰起來。

他好像,忘記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好像,他至親的人隨風飄散至遠方,久久不再相見。

是誰?

到底是誰?

「你在看甚麼?」他的隊友勾著他的肩膀,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啊,鄭sir ?他在做甚麼?」

聞言,黎晨熹舉眼望去,疑惑藏在腦海中,長久不散。

操場四周被校舍包圍,一個男人站在教員室門口,靠著圍欄,指著手腕,凝視著他們。

「他真奇怪。」他的隊友輕蔑地說,掛在黎晨熹脖間的手悄悄縮回去。

「不理他了。喂,我們剛剛贏了比賽,全靠你了!」他的隊友抓著他的雙肩,前後搖晃。

「甚麼比賽?那只是課後午休間的切磋,贏了又如何?」黎晨熹翻了個白眼,顯得毫不關心。

他心不在焉地深思著剛才的問題,卻發現無論自己如何翻找也找不到答案,彷彿十多年的記憶被某人刻意抹去了一般。

「你別裝了,明明最在乎得分和比賽的人是你!」他的隊友露出鄙視的神情,像是洞悉一切的眼神令他坐立不安。

「是嗎?」他欲蓋彌彰地反問道。

他的隊友大力點頭。

「對啊,每天籃球隊練習最認真的人是你,渴望得分最多的人也是你,你別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你那熱情似火的眼神都暴露了。」

畢竟眼睛是靈魂的視窗,他心中腹誹道,但他怎會知道自己原來這樣執著?他又看不到自己的眼神。

「還有啊,學習的時候你的專注力可恐怖了,特別是上課期間,你的氣勢騰騰,認真到老師也不敢打擾你,這便是天才嗎?就連測驗考試也從未墜落至九成的分數,真令人羨慕!別害羞了,我只是實話實說,試問你試過『重考』嗎……」隊友原本滔滔不絕地說著他的事蹟,黎晨熹聽得耳尖泛紅,但隊友忽然剎停對他的誇獎,僵住了身軀。

隊友擔驚受怕地環望四周,又臉露難色地抬起頭,望了一眼居高臨下的鄭sir,顫了一顫。

黎晨熹在操場上也能看到鄭sir 沉了臉色,使勁地指著手腕,抿緊嘴唇,顯得異常生氣。

這時,黎晨熹才看見鄭sir 手腕上戴著手錶。

「糟糕了!忘記了!」隊友驚呼出聲。

話音剛落,校舍響起震耳欲聾的鐘聲。

「啊。」黎晨熹恍然大悟地點了一下頭,憐憫地望著隊友。

「你別這樣望我啊!滿分混蛋!」隊友惱羞成怒地瞪大雙眼,不顧黎晨熹,獨自跑向樓梯。

「走了走了!」他邊跑邊向其他人喊話,縱然話語在鐘聲的湧浪中被淹沒,其他人也理解他的意思。

像是警報響起,一瞬間操場上的少年便消失了影跡,操場頓時人影荒蕪。

離開前,敵方的少年還問他:「黎晨熹,你不走嗎?」

正當他想謙遜地拒絕,他的隊友們便熙熙攘攘地推走了對方,把他推上了二樓課室。

「走甚麼走?你第一天認識他嗎?他是天才,每次都滿分!」

聽到這番話,黎晨熹只能尷尬地微笑。

他從來都不是天才,只是一個努力過的普通人。

他落寞地拾起碰巧滾到腳邊的籃球,注意到放在身上的視線尚未離開,他有點煩躁地望上教員室門口。

鄭sir 俯視著他,與他四目交投,深邃的目光中遁著一絲懷念。

對他的懷念?

黎晨熹慢吞吞地移開目光,輕笑道:「真是一位奇怪的老師。」

話畢,他抬步走進校舍。

曾有傳聞說,這所學校是一座瘋子與天才的製造機。

不是笨蛋,因為不論笨蛋或天才最終也能變成瘋子。

許焯然 (趙聿修紀念中學)

香港青年協會「校園作家大招募計劃2021-2022」小說組冠軍得主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Logo

訂閱電子資訊

您提供以下所需要的個人資料,即表示您已閱讀並同意《點讀》的《私隱政策聲明》及《個人資料收集聲明》,並同意 《點讀》使用您的個人資料以作訂閱《點讀》的電子資訊之相關用途。

如有需要,您亦可以隨時取消訂閱或修改您的個人資料。若有疑問,請電郵至 read@shkpreadingclub.com。

24

國學講座:易卦玩味 (一)

6:00pm-7:30pm

25

《講下嘢,唱下歌:南音有聲書》:木魚書的聲畫想像

3:00pm-4:00pm